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2018两会_两会观察CURRENT AFFAIRS
2018两会_两会观察 / 正文
抽丝剥茧话“金控”

  今年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健全对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引发市场关注。

  央行行长周小川3月9日在主题为“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的记者会上再度提及金融控股公司。他表示,对金融控股公司目前在制定一些规则,还在探索之中,金融业要有足够资本,要有吸收风险的能力,有足够的本钱支撑稳健经济。

  那么,金融控股公司到底有哪些风险,应如何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通过两会代表委员们的抽丝剥茧,层层解析,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图谱日渐清晰。

  交叉持股形成风险链

  金融控股公司的说法,最早可以追溯到2002年,作为金融改革的一部分,当年国务院批准中国光大集团、中信集团和中国平安集团为3家综合金融控股集团试点。

  此后若干年,试点成效逐步显现,各类金融控股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金融控股公司已不是当初国务院批准的金融控股集团的概念。

  全国政协委员、央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金鹏辉表示,目前,我国在实践中已发展形成了两大类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点的机构:第一类是由金融机构通过投资其他行业金融机构形成综合化金融集团;第二类是由非金融企业投资控股两种或两种以上类型金融机构,也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征。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包括由央企、金融机构、民营企业、地方政府以及互联网巨头主导的金融控股公司已超过60家。

  其中,央企控股和地方政府主导的金融控股公司均是伴随着国企改革而推进设立的,目的是为整合国有资产尤其是金融资产,利用集团内部各板块的协同效应,整合产业资源,服务经济。

  然而,事物的发展却渐渐背离了当初的设想。

  由于金融控股公司往往与政府部门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之在分业监管的背景下对金融控股集团主体监管的缺位,风险开始显现。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在政协记者会上表示,一些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的问题,形成了巨大的风险隐患,对于这种风险隐患是必须要及时消除的。风险比较大的金融集团有比较明显的特点,比如杠杆率非常高,法人治理方面也不够健全。

  “这些机构在经营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异化,有的是把保险公司做成了资产投资公司,有的是把实业做成了金融,尤其是一些大的机构一旦发生风险,对市场的影响是比较大的。”胡晓炼说。

  在全国人大代表、央行昆明中心支行行长杨小平看来,金融控股公司的扩张会加剧经济“脱实向虚”倾向,部分实体企业投资的金融控股公司忽视自身主营业务发展,并未基于实业需要而盲目向金融业扩张,导致金融资源“脱实向虚”,助长资产价格泡沫,加剧产业空心化,削弱实体企业创新发展能力。

  “非金融企业投资的金融控股公司对金融机构的运行管理缺乏专业性,盲目扩张‘金控’,极易滋生公司治理缺失、关联交易复杂、公司财务混乱乃至内部交易等违法犯罪风险。”杨小平表示。

  他还特别强调,金融控股公司潜在风险与金融系统存在传导共振可能,由此可能带来系统性金融风险。

  一方面,多元化金融持牌路径下的金融控股公司,公司治理结构往往错综复杂,各子公司直接或间接交叉持股,由此结成的“风险链条”极易将风险传导到公司持股的其他金融系统。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金融系统的社会信用具有明显外溢性,一旦风险传导造成金融机构信用受损,由此外溢的信用风险可能将被成倍放大,从而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

  分业监管暴露“真空地带”

  防风险是当前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而综合经营的风险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有分析人士指出,综合经营规范的重点将是统筹监管金融控股公司,特别是近年来一哄而上的有潜在风险隐患的各类地方金控、民营金控。

  “部分非金融企业热衷于投资金融业,风险隔离机制缺失,风险隐蔽性强,不当干预金融机构经营,经营风险在不断积聚和暴露,严重损害了金融机构和投资者的权益。”金鹏辉说道。

  他认为,在目前的监管体制下,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还存在着很多盲点、缺失,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监管部门不够明确,相应的监管法律缺乏。

  杨小平也表示,在我国现有的监管体系下,非金融企业组建金融控股公司因其实业属性,无法直接纳入金融监管范畴,相关监管部门仅能按分业监管原则,对控股公司下单个金融机构业务实施监管,但对公司层面的整体业务情况监管仍然处于空白状态。

  “同时,各金融监管部门存在标准不一、协调不畅、信息不对称等问题,客观上为集团监管套利行为提供了空间。”杨小平说。

  事实上,金融控股公司的风险问题很早就已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去年7月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就提出,“要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结合”。

  同年10月周小川在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暨世界银行年会期间发表演讲时表示,一些大型私人企业通过并购获得各种金融服务牌照,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金融控股公司,其间可能存在关联交易等违法行为。目前中国对这种跨部门交易尚无相应监管政策,而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重点关注此类问题。

  今年年初,央行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已经提出,继续推动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规则,明确市场准入、公司治理、资本充足、关联交易等监管要求,探索完善相应的监管机制。

  而就在两会召开之前不久,今年1月底,银监会召开了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会议,其2018年的重点工作中第七条便是“清理规范金融控股集团,推动加快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

  由此可见,金融控股公司监管问题的重要性正在逐步升级。

  加强立法遏制金控脱实向虚

  面对金融控股公司可能引发的风险,相关部门应如何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

  “我建议加快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立法,明确对金融控股公司监管的主要部门。短期来看,可以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制定相关的规则,以部门规章的形式出台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办法。长期来看,需要把法律层级提升,比如由国务院颁布条例,将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纳入到整体的监管体系中。”金鹏辉表示。

  对于监管对象,金鹏辉认为,要抓住系统重要性和问题突出的金融控股公司,进行分类施策、分类监管。在监管的内容上,以资本金来源和防止不当关联交易为重点,加强对股东的穿透监管,强化关联交易监管。严防通过不当关联交易损害其他股东和客户的合法权益,促进金融控股公司稳健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认为,由于金控公司提供多牌照的金融服务,在管理上尤其是风险管理上,难度比单一的金融牌照机构更大、更有挑战性。因此,他建议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股东的审查,要坚持不同牌照在营运上的风险隔离,要坚持金融控股公司为实体经济发展的根本服务宗旨等。

  值得关注的是,3月13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出,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职责整合,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

  另外,方案提出,将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拟定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中国人民银行。不再保留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此举有利于强化金融监管统筹协调,健全对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金融控股公司等监管,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