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战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文化抗战

历史是我们民族的家谱

2022年04月01日17:10         本报记者 李力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8月28日,军旅作家王树增创作的《抗日战争》第三卷登陆全国各大书店、网店。至此,三卷本《抗日战争》全部集结完毕。这套6年磨一剑、180万字的宏篇,是王树增“战争系列”中最“宏阔的大书”。日前,就该书的创作,记者专访了王树增。

  全景式呈现抗日战争

  记者:有评价认为,《抗日战争》是一次全新写作、是一部全新定位的作品,您认为“新”在哪里?

  王树增:这个“新”主要体现在题材意义上和架构上。《抗日战争》是全景式呈现抗日战争。

  书写战争,一定要突破党派视角。中国抗日战争的战场分为敌后战场和正面战场,我对两个战场都进行了充分描摹。读者会发现,描写国民党正面战场的篇幅不少。这是全民族的抗战。如果忽视了正面战场作战,对不起那些付出了生命代价的人,他们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前辈,他们做的努力和牺牲,是今天中国人很难想象的。

  这个“新”还体现在结构上。结构我是这样想的:正文叙述用三卷本的结构外加一个比较长的序章。抗战是14年,从1931年开始,说14年是公平合理的。之所以后来形成了“八年抗战”,是因为八年前有一个定语“全面”,中日全面战争。1937年以前算局部的,但从1931年开始,中日两国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如果从那儿开始写起,要不就是四卷,要不就是五卷,没这么大体量是写不完的。我不可想象说用一本书就写完了,咱们也不是写简明史,必须得这么大体量。我还是采用约定俗成的八年抗战。为了记述前面那几年战史,我用了一个序章,大约七万多字,从1931年一直叙述到1937年,这样就完整一些,读者就能知道基本脉络。

  从技术上讲,这是一个历史铺排。从明治维新就开始叙述了,更重要的是给读者提供一个阅读准备。这个阅读准备,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做“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逻辑”。日本人为什么在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必然有他的逻辑。这个逻辑是什么逻辑?我就特别想阐述这个逻辑。明白他的逻辑,就可以解释他们必然会这么干,拿日本军国主义的话来讲叫“不这么干就没有日本民族的生存”,序章主要完成这样的任务。

  细节都不能虚构,不能主观想象

  记者:《抗日战争》采用的是非虚构创作方法,坚持对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虚构,您如何将这种方法运用到战争史的写作当中?抗日战争的史料浩如烟海,在写作中,您如何选材取舍?如何做到客观真实与艺术手法的统一?

  王树增:搜集整理资料,远远超出五年了。我的战争系列,不是写一本收集一本,是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关注整个战争系列所有档案史料。相比其他作品,这部作品关于史料的查证、收集、采访和运用难度最大。比如,正面战场资料非常缺乏。《抗日战争》不是一部教科书式的纯粹战史的作品,它是一部非虚构类文学作品。它除了非虚构这个前提外,还需要大量对史实和档案的合成。此外,更重要的是掌握人的命运,这就要收集作为历史参与人的具体档案。搜集这些,都很困难。

  实际上,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这么多年来,对这场战争的档案整理留存,口述历史的留存,等等,都做得不够。我们遗忘的太多,对那些在这场战争中为这个民族而倒下的人不公平,对历史也不公平。我就是怀着这样一种心境去努力核查档案,尽最大努力搜集每一个角落,特别是对重大历史,重大历史关口,重大的战役进程和这些事件当中的人,尽可能去收集。

  我对非虚构的理解是,细节都不能虚构,不能主观想象。我这本书正文的第一句话就是:“两支军队在这儿对峙,中国士兵与日本士兵保持着对视姿态,彼此看不清对方的面孔,因为下着雨,天气雾气迷蒙。”就这句话我踌躇了很久。那一天,卢沟桥是不是下雨,我必须查气象。细节都必须真实。非虚构就是这样,书中哪怕出现一个人,这个人在全书里占了一行,都必须有关于他的考察,我绝不会在里面虚构一个王老五李老三。当然不一定能绝对做到,非虚构毕竟是文学,是文学就会有个人的东西,我只能说尽量不去虚构,包括所有细节。

  从本民族历史中寻找力量

  记者:作为军旅作家,您的战争系列作品屡获国家级大奖。从《朝鲜战争》、《长征》、《解放战争》到《抗日战争》,这些战争作品的风格是否统一?职业军人的经历,是否深刻影响了您的作品风格?您写作的价值追求何在?

  王树增:每本书风格基本是统一的,但每本书基调又有所差别。有人帮我总结了前几部战争系列作品:《长征》基调乐观,展示了信仰的力量;《解放战争》场面宏阔,以恢宏气势写出战争胜败的决定性因素——民心向背;《朝鲜战争》基调戏谑,用急速推进方式,建构起对战争整体格局和结局的无奈,充盈着对万千生命的悲悯;《抗日战争》基调庄严。我觉得他们分析得很到位。

  作为一个军人,我深感,我们对本民族历史,尤其是对本民族抗争史解读得不够,关注得不够,尤其是对抗日战争。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百年以来,第一次在反对异族侵略中是胜利国。中国近代史是充满屈辱的历史,渗透在当代中国人性格当中的那种不安,那种焦躁,那种容易冲动,自傲和自卑的混杂,以及民族主义的那种情绪等等,其实都和百年以来中国屈辱的历史有关。今天,我们还需质问自己,我们的头到底昂起来了没有?不是说经济总量高、军事力量强,就自信。这只是物质上的,更多的还是取决于精神。一个人自信了,他就勇敢、坚强、宽容、理性。当代中国人,是不是已达到了这样的境地,我想还没有。如何培养较为自信理性的民族心理,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从本民族历史中去找。抗战史就是能寻找到使我们内心更强大、更理性的历史之一。

  记者:近来,抗战题材作品大热,抗战雷剧神剧主导荧屏,戏说历史甚至歪曲历史的现象屡见不鲜,误导了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王树增:这样讲述战争,我认为是不怀好意的,极大侮辱了我们的先辈。另外,它极大削弱了我们的斗志。抗日雷剧削弱的不是对手,而是我们自己,我觉得这些人说轻一点是无厘头,说重一点是别有用心,我非常痛恨他们。我不是反感,我是痛恨,因为它的害处太大。世界上有出息的民族不会出现这种情况,越有出息的民族越正视对手的强大,甚至夸大对手的强大,用以坚强自己的内心。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