返回首页
《金融博览?财富》CURRENT AFFAIRS
《金融博览?财富》 / 正文
财富形式,祖孙三代的视角

  新中国成立70年,中国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财富奇迹。从当年的一穷二白到现如今的全面小康社会,从当年的“三转一响”到现如今的财富多元化配置,财富的变迁发展是中国经济腾飞的缩影,成为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坚实注脚。

  70年来,发生在我们这样一个普通中国家庭祖孙三代人身上的财富故事,可以帮助我们管中窥豹,一起回望新中国成立以来财富变迁在时间的光轴上投下的一个个时代烙印。

  祖辈的财富经:从国债到居民存款

  上个世纪30年代的一个冬天,爷爷出生在安徽省马鞍山市的一个小县城。当时的中国正处于抗日战争的前夜,国内军阀混战,人民生活在穷困之中。在那个年代,太爷爷一家并不富有,作为一个还算读书识字的账房先生,家里也并没有什么财富的积累,能够吃上饭,图一个温饱基本上就是家里最幸福的事情。赶走了日本侵略者之后,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理念的支撑下,太爷爷咬着牙把爷爷送进了新式的师范学校,寄希望于爷爷能够读好书,将来当个教书先生。

  后来,解放军来了,爷爷未听从太爷爷的劝阻,毅然决然地参了军,一路跟着解放军南下到了厦门。这个时候,新中国成立了。

  虽然,这个时候的爷爷并不富裕,但作为一名共和国的军人也有了一些补贴,这些补贴积攒到一起,也算是爷爷有了第一笔存款。只是新中国刚刚成立,这笔钱能存放到哪里呢?

  不懂银行、更不懂金融的爷爷很快就找到了答案。1950年1月,新中国第一期国债“人民胜利折实公债”正式发行。当时爷爷正在上海驻扎,发行公债的时候他一早就赶去认购,排着长队才得到了一张票面金额为壹分的公债(由于当时货币不够稳定,全部以折算实物的形式发行)。可以说,这张公债成为了新中国成立之后,我们家庭财富的第一种表现形式。谁也不会想到,这种全国发行量有限的公债,却标志着新中国金融体系的开始,代表着新中国金融的崛起。

  当时的折实公债仅仅发行到3月份就结束了,之后再想通过购买国债的方式进行财富积累也并不容易。按照爷爷的说法,“当年国家可以说是既无外债也无内债”,所以国债并不好买。好在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完成之后,新中国的银行业体系正式建立,中国人民银行也逐渐成为了中国最重要的金融机构。在爷爷的观念中,那个时候存钱就是支援国家建设,把钱存到中国人民银行已成为家庭重要的存钱方式。可以说,从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改革开放的近30年的时间内,家里的财富表现形式基本上就是国债和银行存款。

  当然,在爷爷的财富经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就是票证。这个阶段中全面的计划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主旋律,而与计划经济相伴而生的就是“票证经济”。

  所谓“票证经济”,是指1955年之后在我国全面推行的各种票证,那个时代吃饭要粮票、做衣服要布票、冬天取暖要煤球票……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的购买是不需要票证的。所有商品都是计划供应,所以在大家所熟悉的人民币之外,票证也就成为了最重要的财富表现形式。

  当时家里人口多,要养活全家上下那么多人,爷爷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精打细算。每每听说供销社进了啥稀缺的东西,一定会一大清早去排长队,凭票买点生活必需用品。如果一年到头能够在年底积累下一点粮票,无疑就是全家最幸福的事情了。如果这点粮票还是全国粮票,那么就会成为家里最重要的财富形式。爷爷说,有一年他用自己积攒的全国粮票,换到了一把别人用子弹壳做的铜制水果刀,那把水果刀一直留存到爷爷搬家前,是家里非常好用的生活用品之一。足可见粮票这种财富形式的购买力。

  基本上,“国债+银行存款+票证”成为了从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中国人家庭财富最重要的表现形式。当然如果还能有些实物,比如说“三转一响”四大件(即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那么,这样的家庭无疑已经是较为富足的家庭了。

  父辈的财富路:从股票到房地产兴起

  1978年,正准备读完高中就去当下放知青的爸爸,遇到了高考恢复的好机会。在突击复习了半年之后,爸爸参加了高考,虽然考的成绩并不太理想,但也算考进了省会的大学,机缘巧合下选择了经济系的基建专业,从此和金融经济结下了不解之缘。大学毕业之后,爸爸留校任教。当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过中国大地,刚参加工作的爸爸拿着一个月几十元钱的工资,即使学过了不少经济学,但除了银行存款和国债外,似乎也找不到其他更加成熟可靠的理财形式了。

