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PE/VCCURRENT AFFAIRS
PE/VC / 正文
长沙“吸金”正盛 网红城市叠加新消费机遇吸引资本纷至沓来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一代伟人毛泽东在《沁园春·长沙》的开头,写下了这句气势磅礴的诗句。而如今,再想起长沙这座网红城市,茶颜悦色、文和友等新一代消费品牌首先跃入脑海。

  借助短视频的广泛传播,长沙等网红城市的形象从书本走进现实,多年来一直是游客争先打卡的地方。而一个城市变成网红之后,首先到来的是游客,紧随其后的就是资本。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长沙在电商、餐饮、美妆医美以及无人便利店4个细分赛道披露融资金额高达236.51亿元,占过去5年来新消费融资总金额的68%,远超2020年全年。

  不仅是长沙,成都、重庆、西安、杭州等城市都依靠各自的特色跻身新一线城市,对游客和资本都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有投资人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消费具有长周期趋势。在我国产业结构重心不断向第三产业转移的今天,拥有了消费,就是拥有了发展的方向。

  长沙吸引新消费投资成绩斐然

  “现在长沙是中国的第一大网红城市。”日前,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如此表示。借助互联网的广泛传播,这些新一线城市近年来在吸引游客和资本方面成绩斐然。

  投中研究院发布的今年上半年投资数据显示,湖南以44起投资案例跻身前十,排名第十位,在投资规模上以16.27亿美元排名第七位。而在新消费投资排行榜上,湖南以5起投资交易、1.07亿美元的投资规模排在第五位,其在新消费领域的投资规模比北京的1亿美元还略胜一筹。

  具体来看,企查查数据显示,2021年1月至7月,长沙共有7个新消费项目获得12次融资,其中,社区团购品牌兴盛优选以3次融资夺得榜首,腾讯投资两次参投。而在5月,长沙本土热卤品牌盛香亭获得腾讯入股。就在8月中旬,以“餐饮+文创”闻名的文和友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IDG资本、华平投资、碧桂园创投、GIC、易凯基金等,阵容庞大。

  长沙地区的餐饮消费品牌也在自我进化。墨茉点心局、虎头局等中式点心在长沙生根发芽;定位平价年轻化零食品牌的零食很忙,短短4年内门店数量已突破450家,单笔融资2.4亿元。长沙与这些新消费品牌互相成就,新品牌为长沙的网红之名“续命”,长沙也以其独特的城市魅力为这些新品牌提供成长沃土。

  近5年来,长沙地区新消费领域吸引的投资已经近350亿元。企查查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长沙的新消费领域共计发生融资58起,披露总金额超349.96亿元。2018至2019年间,被称为“长沙名片”的网红餐饮茶颜悦色以及精品咖啡品牌三顿半带头掀起融资热。与此同时,社区电商品牌兴盛优选崭露头角,融资近10亿元。

  餐饮行业投资也在向外蔓延。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长沙在电商、餐饮、美妆医美以及无人便利店4个细分赛道披露融资金额高达236.51亿元,占过去5年来新消费融资总金额的68%,远超2020年全年。

  资本助力新消费溢出成趋势

  长沙为何成为新消费的“圣地”?

  “这在很大程度上缘于新一线城市年轻人相对较强的购买力。”势乘资本合伙人谢晨星认为,房价压力较小,居民的消费能力强,再加上政府促进消费的相关政策,长沙人民的购买力和购买意愿都相对较大。谢晨星表示,正是因为长沙内需市场的增长,才能给新消费企业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使得长沙等新一线城市成为越来越多新消费企业的发源地,而长沙,正是中国众多新一线城市的一个缩影。

  第一财经发布的《40个重点城市全体居民可支配收入》报告显示,在全国TOP15个城市中,长沙是唯一来自中西部地区的城市,其余14个城市全部来自东部沿海地区;而长沙的人均消费支出高达36158元,也超过了东部沿海的青岛、天津、福州、泉州等地,仅次于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广州等地。

  长沙的“夜经济”也为长沙的新消费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消费人群。瞭望智库联合腾讯共同编写的《中国城市夜经济影响力报告(2020)》显示,长沙市位列夜经济影响力第三位,仅次于重庆和成都。相关数据还显示,近年来长沙夜消费人数年增幅高达49%以上。

  也正是由于长沙独特的条件,一些品牌还仅限于长沙,例如,茶颜悦色在长沙的密度可谓“每百米一家”,但在长沙之外,也仅有武汉可以买到。今年5月,老字号“炊烟”小炒黄牛肉才在上海开了首家分店。

  在长沙扎稳脚跟之后,一些品牌在资本的推动下,开始寻找向全国市场扩张的道路。2020年后,文和友将触角伸向广州、深圳,2020年6月,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广州超级文和友开业;2021年4月,深圳文和友开业。

  新消费与网红城市互相“成就”

  长沙是近年来中国网红城市的缩影。短视频媒体的出现,推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首批网红城市产生,成都、重庆、杭州、西安、武汉等城市的发展路径也成为“网红经济”在城市发展中的现实折射。2018年,抖音、今日头条和清华大学城市品牌研究室联合发布的《短视频与城市形象研究白皮书》显示,2018年城市形象相关视频播放量排名中,重庆、西安、成都位居前三位。

  “网红城市跳出短视频平台,所比拼的本质其实是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如人口、产业规模、经济结构、基础设施水平等。”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璐表示。

  在一定程度上,新消费和网红城市的快速发展相重合,且两者互相成就。新消费产品价格贵、热度高,且被投资人们广泛看好,这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发布的《2021中国新消费品牌增长力白皮书》显示,成立时间在5年以内的中国新消费品牌占比高达58%。而网红城市本身经济发展良好、消费活跃,也为新消费扎根提供了良好的基础。

  此外,平价精品速溶咖啡三顿半、地摊怀旧文化推崇者文和友、围绕社区进行团购的兴盛优选以及平价零食品牌零食很忙,都在强调民生与市井文化,而茶颜悦色以及墨茉点心局,瞄准的则是“新国风”这一卖点。企查查数据研究院认为,在年轻人越来越关注国潮以及自身幸福感的时代,这两点成了出圈的必备因素。纵观全国,新一线城市较好结合了市井文化与消费热潮。

  “国潮代表了新消费。在10年前,你要跟我说消费,我认为基本不用看。现在我不一定会投,但是我会关注,因为这是大的潮流。”金沙江联合资本合伙人潘晓峰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消费不是一个短期的、一年两年的事情,而有可能是二三十年的长周期投资机会。

责任编辑:袁浩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