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开幕式主旨演讲CURRENT AFFAIRS
开幕式主旨演讲 / 正文
李仁杰:立足商业信用流转 践行金融供给侧改革

  当前,我国经济处于增速换挡的关键时期,金融体系如何更好适应经济发展新特点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新变化,是摆在所有金融行业从业者面前的重要课题。

  今年2月份,习近平总书记提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求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优化融资结构和金融机构体系、市场体系、产品体系,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83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七次会议强调,多用改革的办法做好今后一段时期金融体制改革的整体谋划提高金融体系的适配性,这些部署在当前的经济增速换挡期都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

  从经济结构来看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认为是到了一个时不我待的时候。金融供给侧改革很重要的一个内容便是协调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关系。目前,我国融资结构中直接融资占比较低,和发达国家相比,间接融资占比较高,债务融资中银行融资的占比一直处于高位。在经济增长方式和产业结构发生变化的情况下,这种融资结构实际上是不适应当前经济发展特点的。

  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以传统信贷为主的融资结构具有强烈的顺周期性,随着企业违约和贷款不良率提高,银行本能会变得更加谨慎,追责力度和风险规避行为也会加强,放贷结构和节奏完全跟经济周期相一致。第二,当前,我国仍以间接融资和银行信用来支撑整个金融体系的发展,银行间接融资过于依赖全国性的大型银行,在这一情况下,似乎一切信用都归大银行,这与改善金融体系的适配性、健全适应性改革不相匹配。第三,国内正在经历经济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处在由以第二产业为主向以第三产业为主的过渡期,第三产业和科创企业逐渐发展起来,需要金融体系能更有效满足科创企业的融资需求,但目前来看,国内银行并不擅长做此类企业的融资。由于科创企业具有失败率较高、短时间无法盈利等特点,与银行看报表、看业绩、看抵押物的融资体系不相吻合。此外,国际经验也表明,科创企业更多的是需要PEVC这样的股权融资作支持,而他们的融资风险模型也和国内银行完全不同。第四,以银行为主导的融资模式,在新的形势下也会使宏观调控的难度有所加大。银行融资越多,经济增速越快,宏观杠杆率会有上升压力,而经济增速的波动也会影响贷款不良率的波动,宏观调控压力多加在银行身上,导致调控难度加大。

  因此,针对上述问题,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进一步优化融资结构,提高金融体系的适配性。虽然近几年国家大力倡导发展直接融资,但成效尚不显著。我认为,除了使用股票、债券等资本市场工具之外,还应更大限度地发挥商业信用的作用,创造出更多可直接依赖商业信用的融资途径,从而完善直接融资体系,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而要健全商业信用的流转,就需要有很好的基础设施(交易所)、制度安排和产品创设(或交易标的物验证)。当前,我国市场上的交易所主要有证监会主管的上交所和深交所、人民银行主管的交易商协会和经过清理整顿后留下的几家初具规模的地方资产交易所。为了更好发挥出商业信用的作用,未来可以依托地方性资产交易所,让其更好承担起企业商业信用基础设施建设的责任。

  平安集团旗下的前海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前交所),聚焦于核心资产的交易流转,具备风险防范能力、科技运用能力和资金拓展能力三大优势,致力于建设开放、智能、共享的商业信用流转平台。近年来,前交所也积累了一些应用经验以更好推动企业商业信用的流转。其一,依托于金融科技,前交所建立了核心资产真实性验证体系,对交易要素进行确定性、可靠性、完整性、合理性和唯一性五性审核,大体解决了企业商业信用验证这一问题。其二,对标的物实现了评价和画像。长期以来,市场上的在线评级多为中长期,上个月前交所与穆迪合作推出了短期评级体系,能够帮助机构更好地看清资产。其三,引入增信机构做担保,让机构和企业能更好地看懂产品。其四,逐步探索如何将企业商业信用资产从非标资产变为标准资产。前交所目前已和深交所、上交所合作开发了ABS产品,下一步准备和交易商协会合作开发ABN产品,逐步推动资产标准化,从而让更多的机构和企业参与进来。

  通过这些努力,相信未来企业的商业信用会加速流转起来,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助力解决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对于深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国家整体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将大有裨益。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