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抗战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纪念中国人民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 文化抗战

彰显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

2015年09月04日02:08                 来源: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字号:

  

  

  策划人语 习近平主席指出,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壮阔进程中,形成了伟大的抗战精神,中国人民向世界展示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伟大的抗战精神,是中国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永远是激励中国人民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强大精神动力。《抗日战争》一书以战争全部进程为主线,站在全民族抗战高度,将抗日战争放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格局中描写,生动地展现出赢得抗战胜利的最终力量是中华民族不屈服的意志。

  我为什么要写《抗日战争》?在一次座谈会上,我曾经说过,现在仇恨我们民族的那些势力想在经济上打垮中国不太可能,想在军事上打垮我们也不太可能。但颠覆一个民族、一个政权有一种最便捷、成本最低的手段,那就是把这个民族的历史和当代完全割裂开来,在精神上釜底抽薪。

  从这个角度上讲,我写《抗日战争》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通过对那场艰苦卓绝的反侵略战争的描写,充分体现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没有办法解释那段历史。近代以来,中华民族饱受欺凌,鸦片战争之后历次遭受异族入侵,中国基本上是以签订不平等条约和割让领土的屈辱而结束战争。当然,抗日战争我们胜利了,虽然过程非常艰难。为什么我们能在抗日战争中取得胜利?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抗日战争的研究也是当代史学研究的薄弱环节。如果我们对这段历史研究不透,了解不深,无疑愧对那些倒在战壕中的前辈,愧对那段历史。

  “中国人民面对侵略者是死拼的”

  理解抗日战争,必须知道开战之前中日两国是什么样的国家,这个至关重要。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已变成了初步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迅速进入了资本主义工业化时代。它的工业生产能力、国民生产总值,反映到了军备和军队上。无论是陆军还是海军,日军都已成为凶悍的军队。更重要的是,日本政体是天皇制,天皇制就是神道,日本人认为天皇就是神,日本是一个以神统治的国家,日本的子民都是神的后代;日本是一个单一民族,这就衍生出很多准宗教甚至宗教的东西,比如武士道,对死亡的淡漠,无限忠君思想等等。这些都深入到日本民族文化中。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俘虏一个日本兵非常困难,尤其是陆军。日军单兵作战能力这么强,和它的民族文化基因有关。

  相比之下,开战之前的中国依旧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虽然有一点民族工业,但很不成气候。中日两军轻重武器的配备对比,差得太多了。中国官兵大部分连飞机、坦克都没见过,中国工业连自行车都没有办法造,更别说造飞机了。最重要的还不是武器差别,当时中国是一盘散沙。军阀混战多年,政令不统一,人心不统一。当巨大战争来临时,中国的对手是一个万众一心的民族,而我们是一个散乱的民族。中日文化差异也很大,但这不是文化孰优孰劣,谁先进谁落后的问题,是差异的问题。在国家和民族面临巨大危难时,这个差异就体现出来了。

  为什么我们居然还取得了抗日胜利?虽然当时中国不但工业落后、农业落后、军工生产落后、武器装备落后、战略和战术思想落后,但中华民族在精神状态上集中在了一起。在抗战初期,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政治理念叫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含义,就是不分党派、不分地域,抛弃一切政治偏见,抛弃一切政治分歧,团结一心,一致对外。抗战胜利中国人民牺牲了3500万人,数百万中国官兵倒在战场上。中国官兵大部分都是农民子弟,每一个青年官兵都有一位母亲,都有一个家庭。中国这块土地承担了太多的血和泪,中国人民面对侵略者是死拼的。

  “一个民族最高的精神就是自尊”

  抗战胜利七十年来,我们对抗战史的研究有些狭隘。对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对任何一个战场的曲解或忽视,都不能解释这场战争,也不能解释历史。我认为,正面战场那些重大战役不能残缺,残缺就解释不了战争进程。在正面战场涌现了很多英雄。要充分理解或者充分尊重正面战场在战争中的作用,才能正确把握历史。但若没有敌后战场的作用,也没有办法赢得战争。八年抗战,中国战场上,日军有大片占领区,但日军没有后方,后方被中国共产党敌后武装掏空了,而且游击队不断出击。没有后方的军队是悲惨的军队,没有后方的军队是打不了胜仗的军队。

  在写作中,我尽可能做到历史公允。我的真实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对这场战争认知的原则。我对这场战争有一个基本看法——这场战争是全民族抗战。只有站在这个角度观察史料,才能掌握历史大势。

  面对抗日战争胜利纪念,对血和生命的评价要格外谨慎。抗日士兵不是为了自己挣钱,是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生存和尊严流血,我们要怀着十二万分敬畏去铭记他们。

  任何战争和战争行为都是人来实行的。我不是军史专家,军史书用不着我去写。他们研究的是专业学术方面,他们的著作是战史和军史,是以事件为轴心的。我的写作是以人为轴心的,这是文学特征。文学作品都要以人为轴心,这是回顾这场战争、回顾那个时期民族精神状态最大的要点和核心。

  我写《抗日战争》的目的是,希望今天的中国人不仅知道那些战役是怎么打的,还需要记住战争中的人和他们的光辉形象。一个民族最高的精神就是自尊,英雄们就是为了这份自尊而流血牺牲的。

  “梳理我们民族的心灵史”

  我写非虚构类作品,无论是近代史还是战争史,实际上是写心灵史。当代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好好梳理梳理民族心灵史。

  抗日战争是一个富矿。回顾这场战争,已远远超出对战争本身的认识。回顾这场战争,也是在反思民族心理历程,也是对当代中国精神状态的一种关照。这场战争有鲜明的当代性,但我们对这场战争的认识和理解还远远不够。

  这也是我把《抗日战争》作为战争系列最后一部来写的重要原因。当然,也因为写作本身的难度。和其他几个题材相比,历史认知,还有档案资料获取,难度都最大。抗日战争是我们战争史中最重要的一场战争,它持续时间之长,规模之大,牵扯面之广,远远比解放战争、朝鲜战争要大。抗日战争也是我们当代中国战争史中,认识最为含糊也最有分歧的一场战争。我们过去提供的读物,不管是从史学角度,还是非虚构类作品样式,都不尽如人意。这场战争给民族命运带来巨大影响,我一直非常谨慎对待这个题材。

  我希望自己的写作,对得起中国人民在危难与苦难中不屈的抗战意志,对得起为抵御侵略而浴血作战的所有将士,对得起中华民族的历史与未来。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微信    分享到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人人网    分享到QQ空间 QQ空间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