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以开发性金融助建开放高地

访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分行行长王卫东

    3月17日,渴了一冬的北京迎来一场春雪,不仅雪后的天空一碧如洗,空气中也增添几分温润的气息。

  傍晚时分,记者在内蒙古大厦见到了刚刚结束小组讨论的全国人大代表、国家开发银行重庆分行行长王卫东。一身黑色西服、几分斑白的鬓角,说起话来认真严谨、声调厚重:“作为一名新任全国人大代表,每一次审议报告、参加小组讨论都是一次学习的过程。我一直思考着如何更好履职,推动金融更多发挥职能作用。”他告诉记者。

  紧扣“两点”“两地”推动重庆发展

  从昔日的西南腹地,到如今的开放高地,既踞西部开发之利、又逢内陆发展之时,重庆市的地位与作用更加凸显。王卫东告诉记者,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加重庆代表团审议时,再次重申了对重庆“两点”“两地”的定位要求,即重庆要充分发挥好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作用,努力建设“内陆开放高地”和“山清水秀美丽之地”。

  “建设内陆新高地,其核心是‘开放’。”开门见山,王卫东认为,只有抓住“开放”这个牛鼻子,重庆才能真正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新格局。作为一位来自金融业的代表,他一直在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发挥开发性金融的优势,一步一个脚印、实实在在地做好支持重庆“开放”这篇文章呢?

  王卫东说,从向西开放来看,重庆与中东欧已建立起较为深厚的合作关系,成为中国-中东欧合作的桥头堡。中欧班列始于重庆,经过中东欧国家抵达欧洲。2017年,中欧班列(重庆)开行663班,与新开通“渝桂新”通道相连,开辟了东南亚经重庆至欧洲大亚欧陆新通道。

  从南向开放看,重庆与新加坡的经济联系也日益增强。王卫东说,“在习近平主席的见证下,我国和新加坡两国政府于2015年签署了《关于建设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框架协议》,这是中新政府间第三个合作项目。正是得益于中新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落地,重庆与新加坡在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信息通信等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广泛的合作。”

  “目前,国开行在中东欧地区和新加坡都开展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将为中东欧-重庆-新加坡合作奠定良好的基础。”王卫东表示,在中东欧方面,去年11月国家开发银行发起设立了中国-中东欧银行联合体,并由国开行在银联体项下设立20亿等值欧元开发性金融合作贷款,支持中国-中东欧“16+1合作”框架下的多边金融合作。当前,国开行在中东欧地区有力地支持了电信、产能、金融、电力等领域的项目。中国-中东欧银行联合体的成员行均为各国政府控股的政策性银行、开发性金融机构和商业银行。

  在新加坡方面,由国开行发起设立了中国-东盟银行联合体。在去年第20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上,我国宣布将设立100亿元等值人民币的中国-东盟银联体专项贷款,其中也包括新加坡,由国开行具体承办。截至2017年末,国开行在新加坡的业务主要集中在能源、船舶、航运、农业、建筑、电信等领域。

  打造中东欧-重庆-新加坡联动新格局

  “要坚定不移地围绕高质量发展,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向着重庆打造内陆对外开放新高地建设奋力前行。”在听取完政府工作报告、两高报告等6份重要报告后,对于国开行重庆分行下一步的工作部署,王卫东的思路也越来越清晰。

  “如果把重庆与中东欧的合作同重庆与新加坡的合作有机联动起来,真正形成中东欧-重庆-新加坡合作对外开放的新格局,这将对促进重庆内陆开放高地建设产生重要作用。”对于重庆如何建设内陆开放高地这一重要问题,王卫东提出形成中东欧-重庆-新加坡开放格局的新构想。

  在王卫东看来,习近平总书记对重庆提出的“两点”、“两地”定位,对未来金融服务建设内陆开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开发性金融机构,‘服务国家战略’、‘支持地方经济发展’是开行人义不容辞的使命。步入新时代,中国将以高质量发展为核心目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聚焦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我们要发挥重庆的战略地位和互联互通的独特优势,向西在中东欧地区、向南在新加坡取得突破性进展。”王卫东进一步介绍说,在政策沟通方面,要用好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领导人会晤及国家协调员会议、中国-新加坡高级别合作机制会议等渠道,探讨中东欧-重庆-新加坡更加紧密合作的可能性;在设施联通方面,对内要进一步完善渝新欧及南向大通道辐射的港口、铁路枢纽等设施,对外要支持中资企业参与中东欧国家交通设施维修保养和更新升级;在贸易畅通方面,要依托渝新欧及南向大通道开展贸易,输出重庆汽车、电子等优势产品;在资金融通方面,要基于中国-中东欧银行联合体、中国-东盟银行联合体等政策机制,不断加强多边金融合作;在民心相通方面,要搭建中外企业跨境投资与贸易洽谈会等平台,增进了解,深化相互友谊。

  “早在2005年,国开行就开始在全球‘投棋布子’,长期向海外派驻工作人员,并和当地政府以及金融机构形成了非常良好的合作关系。”王卫东告诉记者,国开行可充分发挥这些优势,根据所在国情况和客户特点,运用投行思维,主动搭建投融资模式。以中新合作为例,应以中资企业跟踪的项目为目标,与新加坡同行共同主动跟进,共同推动中东欧产业及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的运营及融资模式。

  此外,王卫东表示,可以依托中国-中东欧银联体和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开展同业合作。以中国-中东欧银联体为平台,积极开展重大项目贷款、银行授信、转贷、担保、联合融资、国际银团本外币一体化贷款等银行业务,通过提供商业信贷资金,为中东欧地区基础设施、交通、通信等领域的项目提供融资支持。与此同时,可以运用中新项目,将金融服务、航空产业、交通物流和信息通信等重点合作领域嫁接到中东欧国家,促进中东欧-重庆-新加坡三地的现代服务经济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

  最后,王卫东指出,未来国开行可结合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各项政策做出更多探索。例如,支持企业赴新加坡发行人民币债券;积极探索与中东欧国家开展人民币结算的可能性,用人民币购买中国的设备、交付服务费等。这既有利于装备“走出去”和国际产能合作,又可推动发挥人民币的作用。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