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为绿色金融打下“绿色基础”

访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行长张智富

  3月5日晚上9点,本刊记者收到了一位全国人大代表的短信,他说自己要“补课”。这位代表就是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行长张智富,而他说的“补课”,乃是因为白天记者向他提问,他没有时间回答,散会后一直想着记者的问题,晚上牺牲休息时间给记者回复。一条短短的信息,让记者看到了代表认真负责的态度。

  张智富首先回答了记者关于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问题。他说:“审议报告备感振奋和鼓舞,更加坚定了做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工作的信心。作为新时代当选的新代表,我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新思想为引领,求真务实,干字当头,做出新贡献。”

  绿色发展是五大新发展理念之一。描绘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一个重要基础是用绿色金融推动绿色发展。江西自古享有“人杰地灵”的美誉,踏进新时代,更是获批为全国首批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进一步释放了绿色金融、绿色发展的蓬勃朝气。作为江西代表团的代表,张智富也围绕绿色金融的标准化和制度化建设提出了看法与建议。

  张智富表示:“发展绿色金融是落实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布局、实现绿色发展理念的重要举措。伴随着可持续理念日益深入和绿色金融快速发展,完善绿色金融标准、建立绿色金融综合统计制度和市场化激励约束机制,作为绿色金融的基础性工作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以标准、制度促规范

  “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是做好金融工作的前提。”张智富认为,加快绿色金融标准化和制度化建设,有利于增强绿色金融工作规范性,形成良好金融秩序。

  从国际看,中国作为主要的新兴经济体,需要形成自己的绿色金融标准和绿色金融标杆制度,提升在全球环境治理中的话语权。张智富谈道,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了宝贵经验,但在上一轮全球金融治理秩序确立过程中,“中国经验”并未得到充分重视。事实上,中国在绿色金融方面已经拥有相当的领导力,牵头建立了G20绿色金融研究小组,并推动了全球绿色金融热潮,各国纷纷出台了绿色发展的目标愿景和实施路线图。

  但不容忽视的是,中国的绿色定义与国际公认的绿色定义确实存在一定的差异,绿色金融的界定标准也不够明确。以绿色债券为例,《中国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中确定的绿色债券合格绿色项目分类,多数与《绿色债券原则》和《气候债券分类方案与标准》的国际准则和标准一致,但是绿色定义仍然有一些差异,如燃煤发电、清洁煤及高效运输用化石燃料的生产等,根据中国的绿色定义,符合绿色债券要求,但几乎不被国际绿色债券市场的投资者认可。“加大对国内、国际主要标准间的共识性工作十分必要。这既可以降低国际投资者对绿色金融识别‘门槛’,帮助实现国内外对绿色金融一致性的投融资活动,更有助于中国在国际上充分展示绿色金融方面的领导能力,发挥引领全球金融治理的重要作用。”张智富如是说。

  再从国内看,绿色金融作为支持绿色发展转型、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机制,也需要加快标准化和制度化建设。特别是伴随着国内绿色金融发展,绿色金融标准化和综合统计等基础性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张智富分析说,一方面,缺乏相对统一的绿色金融标准和及时准确的绿色金融统计数据,已经成为绿色金融发展中的瓶颈制约因素。目前绿色信贷、绿色债券虽有标准但不统一,而绿色保险、绿色IPO、绿色信托、绿色认证和绿色评级等尚缺乏官方统一标准,这增加了金融机构业务管理的难度和成本。据人民银行南昌中心支行对全省33家金融机构问卷调查显示,66.67%的金融机构认为“绿色金融标准不明确”制约了绿色金融的开展,在各制约因素选项中排首位。

  另一方面,风险补偿机制的缺位也不利于调动环保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积极性。上述问卷调查中,有51.52%的金融机构将其列为制约因素,在各因素选项中排第二位。江西两家法人信托机构均建议政府在绿色信托的资本占用、保障基金、监管评级方面出台能够落地的优惠政策,建立补偿激励机制。

  以顶层设计促发展

  张智富强调:“加快绿色金融发展,应以绿色发展理念为指引,充分发挥政府的引导作用和市场机制的基础性作用,完善顶层设计,加快绿色金融标准与制度建设。”

  在绿色金融标准化建设方面,2017年6月份,人民银行、银监会、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等部门联合发布了《金融业标准化体系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将“绿色金融标准化建设”工作列为“十三五”时期金融业标准化的重点工程。在此基础上,张智富提出,应进一步强化绿色金融标准化部际统筹协调力度,加快启动成立跨部委的绿色金融标准化工作组,负责绿色金融标准化的组织和协调,根据统一管理、分工负责的原则,建立绿色金融标准常态化统筹协调机制,共同推动绿色金融重点领域标准的出台、修订、实施、推广和监督管理工作,保障标准的统一性和通用性。

  在绿色金融综合统计方面,张智富建议人民银行与金融监管部门加强沟通协作,共同研究细化绿色金融统计标准和统计口径,确保数据不重不漏,从根源上保证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借鉴社会融资规模编制基础,按照“居民原则、金融原则、合并原则、可得性原则”,联合制定涉及绿色证券、绿色IPO、绿色保险等统计标准,通过统计涵盖绿色信贷、绿色证券、绿色股票、绿色保险以及其他融资方式,按银行、证券、保险、其他融资主体分别进行绿色金融统计,并由人民银行负责汇总并表。

  张智富指出,在绿色金融基础制度安排方面,也还存在一些亟待完善的地方。他梳理了三点问题:一是金融机构开展绿色金融服务的社会责任意识有待引导。金融行业内的利益竞争,导致部分金融机构执行绿色金融政策定位不清、意识不强、标准不一。二是监管部门的激励约束政策尚未形成系统性。三是政府部门的激励约束措施不到位。包括:绿色产业发展基金和绿色担保基金缺乏规模性,绿色金融风险补偿机制缺位,企业环境信息披露不充分,区域性乃至全国性的公共环境数据共享平台没有搭建等。张智富建议,从激励和约束两个方面进行制度设计,使绿色投融资活动的正外部性和污染投融资活动的负外部性内化为投资决策的收益和成本,从而起到激励绿色发展、约束污染投资的作用。

  他进一步表示:“在激励机制上,相关部门应加快建设环境权益交易市场,健全绿色金融风险补偿机制,完善财政奖励和税收减免优惠政策,推广使用绿色评级体系,开展环境成本核算,加强环境信息共享等。在约束机制上,应建立健全绿色金融评估体系,重点从绿色金融的政策实施、机制建设、产品创新、支持效果等方面,对金融机构进行定性和定量评估并予以评级,将评级结果作为实施MPA考核、定向降准、高管履职评价、市场准入等方面的重要依据。”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