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21两会_两会访谈CURRENT AFFAIRS
2021两会_两会访谈 / 正文
面向未来,金融改革高地谱新篇 访全国政协委员金鹏辉

  长期以来,上海是中国金融改革的排头兵,是自贸区等改革的先行先试高地。

  “十四五”期间,自贸试验区金改的宝贵经验有哪些值得继续推广?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将如何继续发力?围绕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碳排放交易市场如何更好发展?带着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上海分行行长金鹏辉。

  《金融时报》记者:过去几年里,自贸区金改取得了许多宝贵经验,下一步还将在哪些方面继续探索?

  金鹏辉:近年来,人民银行等金融管理部门大力支持上海自贸区建设,自贸区金融改革开放取得丰硕成果,多项改革试点经验已复制推广至全国或其他自贸区,充分发挥了上海作为全国金融改革“排头兵”和“先行者”的作用,对于优化营商环境、推动金融供给侧改革和经济高质量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十四五”期间,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在总行指导下,积极响应国家建设自贸试验区和临港新片区的要求,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支持上海涉外经济高质量发展。

  例如,在人民币跨境金融服务方面,我们将努力夯实人民币国际化的实体经济应用层。以新发展格局为导向,支持实体经济层面在开展各类跨境经济活动中使用人民币跨境金融服务,力争在“十四五”期间实现上海实体经济领域的人民币跨境收支占整体跨境收支的比例有较大幅度提升,助力上海实体经济更好地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活动。我们还将继续提升资金自由进出度。重点依托各类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政策,为实体经济打通经常账户交易人民币结算和集团内资金往来人民币结算的循环通道。依托自由贸易账户的可自由兑换功能,打通经济主体开展国际经贸尤其是离岸经贸活动的资金自由流动环节,使各类经济主体享受资金自由进出服务。依托全口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政策框架,支持经济主体用好境内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自主自由地开展跨境融资。

  《金融时报》记者:“十四五”时期,上海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等方面将进行哪些探索?

  金鹏辉:2020年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基本建成之年。根据英国权威咨询公司Z/Yen公布的最新“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排名,上海已跻身全球前三。应当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但与纽约、伦敦等老牌国际金融中心相比,在发展质量上还存在差距。同时,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也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出新的发展任务。

  下一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将积极配合人民银行总行、上海市政府做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全局谋划,制订具体措施,抓实政策落地。

  一是全力推进金融业改革开放。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精神,推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浦东人民币离岸交易-境外人民币离岸中心”联动的开放型金融服务改革。深入推进高水平制度型开放,特别是在临港新片区实行更大程度的金融改革开放压力测试,在若干重点领域率先实现突破。

  二是加快建设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中心。重点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国际化水平和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支持浦东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跨境贸易结算和海外融资服务,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持续推动人民币在“一带一路”、东盟、日韩等重点地区,大宗商品、对外承包工程等重点领域,以及大型国有企业等重点主体的使用,探索推动人民币可自由使用和资本项目可兑换在上海先行先试。

  三是积极助力金融科技发展。持续推进上海金融科技中心建设,做好总行金融科技相关基础设施落户上海相关工作。在金融科技应用创新试点的基础上,对应用成果进行复制推广。

  《金融时报》记者:上海是全国七个区域性碳排放交易试点市场之一,在前期试点中积累了哪些经验?您认为,碳市场未来发展需要关注哪些问题?

  金鹏辉:自2013年启动控排试点以来,上海碳排放交易市场总体运营平稳且态势良好,在碳金融方面也开展了很多创新探索。比如,2015年,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推出中国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的碳信用交易;2017年,与上海清算所共同推出碳配额远期产品等。

  今年初,我国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了首个履约周期,2225家发电行业的重点排放单位将根据碳配额进行排放。随着全国性碳交易市场的不断发展,市场参与主体对价格发现、期限转换、风险管理等需求将更加强烈,创新碳金融产品、激活碳市场金融属性将更好助推碳市场发展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碳定价中心建设。

  我认为未来可能有如下问题需要纳入考虑。

  一是碳金融发展对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碳市场、碳金融作为人类社会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创新政策工具,总体上还属于比较新生的事物。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在碳金融领域的创新,金融监管也必须要跟上。

  二是提升碳市场抵御重大冲击的能力。从国际上看,受经济情况及其他冲击因素的影响,碳价有时会有较大波动,比如,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主要碳市场的碳价一度显著下跌。相关市场目前致力于完善市场稳定储备机制,以确保碳价稳定。这也是我们未来需要考虑的一个方向。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