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瞰冬奥】冰雪经济:让 “冷资源” 释放 “热效应”

  随着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进入倒计时,人们对冰雪的热情被大大点燃,冰雪运动正成为今年冬天旅游休闲的最大亮点。一张滑雪票指向一个消费市场,一套冰球装备蕴藏一条产业链条,一个冰雪小镇映照一种发展模式。以冬奥筹办为契机,“冷资源”的价值愈发引起重视,并释放出经济发展“热效应”。

  冰雪经济持续升温

  与冰雪运动强国相比,中国的冰雪运动起步较晚,发展时间较短。几年前,攀冰、冰壶、室内旱雪滑雪场、单板公园……这些和冰雪运动相关的名词对于多数国内消费者而言,还只是陌生的“舶来语”,但随着北京冬奥会的成功申办,冰雪运动的普及度有所提高,大众参与度也更上一个台阶。

  据央视网统计,自2016年起,公众在互联网搜索“滑雪”“滑冰”等冰雪项目的频次明显上升。除2020年受疫情防控影响外,实际参与滑雪项目的群众逐年增多,2019年参与滑雪运动的人次是2014年的两倍。

  正是大众对冰雪运动的衍生需求给冰雪产业的发展奠定了一定基础。近几年,中国冰雪产业蓬勃发展,相关企业数量呈明显上升趋势,2020年仅滑雪类企业数量就超过2016年四类冰雪企业数量的总和。随着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临近,“冰雪+”成为高频热词,冰雪经济持续升温,大众对冰雪消费的热情也被点燃。此前京东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双十一”购物节正式开始后10分钟,其滑雪品类自营订单量同比增长10倍。在天猫平台,截至11月11日凌晨1点,滑雪装备成交额同比增长超140%。女性滑雪服、亲子滑雪产品成为畅销单品,运动相机、无人机等“滑雪伴侣”也迎来销量大涨。

  冰雪装备消费市场的日益庞大也为我国冰雪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提速增效。借助冬奥会举办契机,此次张家口冰雪装备制造业乘势而上。近年来,张家口市在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同时,打造了张家口高新区冰雪运动装备产业园和宣化冰雪产业园两个重点园区,重点发展了滑雪服、滑雪板、滑雪鞋、滑冰鞋、滑冰服等个人轻装备,以及造雪机、压雪车、浇冰车、索道等重型装备,冰雪装备制造产业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

  张家口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白建海说,“为了能更好地推动冰雪企业的发展,张家口高新区还组建了国家级冰天雪地科技企业孵化器,形成了助推冰雪企业顺利成长与发展的孵化机制;成立了河北省冰雪产业技术研究院,为做大做强冰雪产业提供更好的智力支撑。”

  “冷资源”变“热效应”

  “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是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中国向国际社会做出的郑重承诺,为了让愿景走向现实,近年来,我国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政策和改革文件,释放出来的巨大红利激发了全民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也为我国冰雪产业跨越式发展提供了政策保障。

  仅2016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就接连发布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群众冬季运动推广普及计划》3个文件;2019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联合发布《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明确指出要大力普及群众性冰雪运动,广泛开展青少年冰雪运动,加快发展冰雪产业;同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中再次强调,加快发展冰雪产业,促进冰雪产业与相关产业深度融合,合理规划、广泛调动社会力量投资建设冰雪运动场地设施。力争到2022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超过8000亿元,推动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目标。

滑雪爱好者在新疆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滑雪

  与此同时,我国还实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战略,支持指导全国不同地区因地制宜各有侧重地开展群众性冰雪运动。实施“百城千冰计划”,推动群众性冰雪场地设施建设,开展群众身边赛事活动,带动更多人参与冰雪运动。在北京冬奥组委举行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遗产报告(2020)》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奥委会副主席、体育总局冬运中心主任倪会忠告诉记者,根据目前掌握的数据,截至2021年年初,全国已有654块标准冰场,较2015年增幅达317%;已有803个室内外各类滑雪场,较2015年增幅达41%。可统计参与冰雪运动人数大幅度增长,以2020至2021雪季为例,在确保疫情防控安全的前提下,全国31个省区市共184个地级市开展了超过1200场次群众性冰雪赛事活动,直接参与和间接影响的人数规模近亿人次。

  在冰雪扶持政策的加持下,产业发展环境得到了不断优化,中国冰雪运动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向纵深推进,让“冷资源”发挥“热效应”,“冰天雪地”也能成为促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金山银山”。

  高速发展仍有问题待解

  近年来,我国冰雪产业蓬勃发展,冰雪经济市场规模持续增长,但一些问题也值得注意。首先,释放冰雪经济活力需要打破季节性限制。过去受自然条件影响,冬季才能开展冰雪运动,一些常年温度较高的南方地区更是与冰雪无缘,客观上限制了我国发展冰雪经济的时间和空间。对此,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智认为,打造“全时全域”的冰雪体验产业系统,利用4个月的冰雪季做好冰雪体验度假、冰雪竞技赛会和冰雪节事活动等,利用8个月的空窗期延伸冰雪装备展销、夏季清凉会议、民宿体验度假、冰雪运动培训等,实现从“看一下”到“留下来”到“带人来”再到“经常来”的客源吸引力升级。

  其次,发展冰雪经济需要发挥地域优势实现差异化竞争。当前,大多数地区对冰雪项目的理解还停留在滑雪、溜冰、赏冰雕、看冰灯等传统项目上,偶有创新却因亮点不足未能引起关注。其实,冰雪只是一种外部场景,如果缺乏内容趣味,很容易成为空架子。与此同时,随着冰雪项目在各地推广,传统的冰雪旅游胜地如果不创新、不转型,也终将被取代。有专家表示,在同质化严重的市场中,唯有差异化才能生存并发展。那么如何让冰雪的场景形式更加丰富,内容更加饱满?这就需要管理者建设者融入更多的独特元素。如传统冰雪地区可通过注入文化底蕴提升吸引力,以原汁原味的文化旅游吸引游客,这些地区的冰雪文化源远流长,其他地区无法复制;一些具备赛事条件的旅游地区,在专业人士指导和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则可推出更加丰富刺激的高端项目,如雪地越野、雪地露营、滑雪训练营等,给予游客不同的竞技和旅游体验。

  第三,冰雪经济的长远发展还需要相应的配套服务,增加冰雪旅游附加值。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2021中国冰雪旅游发展论坛上表示,“作为异地生活方式的冰雪休闲和冰雪旅游,需要滑雪板、滑雪服、护目镜等装具装备,需要越野车、服务区、度假地的建设,也需要安全救援、交通运输等新型服务配套。”然而实际情况并不理想,他举例说就在这个冰雪季,很多从北京去崇礼滑雪的游客,由于高铁车厢不能放置装具而不得不放弃行程。因此戴斌强调,在做好冰雪旅游需求侧管理的同时,还要加强冰雪旅游供给侧的改革。各地管理者要统筹规划,通过提供旅游、住宿、饮食、康养、文化等服务,最大限度挖掘冰雪旅游价值。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