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8两会_两会观察CURRENT AFFAIRS
2018两会_两会观察 / 正文
打造立体化普惠金融体系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改革完善金融服务体系,支持金融机构扩展普惠金融业务,规范发展地方性中小金融机构,着力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今年的一号文件也强调金融要保障乡村振兴战略,提出普惠金融重点要放在乡村。

  普惠金融重视消除贫困、实现社会公平,但并不意味着普惠金融仅仅是面向低收入人群的公益行为。普惠金融更应该重视交易价值本身,在放弃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供给方合理获得应有收益。普惠金融的初衷是指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等群体是其重点服务对象。中国人民大学普惠金融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报告2017》中指出,数字普惠金融在农村的服务对象有很多群体,包括贫困农民、低收入群体、个体经营者、中小微企业。不同金融服务机构根据其经营宗旨、目标定位以及技术特征,服务的目标人群存在差异。

  如上所述,针对不同的普惠金融对象,会有不同的供给主体,而大多数所列的供给方在整个金融供给主体中属于“少数派”。农村信用社系统虽然在整个银行系统中的信贷占比及资产占比逐年递增,但作为县域小法人机构,其发展空间有限。互联网平台背景的供给主体在近几年发展较快,但相关的监管及政策尚处完善之中。研究表明,运用新技术开展小额信贷业务,成本下降,效率提升。

  事实上,传统微贷主体也正在与数字金融主体融合发展,蚂蚁金服与中和农信的合作就是一个范例。二者既有资本层面合作,又有技术与业务融合式协同。

  此外,在银监会大力推动下,工、农、中、建四大银行相继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并与多家互联网平台主体签署了技术合作协议,进一步推动传统金融业务转型和对新技术融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大银行如何开展普惠金融服务工作。

  实际上,普惠金融是一个立体化体系,不只是填补金融服务空白。要使得低收入群体获得金融服务,首先要采取赋能式供给方式,要创造更健康、更可持续的发展基础和环境。这对于中小金融机构或公益性组织来说是很难完成的,大银行或政策性银行普惠金融应更多着眼于此。此外,大银行还可以借助数字技术优势,为普惠金融服务对象提供高效、低成本的金融服务。

  发展普惠金融与构建良好的社会信用体系密不可分。近期由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八家机构联合入股成立的百行征信,基于各家大数据及技术优势,形成互补与共享的信息平台,对于普惠金融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普惠金融已经成为推动社会与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罗伯特·席勒在其所著《金融与好的社会》一书中指出,身处金融和非金融领域的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使命,那就是相互帮助,从而发现并了解经济体系存在的意义以及其扮演的社会角色。罗伯特·席勒所阐述的金融与好的社会之间的关系正是普惠金融推动社会发展的宗旨与目标。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