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PE/VCCURRENT AFFAIRS
PE/VC / 正文
深入践行ESG投资理念 推动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可持续发展
访盛世投资可持续发展官、合伙人姜燕

  2021年,在“双碳”目标的指引下,资本市场绿色发展被前所未有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企业以及投资机构将ESG投资理念融入日常投资决策中。监管部门也在稳步推进ESG信息披露相关工作,推动上市公司引领绿色发展、履行社会责任、提升治理水平。展望2022年,ESG投资理念将得到更广泛的应用。日前,《金融时报》记者就ESG投资理念的发展与实践采访了盛世投资可持续发展官、合伙人姜燕。

  《金融时报》记者:请问ESG投资在国内逐渐兴起的历史如何?2021年一级市场ESG实践的进展如何?

  姜燕:自2006年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牵头发起负责任投资原则(PRI)以来,ESG投资规模在全球资本市场中不断增长。近几年,ESG投资在国内也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在2006年和2008年,深圳证券交易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分别发布了相关准则,鼓励上市公司定期发布社会责任报告,披露公司在环境保护、社会责任以及可持续发展方面的举措。2016年8月,人民银行、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为通过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支持中国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提供了首个基本政策框架。近年来,推动绿色发展、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等政策也陆续出台。ESG投资理念与我国可持续发展、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需求不谋而合,因此,越来越多的资产管理机构将ESG融入投资全流程中,以期创造长期稳定的财务回报,同时产生积极的环境与社会效益。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行业发展报告(2021)》显示,受访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人关注ESG的比例有所上升,机构有望把握新能源、碳中和转型机遇,落实ESG责任投资理念,积极布局环境友好型和社会友好型的绿色产业。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也在2021年11月成立了绿色与可持续投资委员会,旨在帮助基金行业把握绿色与可持续发展规律,优化投研方法,创新投资工具,完善行业规范,推动基金行业更有效地服务于国家创新驱动战略、绿色发展战略、共同富裕战略等。

  《金融时报》记者:在今年COP26峰会上,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IFRS)宣布设立国际可持续性准则理事会(ISSB),建立可持续发展披露标准的全球基准。请问您对于这个标准的设立有什么样的看法?设立统一的披露标准有什么样的难点?

  姜燕:近年来,全球资本市场对ESG信息披露的需求不断增长。但由于各方标准尚未达成统一,给全球投资者、企业和监管者增加了成本及难度。ISSB通过建立符合公众利益、高质量的可持续发展披露标准的全球基准,能够满足全球投资者对于具有实质性、可比性、兼容性、一致性的标准化的可持续发展与气候变化信息的强烈需求。这势必会推动全球可持续发展信息披露走向新的阶段,企业的ESG信息披露将更加完整、规范和严格,也更易于被评估与衡量。

  设立统一的披露标准绝非一蹴而就之事,需要进一步明确标准背后的数据统计口径、核算标准、披露程度等。同时,还应考虑到世界各国的国情和发展阶段有所不同,需要综合考量数据披露的维度,提升ESG信息披露的有效性。

  《金融时报》记者:目前,有多方呼吁我国ESG披露标准落地。我国企业ESG信息披露标准中,有哪些需要进一步落实?

  姜燕:2003年以来,国内监管部门与交易所颁布了一系列的政策文件,建立起了初步的ESG信息披露框架。不过,我国目前仍然遵循自愿披露原则,仅对重点排污单位、实施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的企业、因生态环境违法行为被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受到重大行政处罚的上市公司与发债主体等提出强制性披露要求,这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企业ESG信息披露意愿不强,造成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从现有的披露标准来看,可以适当增加易于量化的信息披露要求。目前,我国尚未制定相对统一的披露指引与框架,也没有具有行业特性的披露标准可供参考,建议监管部门制定一个通用的披露框架,企业可在此基础上增加行业的特色指标,逐步提升ESG信息披露的完整性、系统性与行业可比性。另外,企业ESG信息披露的真实性与可信度需要引入第三方评估与验证机制,帮助投资人更准确地评估标的。

  《金融时报》记者:作为一家母基金,请问盛世投资在选择子基金时会有哪些ESG相关的要求?在投资实践中如何防范杜绝企业的“漂绿”行为?

