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16年两会金融界代表建议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6两会专题报道 > 2016两会_特别报道 > 聚焦2016年两会金融界代表建议

全国人大代表周振海、周学东、杨小平:
建议尽快出台《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

2022年04月01日17:10         本报记者 李文龙 苏丽霞 李庶民 王峰 通讯员 王兆东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图为周振海在金融时报社接受采访。

  本报记者 刘志良 摄

  随着我国金融业不断发展,信贷市场层次日益丰富,以小额贷款公司为主体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得到长足发展。对于增加金融供给、丰富社会融资渠道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当前非存款类放贷组织面临的法律规范缺位、法律地位不明等问题,严重制约了其健康、可持续发展。对此,多位金融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提出建议,应尽快颁布《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以明确非存款类放贷组织市场准入、业务经营、监督管理、法律责任等相关内容,为促进信贷市场健康发展、规范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经营行为、公平保护借贷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提供法制保障。

  全国人大代表、人行天津分行行长周振海对记者表示,目前小额贷款公司设立的主要依据是2008年央行、银监会联合印发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及随后各地出台的相关管理制度,由于指导意见仅属于部门规范性文件,法律效力层级较低,对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规范作用有限。在身份定位方面,指导意见规定,小额贷款公司是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但并未规定小额贷款公司经营贷款业务需要取得金融业务资质,客观上便于其以非金融机构之名行金融机构之实。

  记者了解到,《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已连续3年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去年8月,《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已由国务院法制办公开征求意见。

  对于该条例的制定,周振海建议,应当明确《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的适用对象,重点在于规范目前没有明确监督管理部门和监管依据的“只贷不存”的放贷组织。

  明确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法律地位和市场准入、退出机制。要赋予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明确的法律地位,依法设立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经营许可,建立透明的市场准入许可和退出机制。明确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资金准入门槛,并放宽资金融通渠道。要明确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最低资本要求,并规定最低资本为实缴注册资本。

  周振海还认为,应当完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业务经营规则和风险防控制度。要求其建立风险评估制度、业务授权制度、流程控制制度等内控制度,为非存款类放贷组织规范有序经营提供基准指标。另外,应当确立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监督管理体制。

  全国人大代表、人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对记者说,近年来,以销售理财产品名义募集资金的财富管理类公司野蛮生长,此类公司的设立参照一般工商企业登记注册,然而在营业过程中却变相开展吸存、放贷等金融业务,此类业务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存在监管真空,行业风险逐步暴露。

  虽然国家已明确小贷公司等类型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监管主体,但仍然存在监管薄弱的问题。部分小贷公司为降低贷款成本,大多趋向发放单笔大额贷款,而且投向房地产等行业,不仅偏离了支持小微、三农的经营宗旨,也不符合小额、分散的风控理念。

  现阶段小贷公司从银行获得的支持十分有限,融资难是困扰小贷公司的一大难题,全国各省区市每年都有部分小贷公司申请减资、停业,个别甚至注销。

  周学东进一步分析,2015年国务院向社会公布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规定了非存款类放贷组织的法律性质、准入许可、监管体制、监管要求等,条例还借鉴国际经验,规定了信息披露、债务催收、禁止掠夺性放贷等方面的消费者保护要求,应当说比较全面和成熟。建议在上一轮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再根据2015年互联网金融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对征求意见稿再作适当修改,尽快出台。

  周学东还认为,应当完善《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的配套制度。在条例正式出台后,建议工商管理总局等部门要及时制定或修订有关公司(企业)登记管理规章,特别是要加强对金融投资、互联网金融、金融咨询类公司注册登记的审查力度,防止不法分子假借金融投资、互联网金融和金融咨询之名,进行非法集资等活动。

  全国人大代表、人行昆明中支行长杨小平则以民间金融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论证了从制度层面出台《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的必要性。

  他认为,民间金融日趋活跃,具有信息成本低、手续简便、方式灵活、交易成本低、放贷效率高的优势,但因未纳入国家金融监管体系,经营行为较为隐蔽,缺乏监督管理的相应制度办法,实际运行中暴露出许多问题。

  杨小平说,我国现行规范民间金融的法律法规条款分布在若干法律条文中,且多为原则性规定,条款相对模糊、较为零散,参与民间金融的有关主体不容易把握,难以区分所涉及的民间金融合法与否,客观上增加了民间金融的交易和监管成本。同时,由于缺乏统一、完整的制度体系,不同法律法规之间的协调性也存在问题,导致众多民间金融行为难以定性,不利于民间金融的规范发展。

  同时部分法律法规相对滞后。随着民间金融的快速发展,众多民间中介机构应运而生。但法律法规层面对应民间金融方面的内容未及时修订。这也导致借贷主体利益保护缺失。而且,我国对于民间金融的监管处于多头监管模式之下,部分民间金融领域仍处于监管空白,影响了对民间金融的监管效果。

  针对这些问题,杨小平建议,要坚持放管结合、疏堵并举的原则,引导民间资本从“地下”走向“地上”,浮出水面,使其阳光化和规范化,处于监管之下,减少其负面冲击和影响。当前,关键就是要解决法律缺失的问题,尽快正式出台《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使其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推动民间金融走上规范健康发展的良性道路。

  这需要加快民间金融立法进程,健全民间金融法律框架,为其规范发展提供法律制度保障。通过《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以法律形式明确界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集资和正常民间融资界限,赋予民间融资以合法地位。

  再者,应当促进民间融资与正规金融体系有效对接。通过《非存款类放贷组织条例》,加强对民间金融的引导和规范,切实降低民间金融成本。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