  爸爸爱书。当年一发工资,他就会跑去书店,眼巴巴地瞅着售货员从书架上把心心念念的书拿下来,还不敢多看,看两眼,再看看后面的标价,算算自己已经捏出汗来的那几张钞票,放回两本买走一本,直到书的背后打上收讫的钢印。那个年代,我们家中勉强能算作是财富的东西,可能也只有爸爸那满屋子的书籍了。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了中国金融业的全面发展,最先发展起来的流通证券便是国债。198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库券条例》颁布,国库券成为了改革开放之后最早开始流通的金融证券。除了少数像杨百万那样能够知道当年各地国库券差价的消息,从而进行国库券套利交易以获得财富之外,大多数民众还都和爸爸一样的人,只是把国库券作为类似国债的一种家庭财富储蓄形式而已,有点余钱买点国库券算是爸爸少有的理财方式之一了。

  国库券开启了中国金融开放的第一道门缝,从这个门缝望去便是整个金融的大市场。

  20世纪90年代,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门终于打开,上海和深圳两大证券交易所相继正式开业。证券交易所的出现,让中国人的财富组成又多了一个全新的形式——证券。

  当时恰逢爸爸的几个同事被派去交易所做“红马甲”(证券交易所交易员),从他们的口中可以打听到第一手的证券市场信息,虽然这些类似于段子的证券市场信息已经早就落后于中国资本市场运行很久了,但正是通过这样的一个窗口,爸爸开始尝试股票投资操作。这个尝试,算是我们家参与证券交易的起点。爸爸说,当时深圳股市开市,他半夜就会起床,和所有人一起挤在交易所门前,搬着小马扎排着队等买股票。但由于爸爸并不太懂股票的运作规律,他买进的股票基本都是在买入之后不懂卖出,股票凭证在家长期沉睡。

  现如今,我们或许会将类似的操作手法归纳总结为价值投资,甚至有人说这正是股神巴菲特的投资秘诀,但在那个年代,买股票后长期持有似乎是很多人的投资常态。

  与股票共同发展起来的还有信托、期货等金融证券投资产品,证券产品的日益丰富成为了那个时代的发展标志。

  1998年,一个更为重要的财富形式开始出现,当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宣布从同年下半年开始全面停止住房实物分配,实行住房分配货币化,首次提出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多层次城镇住房供应体系。这标志着中国福利分房时代的终结,也代表着中国商品房时代的到来,房地产开始成为中国人财富体系当中一枝独秀的特有门类。

  在这之前的几年,爸爸得到了单位分的一间几十平方米的小房子。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当中,既是爸爸的书房,也是我的卧房,更是家里唯一的活动空间。商品房出现之后,爸爸妈妈加入了一个特殊的热潮:看房。当时家乡小城出现了几个楼盘,去楼盘看房也成为了大多数人周末的一种重要活动。在房地产销售的营销攻势之下,爸爸妈妈完成了人生中第一笔大额投资:买房。

  当年老家小城里的房价仅仅只有1000元/平方米左右,但这个价格也已经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天文数字了。当时爸爸妈妈一口气欠下了银行十几万元的房贷,也可以说是背上了那个年代家里最大的一笔负债了。

  记得当时,爸爸妈妈看房看得心神激荡,每天回家就在讨论房子这里好那里不好,憧憬着未来有大房子住的日子。然而,这笔负债在家中存在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之内,由于负债压力过大,爸爸妈妈竟然相继失眠,最终在签完买房合同一个月之后,又将房子退掉,将家里的贷款清零。

  其实,这也是当时房地产市场刚刚启动时大多数人的心态,一方面想着买房,想着有更好的居住环境;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人几十年来都在享受着福利分房,谁也不知道未来房地产市场会向何处去,买房就成为了一件高风险的事情。这种纠结两难的心态,成为了中国房地产市场启动之初的一个普遍现象。

  如果有人可以“穿越”回去告诉爸爸妈妈,短短二十年之后,老家的房价就可以涨到他们买房时的十几倍之高,相信他们一定不会选择将买到手的房子再退掉。

  之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开始突飞猛进。2004—2013年成为中国房地产业发展的黄金十年,在这黄金十年之中,中国人最好的投资方式就是买房,买房也成为了中国最“无脑”同样也是最成功的投资方式。只要是买了房的家庭,都成功地通过加杠杆实现了家庭财富的高速增长,毕竟当年最少只需要20%的首付就可以实现买房的梦想。这种自然给家庭财富加5倍杠杆的行为,再加上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高速增长,让中国国民财富实现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增值。

