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两会_侧记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2016两会专题报道 > 2016两会_侧记

出租车与网络约车:听听部长怎么说

2022年04月01日17:10         本报记者 张末冬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发表评论

【字号:

访问量:

  “这是我的通勤路程。如果搭乘出租车,至少要20元。早晚高峰时,30元出头亦是常事,有时甚至要40多元。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我对交通部的记者会充满期待。” 

  在两会交通部记者会召开的前一天,记者朋友圈里有这样一条消息,消息的配图来自网络约车软件的短信。短信显示,这段路程消费8.56元。 

  3月14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司长刘小明就“深化出租汽车改革与发展”的相关问题答记者问。 

  出租车是关系民生、服务百姓的窗口行业,关系着人们的切身利益。在当下中国,一面是打车难、行业服务质量不高的现象屡现,另一面则是约车的兴起,但其身份界限仍模糊不清。 

  为了更好地解决上述问题,提高城市交通效率,去年10月,交通部会同相关部门研究起草了《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 

  实际上,去年两会期间,杨传堂就表示,要尽快出台出租车改革意见。但是到目前为止,“两个意见还在修改和调整中。”杨传堂在记者会上透露。 

  是什么原因阻碍了改革的速度?出租车改革与网络约车的相关意见是不是遇到了难啃的硬骨头?正式方案又将何时出台?杨传堂表示,当前,中国出租汽车行业正处在新老问题叠加、新旧矛盾交织的阶段,既有观念体制束缚,亦有利益固化藩篱,改革难度之大前所未有。 

  具体来看,改革要统筹兼顾不同群体的利益,统筹好新旧业态的平衡发展和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兼顾好出租汽车企业、平台企业、驾驶员、乘客等不同群体的利益。同时,还要平衡公众当前利益和行业长远发展,推进城市交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提升服务水平。 

  “的确是遇到了比较大的困难。”杨传堂表示,但是会尽快推动管理办法的出台。 

  在出租车改革和网络约车这两个同步进行的调整中,大家非常关心的是对出租车牌照管制是否人为造成了资源稀缺。对此,刘小明表示,对于特大城市来说,道路资源有限,为了优先发展公共交通,需要对出租车经营权总量有所控制,让城市交通更加合理、集约化程度更高。近一段时间,国内部分城市开展了出租车经营权数量和价格的双放开,刘小明指出,改革是为了让出租车服务能够进入良性循环,用优质的服务来取得经营权,是否会放开更多城市,将取决于各个城市道路的容量和公共交通的发展水平。 

  与牌照相关的还有“份子钱”,不少人认为,俗称“份子钱”的经营承包费,让出租车司机在市场化竞争中成了“弱势群体”。对此,刘小明也坦承,“管理方式没有与时俱进,特别是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有一些企业以包代管、旱涝保收,管理方式简单粗放,导致劳资关系紧张,企业利益固化。”他指出,目前,各地已经采取了不同的方式进行优化。包括员工制、工会组织协商等,以更好地维护司机的利益。 

  在此次发布会上,杨传堂还表示,网络约并车不等同于“黑车”,前者是新生事物,性质属于城市出租汽车的范畴。他指出,现有的管理制度更多是针对传统巡游的出租汽车,如果完全按照原有的管理制度来进行简单的套用,不利于网络约车健康可持续发展。为此,需要按照网络约车的特点“量体裁衣”,设计新的管理制度。 

  “如果私家车为社会公众提供以盈利为目的的服务,这就涉及到公共服务和客运安全,就必须接受法律法规的规制和调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要进行相应的监管,私家车想要转化为网络约车,按照目前我们起草的办法,我们提出了相应的转变途径,通过一定的程序转化为合规的营运车辆之后,就可以从事经营性的运输服务。”杨传堂表示。

相关附件:

我要评论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我已阅读中国金融新闻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政策,为我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


中国金融新闻网由金融时报社主办,金融时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18号D座18-22层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京ICP备:060026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