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PE/VCCURRENT AFFAIRS
PE/VC / 正文
北京创投支持方案细化 多措并举加快培育一批优质创投机构

  北京市针对创投企业的支持方案再次细化。近日,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等7部门印发《关于加快建设高质量创业投资集聚区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若干措施》)的通知,支持北京市朝阳区建设高质量创业投资集聚区,加快培育一批聚焦硬科技投资、具有较高行业影响力的优质创投机构。

  《若干措施》共15条,从“募投管退”全方位明确了对VC/PE的支持,主要包括优化创投机构落地服务、加大市区政府投资基金的引导作用、支持创投机构多元化募资、加强硬科技投资服务和模式创新、丰富创投机构投资退出渠道以及加强综合服务保障等。

  分析人士认为,《若干措施》着眼于深化制度创新,优化政策环境,加大支持力度,有助于加快培育一批聚焦硬科技投资、具有较高行业影响力和公信力的优质创投机构。

  支持创投机构多元化募资

  2021年,私募股权一级市场募资有所回暖。投中研究院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11月,新设基金数量和规模分别与2020年全年相比提升30%至40%,多只主题型百亿元级基金新设。

  不过,作为直接融资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发达国家成熟市场相比,我国私募股权融资占比不高。为此,监管层多次强调,要加大长期资本支持引导力度。《若干措施》再次提出,要积极引导社保基金、保险资金、理财资金与优质创投机构、政府投资基金合作,聚焦本市科技前沿和硬科技领域开展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若干措施》也给出了更为具体的利好措施,对参股创投基金、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S基金),符合相关条件且实际出资金额在3亿元以上的社保基金、保险资金和理财资金,北京市科委、中关村管委会分档给予风险补贴支持;实际出资金额在3亿元至5亿元的,给予不超过500万元风险补贴支持;实际出资金额在5亿元至10亿元的,给予不超过800万元风险补贴支持;实际出资金额在10亿元以上的,给予不超过1000万元风险补贴支持。对创投基金在朝阳区注册的,朝阳区给予同比例配套资金支持。

  在创新募资投资模式方面,《若干措施》提出,探索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依法依规在朝阳区设立专业投资子公司,聚焦北京市科技前沿和硬科技领域,开展不以债转股为目的的股权投资、直接投资等业务。支持银行探索创投类贷款模式,围绕创投基金募资、投资等方面,开发相适应的创投类贷款产品体系。鼓励各类养老金、保险资金等长期资本依法依规扩大权益投资比例,探索社保基金、年金依照国家有关规定开展权益类投资试点。

  创投机构发债融资也是补充资本的重要渠道。2021年3月9日,深创投就曾在深交所发行了首单15亿元科技创新债,募集资金将用于支持科技创新企业高质量发展。此次发布的《若干措施》也表示,支持创投机构发行创投专项债务融资工具、双创债等用于企业股权投资。

  加大硬科技投资服务模式创新力度

  私募股权投资在支持高科技企业发展中扮演着重要作用。为加快组建前沿硬科技创投基金,《若干措施》提出,对符合北京市政策导向、聚焦原始创新投资、由顶尖投资人管理、基金总规模不低于20亿元、存续期不低于10年的创投基金,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出资比例最高可达到子基金总规模的50%,市区两级政府投资基金合计出资比例最高可达到子基金总规模的60%。

  《若干措施》支持开展早期硬科技投资,并提出建立由北京市高新技术企业、专精特新企业、金种子企业、四板挂牌企业等组成的硬科技企业库,积极开展融资路演、企业对接等活动,引导创投机构在全市投资布局优质硬科技项目。推动科学家参与基金出资和决策,聚焦支持高校院所、科学家基础研究和原始创新成果孵化转化。

  此外,《若干措施》特别提出,提升大数据投资辅助作用。在朝阳区建设“科创投资大脑”,综合市场监管、税务、人才、知识产权等多方数据,建立企业图谱、产业图谱、技术路线图等,搭建信用评价机制以及投资人评价机制,为创投机构开展硬科技早期投资提供辅助服务,降低创投机构尽职调查成本。

  在加强投资模式创新方面,《若干措施》鼓励创投机构与银行、担保、保险等金融机构开展合作,积极开展“贷款+外部直投”、投保联动等综合金融服务模式探索。支持开展跨境投资,落实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试点(QDLP),升级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试点(QFLP),持续优化资本项目收入支付便利化等业务办理流程,畅通资金出入境渠道。

  丰富创投机构投资退出渠道

  在丰富创投机构投资退出渠道方面,《若干措施》提出,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并在朝阳区率先设立专属服务窗口,支持创投机构开展份额转让交易,提升创投基金流动性。《若干措施》还支持社会资本发起设立私募股权二级市场基金(S基金)、并购基金等,面向创投基金或投资项目受让二手份额或股权,拓宽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退出渠道。

  自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以来,我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退出渠道不断拓宽。不过,随着国内私募股权一级市场的迅速扩张和监管的日渐趋严,以IPO为主导的退出机制难以满足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对多元化退出渠道的诉求,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的作用日益凸显。

  2020年12月,北京股权交易中心率先开展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一年多以来,北京份额转让平台已经完成了12笔份额转让交易,规模达10.41亿元,储备项目规模超过400亿元;完成了8笔基金份额质押登记业务,规模达7.961亿元。2021年12月,中国证监会批复同意在上海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份额转让试点,份额转让试点将依托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开展,上海成为继北京之后第二个获得批准开展S基金公开交易的城市。

  有多位创投界人士表示,建议国家加大对S基金市场支持力度,引导市场化母基金、政府引导基金、险资和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成为S基金的主要参与者,S基金也将成为股权投资LP退出的重要途径之一,特别是鼓励S基金与当地人民币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合作,实现市场化高效运作,助力产业升级和新兴产业发展。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