  姜燕:在盛世投资的实践中,重点从三个维度评估与考量一般合伙人(GP)的ESG实践情况。第一是ESG合规性,重点考量GP在ESG方面是否合规;第二是从GP的ESG投资与管理流程上进行评估,重点考量该GP在组织架构、ESG投资策略、员工ESG能力建设、激励机制等方面是否完善,以及如何通过ESG投资和管理降低风险、提升ESG表现;第三是从ESG价值创造上进行分析和考量。

  在防范企业的“漂绿”行为上,一是在尽职调查过程中充分考察及评估企业是否制定可持续发展战略或应对气候变化等相关制度,是否配备相应的人员负责绿色与可持续发展的相关工作,充分识别企业的绿色风险及机遇,是否具有ESG或环境信息披露机制,有条件的机构也可考虑引入第三方进行专业的尽调;二是加强投后管理中企业应对气候变化举措的跟进及改善,以及要求相应数据的披露,全面评估企业的绿色实践程度;三是可考虑引入第三方进行绿色认证或绿色绩效评估。

  《金融时报》记者:盛世投资从很早就开始倡导ESG投资,请问这些年来有哪些在ESG理念的指引下获得了不错的投资回报的投资案例?

  姜燕:盛世投资秉承ESG投资和价值投资,希望能善用资本,用好资本,畅通直接融资通道,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推动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通过产业培育和落地实现强链补链延链,促进区域重大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实施,在实现经济效益的同时创造正面的环境与社会价值。例如,盛世聚鑫管理的徐州老工业基地产业发展基金围绕老工业基地发展特点和优势产业资源,探索生态优先、产业转型升级的绿色模式,通过财政资金撬动金融资本、社会资本的投入,以股权方式重点布局了新能源、装备与智能制造、集成电路与ICT、生物医药与大健康等领域,激发徐州重点产业活力,助力徐州产业提质增效,实现高质量发展。其中子基金之一的徐州云荷基金投资项目包括生物质热电联产、污水处理、屋顶太阳能、新能源汽车电池、电池材料、生物柴油等,预计每年可完成约200万吨二氧化碳的减排,参与每日近1000万吨工业污水处理,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表现优异。

  在湖南湘江新区,盛世湘江母基金循序布局新能源与节能环保、新材料、高端智能制造等绿色行业,构建绿色产业集群,优化产业发展环境,进一步吸引更多优质企业落地湖南,形成绿色产业发展的良性循环。在浙江嵊州,盛世基业引导被投企业陌桑高科践行ESG理念,推动企业在蚕丝质量、土地集约、劳动生产率、节能环保、乡村振兴及就业等方面实现改善和提升,进一步助力企业实现可持续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请问今年ESG投资在哪些方面会有大的进展?

  姜燕:首先,随着ESG投资理念渐入主流,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制定ESG战略与投资体系,将ESG因素纳入到投资全流程中,这也会推动更多企业采纳ESG理念。因此,ESG生态圈会扩大和丰富,专业的第三方数据公司、评级公司、咨询服务公司等也会涌现。其次,随着ESG投资探索的深入,国内ESG投资的指标体系、运作管理规范、信息披露标准等方面也会越来越完善。近期,上交所通过内部系统发布了《关于做好科创板上市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披露工作的通知》,对科创版ESG信息披露提供了更为具体的指引,明确科创板公司应在年度报告中披露ESG相关信息,并视情况单独编制和披露ESG报告、社会责任报告、可持续发展报告、环境责任报告等文件。相信今年会有更多的企业尤其是上市公司进行ESG信息披露,披露质量也有望提升。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