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开幕式主旨演讲CURRENT AFFAIRS
开幕式主旨演讲 / 正文
曾 刚: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的金融开放

  非常高兴参与峰会,祝贺这次大会的圆满成功。

  商业信用在未来如果真正能够做起来的话,将是中国金融结构巨大的变革,这是未来的方向。现在我们也在进行尝试,也进行了一些努力,未来这个方向有机会。

  我选了一个题目,大的峰会题目是大开放,所以我选择了一个题目,简单的汇报一下过去一年多中国金融开放方面的政策。和程实的内容有所不同,因为他是首席经济学家,是大视角的,讲了改革开放重要的作用和意义,我结合去年一年的时间我们发生的一些事情具体讲一下。过去一年多,我们的开放显著加快,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大的框架下,金融开放基本上本着能开即开、宜早不宜迟的思路,很多开放举措超越了市场的预期。我简单总结一下,作为未来大体的方向以及可能产生的影响。

  供给侧改革不用展开赘述了,我们认为最核心的是融资结构的问题,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结构问题,即涉及到股权和债券的关系。这是今天高杠杆率重要的根源,今天又有人争论要不要去杠杆,杠杆的核心问题和融资结构当中股权占比太低是有关系的,从这个角度而言直接融资市场发展是必然的方向。直接融资市场占比太低造成期限结构是不匹配的,资金供给端占比比较短,银行资金来源相对比较短期。我们也面临流动性的压力,这是两难的问题,也是融资结构带来的,很多方面最核心的是如何优化现有的金融结构,这个大环境下过去看到的金融开放相当一部分是在促进资本市场的发展,即便涉及到机构层面的开放,我们也在间接促进着金融结构的改善。

  今年主要任务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监管的主要任务,有几个方面,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积极深化改革开放,另外两个方面一是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二是防范化解风险。2017年之后是控杠杆、控增量,把信用无序扩张控制住,今年开始存量风险的化解,僵尸企业和高危金融机构开始有逐步退出市场的可能性,风险的防范进入到崭新的阶段。另外一个特征是今年以来重要的特征——改革开放进一步深化,更多的关注是开放的内容。

  我主要梳理了2018年以来重大的变化,2018年以来,涉及到外资银行、商业银行股权管理、5月份的11条以及前两个月外资银行条例的修订等等,对外开放的步伐是在显著加快的,这是简单的列举了一些重大的政策。归纳了一下,从金融层面的开放分两个层面,一是机构层面的开放,把股权准入、业务准入逐步的放开,让更多的外资机构、包括商业银行、非银行机构、直接融资机构、投资者等等更加便利的进入到国内,这是实现机构层面的开放。另一个层面是股权和业务层面的开放,2018年博鳌会议,中国金融层面的开放目标是要实现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准入前国民待遇意味着准入层面上股权准入层面和业务准入层面上,外资和内资要一视同仁,这是中国今年基本上完全实现了的。过去一段时间,股权投入方面放开股权比例的上限,银行对外资的上限也都拆除了。业务准入方面,以前外资机构和中资机构原来不太相一致的监管规则也一并拉齐。过去一年中,基本完全实现了股权准入层面上和业务准入层面上内资和外资完全的一致,在机构层面上的开放已经从政策层面上做好储备了,预计从明年开始外资的金融机构层面上会有很多新的举措,包括更多外资的金融机构尤其是新的资管类型的机构、外资主导或者是中资机构引入外资再投未来都会有相应的举措。

  金融市场层面上,一方面,在资金的双向流动方面,过去也开展了很多工作,另一方面,互联互通方面也在不断的加大开放力度,中资的指数也在不断被纳入到国外的指数中等等,所有这些也更加强化了国内金融市场和国际金融市场间的联动。涉及到金融市场基本设施方面,开放当中也有涉及,资本市场为什么要发展,程实也讲到,中国的资本市场是牛短熊长,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这和一些基础因素有很大的关系,包括市场制度需要不断的完善,也涉及到中介服务的规范化问题,特别是重要的基石——机构投资者要形成稳定的风格,要有非常重要的机构投资者的参与、投资者的教育等等。过去市场上存在着缺失和不规范,尤其是中介服务和机构投资者方面。中介服务方面,今年一年会计师事务所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上市公司造假非常的严重,市场当中连信息都是错误的话,我们怎么能够寄希望金融把这些信息进行准确的风险定价呢?如何通过开放的过程来提升金融服务的质量,这是需要考虑的范畴。

  机构投资者方面,没有真正意义上特别长期的稳健风格的投资人,所以如何培育中国市场上机构投资者也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今年非常重磅的开放政策,提到关于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有关举措的11条,把11条进行梳理,这11条中有相当部分是和刚刚提到的金融资本市场的基础设施有关,一是机构投资者,允许外资机构投资理财子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是中国未来重要子机构投资者,标准化投资,债券股票投资的风险结构为零,实际上是培养成真正意义上的资管机构,直接融资市场上的投资者,允许外资的银行去成立银行理财子公司,以及允许外资投资入股中资商业银行成立的理财子公司,外资在资本市场投资方面、在机构投资者方面有非常好的能力,有助于我们继续培育国内的机构投资者,除此以外,还允许投资保险、资管等等一系列的方面,都涉及到外资对市场机构投资者的进入,同时也放宽了外资在国内投资的限制。今年以来,尤其是债券市场上,外资的占比上升非常快,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目前国内收益率水平在全世界范围内还是保持了非常好的吸引力,其实对机构投资者也有很强的吸引力。与此同时,也在培育中介服务机构方面进行开放,直接开放外资中介评级机构的范围以及开放外资的中介服务机构资质等等,都是在提升国内中介服务机构的整体水平,希望通过开放引入外资专业化能力,能够提升资本市场中介服务的能力等等。

  总体而言,过去一年中,短短的一年,整个开放的速度显著的加快,目前的速度来看,开放的政策力度是非常大的。在两个层面上取得了很大的进展。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从某种意义上讲,开放只是政策,外部做出怎样的反应很大程度上还有互动的过程。随着政策具体的落地,未来一段时间开放会进入崭新的阶段,会对整个中国的金融机构以及乃至资本市场带来全新的发展机会。这是我对过去一年多以来,整个对外开放方面的政策做的简要的总结,也对未来做了简要的展望,希望明年政策落地实施后再来做讨论。谢谢诸位,再次祝会议圆满成功!

    (以上为速记稿,未经演讲嘉宾审阅)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