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战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文化抗战

战争反思比回忆更重要

2022年04月01日17:10         肖复兴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关于70年前的那场世界性战争,影视和文学作品层出不穷。但迄今为止,我们没有一部像本哈德·施林克《朗读者》和君特·格拉斯《剥洋葱》那样的作品,这实在令人惭愧。这两部作品的作者都是德国人,都抒写了对于战争的切肤之痛。这种痛,如同格拉斯在《剥洋葱》中说:“千言万语回避的言语、思想的碎片,让你隐隐作痛的事,依然隐隐作痛。”

  《剥洋葱》触动的切肤之痛,是格拉斯17岁时曾参加党卫军的罪恶历史。简单对历史的承认无异于签字画押,与融入思考的责任承担是不一样的。格拉斯面对的是德国历史和自己的内心。面对那场曾经把我们各自民族推向灾难边缘的历史,他的记忆在经受着灵魂的矛盾和考验,理解与谴责,遗忘与铭记,忏悔和推诿。

  和《剥洋葱》不同,《朗读者》触动的切肤之痛,不仅是个体,而是这个民族该如何面对曾经拥有过的罪恶过去,尤其是战后成长起来的第二代、第三代人应如何面对过去。15岁的米夏和36岁的汉娜,一次在街头偶遇。女人对自身文盲和集中营看守历史的双重隐瞒,对学习教育的几乎疯狂的重视和偏执,并没有让男孩怀疑自己对女人的迷恋,性爱之前他对女人的高声朗读,不仅变成了小说的标题,也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一种契约或是默契。直到多年以后在法庭上,她出现了,站在历史黑暗的另一边,承担着战后人们对罪恶的指责。

  如果她是过去的凶手,米夏该怎么办?小说以清冷而锐利的锋芒,刺向了每一个后奥斯威辛时代的读者:毕竟历史过去得并不久远,罪恶也并不那么遥远。后战争时代的一代人,该如何面对经历过那段沉重历史的父辈母辈的爱呢?这种对于战争的反思,已经超越了战争自身。将已经逝去的历史之水,重新拉回并流淌进今日之河。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和我们今天密切相关。我们谁也不可能将其置之度外,以一种旁观者心态,玩笑战争,涂抹历史。

  在这样两部个体与整个民族互为表里与镜像的作品中,关于战争的回忆与反思,已经远不止于战争中人性的泯灭与坚韧、罪恶的生成与蔓延、灾难的深重与抗争等那些司空见惯的层面,它涉及一个民族的性格与文化塑造,涉及对战争的认知。这就要考验作家自身的思想,是否足够锋利,能否在心灵上刺刀见血。如同《朗读者》里,不仅将战时的汉娜,同时也将战后的米夏置于审判席上,就像米夏所说,“全都捆绑在一起出庭”。米夏的内心折磨,比汉娜更为深重,他一次次循环往复地拷问历史和心灵。《朗读者》演绎的不仅是一个关于战争回忆的故事,更是战后新一代人成长的寓言。

  在一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年代里,回忆的质地尤为重要。其实,最重要的是对战争的反思,反思比单纯的回忆更重要。

  如今,我们的很多文学作品已经如一张油饼,特别是被电视剧和时尚的双面煎烤得过分光滑油亮。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创作的文学作品数量不少,但和世界优秀的文学作品相比,还有不小的距离。我们缺少一部属于自己的《剥洋葱》和《朗读者》。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