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8两会_提案议案CURRENT AFFAIRS
2018两会_提案议案 / 正文
全国人大代表徐诺金
建立理性健康稳定的房地产市场长效调控机制

  多年来,我国房地产市场形成了“分城施策”“一城一策”的调控方式。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表示,这种调控惯于诉诸碎片化、行政化的手段,运用限购、限贷、限售、限签等措施,一定程度上肢解和破坏了市场机理,不利于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而且从实际效果看,也难以扭转房价持续上涨的预期,甚至进一步催生了投资投机性需求,造成了对部分刚性需求的误伤,加剧了调控的难度。

  为解决上述问题,徐诺金向全国人大会议提交了《关于加快完善住房制度改革,引导房地产市场理性健康发展的政策建议》,提出应尽快构建符合我国国情和适应市场规律、兼顾公平和效率的住房制度。这就应该围绕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定位,从建立和完善理性健康稳定的房地产市场长效调控机制入手。

  不同于当下的“分城施策”,徐诺金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议制定一套完整、连续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对不同层次的住房需求予以调节、引导或保障。总体思路应该是保障低收入群体住房需求,以住房信贷资助中等收入群体购房,以税收调节高端住房市场。

  “在总体的调控思路上,应该是‘全国一盘棋’。在这个前提下,各地可在基本住房面积方面制定差异化的具体标准。例如,西部地区人少地多,人均基本居住面积标准就应该定的比东部地区高一些。”徐诺金说。

  对于低收入群体住房需求,徐诺金建议,应由中央财政来保障,根据国情国力条件,确立总人口中由财政保障的低端人口占比及其住房保障面积,按照有房住的需求,由中央财政按照统一标准,通过租赁的形式统一供应住房,且只能“住”,不能“有”。同时,应简化和完善住房保障管理体系,统一由民政部门对这类保障性质租赁住房的申请、分配和运营进行管理,而不应“政出多门”。

  对于中高收入阶层购买大面积房、多套房、高档住房的,徐诺金建议通过开征累进制的房地产特别消费税这一方式进行调节。“也就是说,对这部分需求,不采取行政手段限购限价,而是按超标程度采取相应逐级提高的税率征收特别消费税。”徐诺金说,这既能避免行政手段对市场机制的扭曲,也可以增加这类群体房地产保有环节的成本,达到市场化调节的目的。特别消费税产生的税收收入应专门用于低收入人群的住房保障和公共设施建设。

  中等收入群体住房需求方面,徐诺金表示:“这部分人是社会人口比例中的主流,对其应建立完善的、稳定的住房信贷政策,资助其实现购房梦想。”对购买首套房且不超过人均基本居住面积标准的,可考虑以现有住房公积金体系为基础,开办长期住房贷款,期限为5年至30年,采取优惠利率,任何未达基本居住标准的家庭均可申请,但每人(每户)一生只能使用一次这样的信贷资助。

  “这种对购买首套基本住房的长期限、低利率的信贷保障,应作为基本国策予以固定,而不宜作为一项调控手段。”徐诺金表示,这样才能保障刚需的实现,稳定市场预期,并为当前商业银行“一城一策”的限贷政策手段退出创造条件。

  徐诺金强调,应明确完善住房制度改革的基本原则是坚持市场化的总体方向,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合理发挥政府作用,而不是用行政手段控制市场、替代市场。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