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16年两会金融界代表建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6两会专题报道 > 2016两会_特别报道 > 聚焦2016年两会金融界代表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张玉坤:联手打击逃废债行为
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2022年04月01日17:10         本报记者 李国辉 张文刚        来源:金融时报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图为张玉坤参加团组审议。
 《中国金融家》记者 张娜娜摄

  近年来,我国经济新旧动力转换和结构调整步伐加快,随着“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思路的提出,预计未来几年将是治理产能过剩的攻坚时期,市场将通过兼并重组、债务重组和破产清算等方式实现出清。

  “类似的‘出清’情况,在上世纪90年代也曾出现。”全国人大代表、盛京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张玉坤表示,当时为促进经济体制和增长方式的转变,开展了大规模的国有企业改制重组。在此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负面现象,其中以部分企业逃废银行债务最为典型,对商业银行乃至整个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产生了危害。

  张玉坤提出,本轮淘汰“僵尸企业”、过剩产能的过程中极有可能迎来新一轮企业逃废债风潮,有必要加强对过剩产能治理过程中的企业逃废银行债务行为的打击力度。

  “商业银行具有高公众负债、高资本杠杆、高社会责任等特点,而恶意逃废银行债务行为将导致银行资产安全和公众权益受到威胁,流动性陷入困局,甚至引发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会对整个经济体系造成破坏。”张玉坤指出。

  与一般工商企业不同,商业银行可以吸收公众存款进行经营,银行自有资本比例低,大部分资产都是吸收公共存款后形成的。张玉坤认为,从资产来源的角度上看,银行债权就是公共债权,涉及到公众利益。逃废银行债务行为,对金融生态具有极大的破坏作用,直接损害的是银行权益,但最终损害的还是公众权益。

  商业银行还具有资本的高杠杆性,这是指商业银行以较小的资本控制着庞大的资产规模,银行资本金主要用于抵补包括逃废债在内的非预期损失。

  张玉坤指出,如果非预期损失过大,轻者导致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限制银行业务发展与市场准入;重者导致银行的破产或倒闭。恶意逃废银行债务行为会严重危害银行资产安全,影响金融机构信贷投放的积极性,给扩大有效投资带来较大压力,制约了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

  “此外商业银行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特殊位置和推动经济发展的特殊作用,决定了其社会责任的广泛性。商业银行负有构建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的社会责任,其个人客户资产安全连着千家万户的喜怒哀乐,公司客户资产安全关系上下游企业的生存发展。”张玉坤表示,高社会责任特点使银行风险具有很强的蔓延性,会对经济社会造成巨大的危害。

  张玉坤建议,应当创造各方面的有利条件,加大多方协调配合,强力打击恶意逃废银行债务行为,以提前应对新一轮治理产能过剩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有效防止和化解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为商业银行的可持续发展创造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

  “建议成立金融稳定协同工作机构,机构成员由地方政府、银行监管部门、金融机构、法院、公安部门等组成,定期联络、定期通报相关情况,形成联动机制和综合治理措施。”张玉坤认为,还要建立法院与金融企业之间的联络协作机制,强化综合治理和互动能力。

  张玉坤指出,应成立专门的金融法庭审理和执行金融案件,积极推广简易诉讼程序,降低金融债权案件的诉讼费用,提高诉讼效率,改变以往银行“打赢官司赔了钱”的被动局面。司法等有关部门应多方联动,加大对逃废金融债务行为的打击力度。全面清理金融诉讼案件审理、执行情况,提高金融纠纷案件的审结和执结率,公开制裁一批逃废银行债务的典型企业,持续优化金融司法环境。

  “工商、税务部门也应积极配合商业银行切实维护金融债权。”张玉坤指出,要严格为实施兼并重组的企业办理工商变更登记、重新注册登记和颁发新的营业执照;税务部门要从严审查企业的营业执照和债权债务情况,不得为金融债务不落实的兼并重组企业办理税务登记、发售发票。

  张玉坤还建议银行监管部门、银行业协会对产能过剩治理进程中的银行债权实施保护,加强企业逃废债务及违约信息共享,对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的企业采取停止贷款、结算、开户等措施,予以联合制裁。对于逃废银行债务的个人和企业责任人应限制进行高档消费。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