  从股票到房地产,这是父辈的财富之路,同样也是大多数中国家庭享受改革开放红利、实现家庭财富积累的过程。

  我们的财富网:从货币基金到科技金融

  2013年,我从学校毕业开始了自己的财富历程。

  在我毕业的当年,一家叫做支付宝的公司在从淘宝独立出来之后,推出了第一款足以改变中国人财富方式的产品:余额宝。在余额宝推出之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人在资本市场的财富投资方式基本被集中于两种:一种是收益非常低的活期存款,几乎可以算作没有收益;另一种则是风险极高或者存期非常长的股票或者定期存款。低风险、高收益、高流动性的投资产品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正是余额宝的横空出世,把货币基金这个之前只有少数人了解的投资产品带到了所有人面前。

  记得当年我第一次认购余额宝的时候,作为金融系毕业的大学生,虽然早就听说过货币基金,但毕竟没有真正地投资过,于是一个个条款细细核对,生怕错过了哪个细节,反反复复,犹犹豫豫,在买与不买之间反复纠结。最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资了几千元。这之后,几乎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余额宝的账户收益变化,生怕钱少了或者亏了。

  当年,余额宝的高收益、高流动性几乎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成为了大众最简单、同样也是最具投资价值的财富投资形式。

  余额宝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中国人的投资理念。截至2019年6月底,来自蚂蚁财富的数据显示,接入余额宝的货币基金有24只,对接余额宝的货币基金规模合计21226亿元,而余额宝的用户数则超过了6亿人,余额宝成为了一款“国民投资理财工具”。如今许多人只要拿到工资基本上都会在第一时间存入余额宝等货币基金中去,余额宝也从一只普普通通的货币基金发展成为全世界第一大货币基金,以至于现在所有人在购买理财产品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问“这款产品收益比余额宝高多少?”余额宝的年化收益率从某种意义上已成为中国人投资理财的一个基础利率标杆。

  当然,余额宝对财富的改变远不止普及了货币基金这么简单,余额宝更是开启了一个互联网金融的新时代。在余额宝之后,互联网基金逐渐演化成为金融全面互联网化、移动互联网化。从银行存款衍生出了智能存款,从银行贷款、信用卡等传统工具衍生出了花呗、借呗、京东白条、微粒贷,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无疑就是P2P了。特别是2015年前后,伴随着国家房地产调控的日益从严,“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中国股市出现了千股跌停、估值熔断的局面,而余额宝虽然好但收益却仅在2%-4%区间徘徊,这一阶段,大家都慌了神,不知道还有什么值得投资的产品了?P2P逐渐出现在历史舞台上,这种以互联网为中介的点对点网络借款开始在互联网上盛行,其收益远高于余额宝,但风险似乎不大。在2015年前后,P2P可谓是殊为难得的一种投资形式。

  然而,P2P这种以互联网为中介降低交易成本进行信贷的方式虽然好,却并没能形成与之相匹配的风险控制模式,大量的中小机构借助P2P的大旗从事着高风险的金融业务,2015年e租宝、泛亚风波爆发引发了P2P的爆雷潮。记得我的一个同学,把自己毕业以来赚的所有储蓄,大约几十万元全部投进了e租宝,然而平台突然爆雷之后,只记得她天天以泪洗面,一个月之内几乎瘦得脱形。

  在发展最高峰时期,根据网贷之家的统计,正常运营的P2P平台达到了3500家之多,然而截至2019年6月底,全国正常运营的P2P平台已不足900家。P2P“昙花一现”的故事告诉中国人,任何高于正常收益水平的东西都难以具备长久生命力,即使有着互联网的外衣也同样如此。

  在P2P从风起到爆雷的同时,另一个火遍全世界的财富形式也在悄然盛行,这就是数字货币。2009年,一个叫中本聪的人发明了全世界第一款数字货币“比特币”,这款货币一经推出就引发了一场全世界的数字货币热潮。2017年12月,比特币达到历史最高价19850美元。尽管各国金融监管当局对虚拟货币交易持谨慎态度,但不可否认的是,一种全新的互联网财富形式:数字货币已然呼之欲出。

  一个全新的互联网财富时代已经到来,我们每个人都将是这个时代的受益者。

  如果说,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人的财富还处于一个缓慢积累的过程之中,大家手中只有少量的国债和银行存款的话,那么改革开放之后,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人的财富数量和形式都实现了质的飞跃,房地产与股票类资本证券构成了前互联网时代的“双子星”,让中国人的财富在波动中不断增长,实现了中国家庭财富的全面增值,财富形式逐渐多元化。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则让财富变得更加灵活化、数字化,让交易变得更加方便、快捷。

  其实,70年来,无论财富的形式如何变化,在中国人祖孙三代的财富变迁中都贯穿着两条根本不变的主线:一条是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人的财富不断增加,中国人更有钱了,中国人民全面进入小康生活,财富增长与消费升级相伴相生;另一条是伴随着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财富的形式也逐渐从纸质化发展成电子化,从电子化演变为数字化,科技所带来的财富升级正在深刻改变着中国人的生活。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