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用政策鼓励推动租售并举

——访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沈阳分行行长朱苏荣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世界”和“金融”这两个词让朱苏荣印象深刻。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沈阳分行行长,她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报告有十几处提到‘世界’,把我国发展的各项指标与世界相对标,体现了国家全面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魄力和实力。报告同时有八九处提到‘金融’,体现了金融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进程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朱苏荣说:“作为一名工作在金融系统的人民代表,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责任、使命和担当。”的确,为履职尽责,第一次参加全国人大会议,朱苏荣就带来了多份与金融工作有关的建议,努力做一名合格的人大代表。

  加快出台REITs税收政策

  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s)是一种以经营性物业为投资对象,以获取房屋租金等收益为目标的专业化金融产品。截至2017年3季度,全球共有超过850只REITs产品,市场规模达1.71万亿美元。近几年,我国也试点开展类REITs业务。朱苏荣认为:“作为国际上成熟的金融产品,REITs对我国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在朱苏荣看来,REITs有利于形成我国房地产市场发展长效机制。一方面,有利于改变房地产行业固有的经营开发模式。我国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需求通常较大,属于“重资产经营”。REITs通过将存量商品房转变为经营性物业,能够降低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沉淀和财务负担,同时形成“开发+出售+持有运营”模式,形成稳定的市场预期。另一方面,有利于促进我国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符合当前我国房地产市场逐步进入存量持有与管理为主的阶段特征。目前,我国约50个城市出台了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政策,对REITs产品需求广泛。REITs还有利于防范化解房地产领域金融风险,减少房地产企业对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及影子银行融资的依赖,形成稳定的资金来源。由于REITs产品设计和产品结构相对简单,底层资产明确,各参与方权责利划分明晰,符合当前金融去杠杆和未来金融产品及大资管行业的发展趋势。

  鉴于发展REITs有众多益处,近年来我国一直在积极试点,市场也陆续推出了一些类REITs产品和项目。截至2017年末,我国发行类REITs产品约30只,总市值近650亿元。朱苏荣表示,与国际上标准化的REITs产品相比,国内的类REITs产品结构复杂,多为私募发行,流动性差,与真正的REITs有较大差异。特别是与国际惯例相比较,我国对REITs存在重复征税现象,这是制约我国REITs发展的主要障碍。因此,当前实现我国REITs市场健康快速发展,首要问题是解决税收问题。

  从国际经验看,合理的税收体制是REITs发展的基础。朱苏荣介绍,当前,国际上对REITs的法律框架主要分为税法驱动模式和专门立法模式。前者以美国、澳大利亚为代表,在税法中明确了REITs可以享受的优惠政策和必须满足的条件。后者以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等亚洲国家和地区为代表,主要是借鉴美国REITs经验,通过专项立法对REITs的设立、结构、税收政策、投资范围、收益分配进行明确规定。无论哪种法律框架,都按照税收中性原则,规定在一定分红比例条件下,REITs分配给投资人的收入在REITs层面免征所得税。而REITs的发展一般都是在这种优惠的税收制度确定后,才有了实质性推进。

  朱苏荣建议有关部门充分认识加快REITs试点对我国房地产市场发展的重要意义,高度重视税收因素对我国REITs发展的制约和影响,尽快完善REITs税收制度,彻底解决税收瓶颈问题。考虑到我国现实情况,如果采取专项立法方式,所需时间比较长,她建议先借鉴国际通行做法,通过直接出台税收优惠政策方式加快我国REITs发展,之后再结合市场发展的具体状况,考虑推动专门立法,对REITs的设立、结构、税收政策、投资范围、收益分配等进行明确规定。在政策制定中,要合理设置税收结构,重点解决REITs重复征税问题,明确REITs监管制度要求,有效规范REITs相关机构和产品,保护投资者权益,促进市场平稳有序发展。

  制定《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

  据了解,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制定并发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2号令),将非银行支付机构正式纳入人民银行管理范围。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有243家机构获得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但随着时代发展,2号令的实施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其作为部门规章,法律层级低,规范力度有限,已不能很好地适应支付服务市场快速发展的需要。

  “支付市场环境的发展变化迫切需要在更高层次上构建统一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规定,加强对相关主体的监督管理。”朱苏荣进一步建议,制定行政法规《非银行支付机构监督管理条例》,适应新形势发展,防范非银行支付机构提供服务过程中可能产生的风险,促进市场健康规范发展,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朱苏荣谈到新法规的出台有“四个有利于”:一是有利于支付服务行业整体健康稳定发展。只有在更高层级上制定统一的监管法律法规,才能保障用户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资金和交易安全,保证第三方支付平台行业的健康稳定发展,从根本上消除第三方支付交易的安全隐患,维护支付市场秩序,保证国家金融安全。二是有利于更好地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加强对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有效保护是规范发展非银行支付机构的重要内容。通过在更高层次上制定统一规范的法律法规,建立完善的第三方支付维权机制,加大对违规行为的处罚处置力度,才能更充分、更有效地保障金融消费者在第三方支付市场上的合法权益。三是有利于增强监管合力。通过制定统一规范的法律法规,在更高的法律层面将目前分散于各职能部门的规定进行整合,能够进一步明确各部门的权责,避免“重复监管”和“监管空白”情况的出现,增强监管合力。四是有利于对各类创新进行有效监管。通过制定统一规范的法律法规,能够对当前形势下支付服务市场发展的新趋势、新特点、新问题进行有效总结,形成适合新时代发展的管理思路和措施,更好地适应对非银行支付机构的监管需要。

  朱苏荣强调,制定条例要注重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解决支付机构违规成本过低问题,提高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服务监督管理的法律位阶,加大对违规行为的惩罚力度,促进行业规范健康发展,维护市场秩序和金融安全稳定。二是注重对金融消费者资金、信息安全、知情权等方面权益的保护,切实保障客户备付金安全,同时规定未获许可支付机构退出市场的办法及相关商户和消费者保障措施。三是注重在宏观层面提升监管合力,在进一步明确人民银行对非银行支付机构进行监督管理的同时,从更高的法律层面,明确各部门的相关职责,提升各部门间的管理合力。四是注重对各类创新产品、创新服务的规律、趋势和特点的总结分析,形成对当前支付服务市场各类创新进行有效监管的长效机制。五是明确境外资本投资支付机构相关问题,主要是明确境外资本投资支付机构的政策、客户备付金的冻结与扣划、客户备付金利息的计付等问题。 

责任编辑:梁艳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