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窦荣兴:走出“上网下乡”特色化新路

  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原银行董事长窦荣兴,记者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记者曾采访过他,知道他曾主导国内城商行规模最大的合并重组,并在两年半时间内,率领中原银行创造了国内城商行上市时间的最短纪录,以及他责任担当、敢为人先的故事。“陌生”的是他作为新一届政协委员,又将如何履行职责,提出更多真知灼见。

  “使命光荣,责任重大,还有些压力。”3月4日,在经济界第一次小组讨论会后,窦荣兴向记者讲述了他第一次参加两会的感受和体会,“作为新一届委员,我们要认真履职,努力做一名新时代的合格委员,不负时代和人民重托。”

  这一下子就消除了记者的“陌生感”,对面的窦荣兴还是记者熟悉的那位金融人,充满责任担当。与这份责任在一起的,是他多次调查研究提出的饱含民意的建设性意见。

  “广袤的乡村大地,迫切需要金融活水的深度滋润。在国家引导社会资本下乡的背景下,金融机构有责任扩大‘三农’领域金融服务范围,提高农业经营规模和农业生产效率。”作为来自中小银行业的委员,窦荣兴为今年大会带来了“金融机构如何更好助力乡村振兴战略”的提案。同时,他认为,金融科技的发展,给了中小银行“弯道超车”的机遇,中小银行应乘着乡村振兴的东风,努力拓展农村金融蓝海,从“跟跑者”成为“领跑者”。

  从“跟跑者”变身“领跑者”

  “农村是金融市场的蓝海,做好农村金融服务深刻关系到乡村振兴。”窦荣兴对此坚信不已。

  现在的乡村金融服务还远远没有跟上。“其实,这个竞争不充分的市场里充满了机遇,只要做好一个小切口,深入研究,就能实现成功抢滩农村金融,从‘跟跑者’变身‘领跑者’。”在窦荣兴看来,人工智能、互联网技术、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等技术的产生和发展,对金融业是一个福音。特别是对中小银行来说,可以利用后发优势,借助新技术的应用和新商业模式的创新来超越传统银行模式,实现发展上的跨越。

  中原银行一直在这个领域进行探索创新。窦荣兴认为,“中小商业银行不应满足于通过传统技术手段建设物理网点发展模式,应走出上网、下乡的特色化发展新路。”

  所谓“上网”,就是继续坚持“科技立行、科技兴行”,结合互联网发展趋势,不断完善科技信息系统,探索互联网金融服务新模式,大力发展移动金融、线上金融,加强线上营销体系建设,提升综合金融服务能力。

  而“下乡”则是积极进行机构下沉,加快县域支行、乡镇支行、村镇银行、助农取款点“四位一体”渠道体系建设,把优质的金融服务和先进的金融产品、金融工具推广到广大县域、村镇,填补农村金融服务空白,抢占农村金融市场蓝海。

  窦荣兴说,目前中原银行已覆盖了河南省90%以上的县域,建设了37家乡镇支行,1982个村级惠农服务点,农村和县域客户近300万户。

  “在没有惠农服务点时,很多村内老年人要想领取养老金或缴费,有时需要走3公里以上到乡镇银行网点办理,现在可以直接在本村办理。”窦荣兴透露,未来三年,中原银行将实现省内县域支行全覆盖,覆盖1/10的乡和村,设立200家乡镇支行,5000个惠农网点,服务1000万农民。并且,中原银行还积极致力于实现业务线上化、网点轻量化、风控数字化,努力推进业务服务易触达、网点运营低成本和产品风控更精准,让普惠金融服务真正惠及“三农”。

  金融服务“下沉”农村

  “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3月8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深刻认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扎扎实实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好。

  “农村金融与乡村振兴是共生共荣的关系。”窦荣兴认为,支持乡村振兴金融业还可做得更多。结合调研实践,他在提案中提出了五点建议。

  “一是建议降低或取消理财5万元的资金门槛。”窦荣兴表示,随着农民家庭结余日益增多,农民对高收益且安全的投资产品渴望趋强,但受制于《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中保收益理财计划的起点金融人民币应在5万元以上的规定,绝大部分农村居民因闲余资金无法达到这个门槛而被拒之门外,与此同时,他们反而把资金转向了不正规的民间高息借贷,造成部分农村地区的金融乱象。为此,他建议降低或取消理财产品5万元的投资门槛,这不仅有利于实现农村家庭保值增值,推动乡村振兴的全面实现,而且有助于避免农村居民因缺少投资渠道而受非法集资诱惑。

  二是建议放宽支农以及扶贫再贷款实施银行范围和标准。为支持涉农、扶贫信贷投放,人民银行对金融机构开展了支农再贷款、扶贫再贷款业务,但当前再贷款发放范围仅限于农商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和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随着利率市场化进一步深入,银行发展战略不断多元化,部分城市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也通过创新多种金融服务模式支持涉农、扶贫等工作。为引导更多银行开展金融扶贫服务,他建议扩大支农及扶贫再贷款实施银行范围,按照金融机构支农及扶贫贷款的规模发放支农和扶贫再贷款,推动更多金融机构进入农村金融领域,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三是建议通过宏观审慎评估(MPA)体系进一步鼓励金融机构发展农村金融业务。为有效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提高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效果,人民银行推出了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评估体系中“广义信贷规模”指标对金融机构约束较大,涉农贷款及农户理财投资均纳入该指标统计范围内。针对部分金融机构可能在规模有限情况下更倾向于选择收益水平较高且较易营销的城区资产业务,人员配置和资金投向很难下沉至农村。窦荣兴认为,应将涉农贷款及农户理财投资单独划出,不再纳入广义信贷规模指标统计范围内,进一步鼓励金融机构发展农村金融业务,满足农村实体经济需求,提高农村金融覆盖度。

  四是建议监管部门支持乡村网点的设立,通过绿色通道鼓励金融机构积极进入乡镇、农村开展金融服务。

  五是建议加强贫困地区移动通讯网络建设,推广数字化普惠金融服务。窦荣兴认为,数字化普惠金融能够高效融入农村居民生活,实现可持续发展,极具推广价值,但是在我国的部分贫困地区,由于移动通讯网络的信号不稳定,仍然享受不到数字化普惠金融带来的便利。为此,他建议继续加强偏远地区的移动通讯网络建设,大力推广数字化普惠金融模式,使贫困地区百姓能够享受到及时的、有尊严的、方便的、高质量的金融服务。

  奋进新时代,奋进新征程。在政协大会闭幕的当天,一条“新一届政协履职!汪洋提了三点要求,留了一份作业”的微信,刷爆了朋友圈。窦荣兴也转发了这条微信,并在开头写下了“圆满闭幕,履新使命”八个字,表露了一位全国政协委员的士气与决心。

  这也让记者记住他与多位金融界委员的一个“五年之约”——在本届政协的五年履职生涯中,大家要共同围绕“金融服务乡村振兴”这一题目,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力争做专做透,提出更多有价值的意见建议,实现引金融活水促乡村振兴梦想。这一定是窦荣兴将着力完成好的一份“作业”。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