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开幕式主旨演讲CURRENT AFFAIRS
开幕式主旨演讲 / 正文
杨再平:完善金融供给侧须从细分金融需求侧破题

  尊敬的李东荣会长、邢早忠社长,各位金融界的领导和同仁,非常高兴受到邀请来参加活动,虽然过去也参加过很多次,这次早忠社长还记得我这样一个第二次退休的老同志,请我来出席这个年度盛会,关于我的介绍中有两个“原”,已经是两次退休的老同志了。

  最近讨论比较热的是金融供给侧如何改革,我更愿意用“完善”这个词,如何完善金融供给侧?这个问题的解要从需求侧去进行细分、破题。在讲金融供给侧的时候容易混淆,把金融等同于资金,在讲金融供给的时候以为讲的是资金供给。我们是资金供给不足还是金融供给不足?资金供给不存在不足,但是,确实存在着金融供给不足。储蓄余额去年达到70万亿元,人均5万块钱,14亿人口。个人可支配投资的资金190万亿元,很快达到200万亿元。国家的储蓄总额每年超过5万亿美元,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美国是3万多亿美元,日本是1万多亿美元。

  从资金来看,供给确实不存在不足的问题。最近特朗普为了阻止世行给中国贷款,说中国很有钱,我们是高储蓄国家,资金总量来说我们确实不存在差钱的问题。如果再进一步,过去中国高投资是问题,但同时又是高储蓄的国家,一直是储蓄大于投资的,尤其是最近几年,中国的储蓄并没有最大限度的、充分的转化为投资,尤其是最近看到的现象,投资增长率降低到百分之五点多,低于百分之六的时候,我们有居民储蓄70多万亿元,还有外汇储备3万多亿美元,国际净头寸也是遥遥领先的。我们的资金供给不是不足,有效金融供给存在着结构性的问题或者是结构性的不足。

  我们存在着有效金融供给结构性的缺失,有几个现象:融资难、融资贵的话题。融资难是普遍存在的,一方面存在着这么多的储蓄、这么多的外汇储备、这么多的国际净投寸,但是,一直说融资难。融资贵,要具体分析,提到哲学上的高度,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说融资难、融资贵的时候,往往缺乏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尤其是当这两个问题摆在一起的时候,就很难解决,因为有些融资难就是要用融资贵来解决的,因为有一些融资它的风险高、成本高,就是要用融资贵来解决,所以不能简单去压金融机构,既要融资变得容易,又要融资便宜,这是很难解决的。对这个问题应该上升到哲学的高度来看,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很多奇怪的现象,现在讲资产方有钱没用,搭配的资产,这类资产是低风险、高收益的资产,当然是不足的;如果是高风险、高收益的资产,就不一定是存在着资产方的问题。因为一直存在的一个现象,就是非法集资屡禁不止,去年还有1万多起。我1996年到人民银行工作,1998年是国务院治理金融三办的联络员,那个时候负责非法集资的问题,一直都是在增加。有些人参与非法集资看重什么呢?高利率或者是愿意冒风险的原因,高风险、高利率,也就是说高收益是有需求的。民间借贷,一旦货币政策收紧的时候,往往就是民间借贷“量价齐升”的时候。高到什么程度呢?2013年有人估计过,当时民间借贷达到了5万多亿元人民币,现在应该是更多了。利率高到什么程度呢?平均达到30%多,最高甚至达到年化利率180%多。而且,里面有很多是做实体经济的。这说明一个问题,有人愿意以高成本、高利率来借贷,实体经济也有高利率的需求。还有一个现象是中国居民海外资产的配置达到十万亿,据说很快会达到十八万亿,说明我们自己的资产匹配的不够。

  这几个现象说明一个问题,有效金融供给是结构性的失衡、缺失,一方面有人愿意高息借钱,像民间融资;另一方面也有人愿意承担风险。现代金融满足的只是风险偏好比较低、收益不高的这样一个档,供给主要是通过银行。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我记得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读过一本书,那本书的标题是资源和环境经济学里面的一句话,As long as the price is right,corps can be grown up on highways.“只要价格合适,高速路也可以种出庄稼”,就是说市场的范围覆盖面多样性不够。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美国的垃圾债做到几千亿美元,曾经很火爆,实际上是满足的相对来说风险比较高、但收益也比较高的投资。垃圾债当时25%满足过去从投资级降到非投资级的群体,称之为“坠落的天使”,由于各种原因,他们状况不好,他们愿意出高价发来债,所以垃圾债的成功,25%是坠落的天使;25%是一些中小企业开展正常业务活动需要的资金,因为它达不到投资级;还有50%是用于杠杆收购并购,说明高风险、高收益这样的层次是有市场的。

  进一步想到了美国的桑福德,做衍生产品很有名,1993年提出“粒子金融理论”。他的演讲“2020年的资本市场”,在1997年预测了很多,他预测的2020年的资本市场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他认为到那个时候各种各样的金融需求,多样性的金融需求都可以得到满足,包括投资方、负债方都能够得到满足。“粒子金融”我认为就是把各种各样的金融需求进行细分,包括低风险、低收益,中风险、中收益,高风险 高收益。收益多样性、风险多样性、大小多样性来进行配对。得到一个启发,我们的金融供给侧怎么去满足金融需求侧,关键是对需求侧要进行细分,要把不同的需求要剥离开、区分开,要把风险剥离开、区分开,卖给不同的投资者,这是金融供给侧的完善需要做的功课,当然也包括法律的跟上,为什么说去刚性化这么重要呢?因为它可以把高风险投资的、风险偏好比较高的、又有风险承受力的投资者引导到高风险高收益的一些金融工具和产品上来,细分之后,让各类投资者都得到不同的满足。金融要做的功课是如何对投资方或者资金需求方的需求进行细分,然后通过不同的金融工具满足其不同的需求,包括风险偏好的需求等等。

  问题的解是怎么样把金融需求侧进行细分,这需要做更多的功课。现在金融科技的发达,让我们能够可以把各种需求进行细分,也能够更大程度的满足不同的需求,说到底就是用金融供给的多样性来满足金融需求的多样性,但是这是需要我们做好功课。谢谢!

    (以上为速记稿,未经演讲嘉宾审阅)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