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营造金融信用生态环境

访全国人大代表、威海市商业银行董事长谭先国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围绕“高质量发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八项重点工作,居于首位的则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金融的发展离不开经济。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威海市商业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谭先国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认为,信用是市场经济的基石,更是银行业的基石,要健全信用体系,营造诚信环境,增进银企互信,降低金融活动的交易成本,鼓励银行通过自身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实体经济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终实现经济与金融的高质量发展。

  《中国金融家》:我们获悉,在本届两会上,您提交了关于加强金融信用体系建设、助推银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建议。您的主要想法和思路是什么?

  谭先国: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金融是经济运行的核心,在服务实体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自身也需要进行相应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聚焦实体经济对金融需求的热点、难点、痛点,重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金融业经营的是信用,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信用不对称,需要健全完善金融信用体系,提高对小微企业的信用积累、信用发现、信用供给、信用约束能力,降低金融活动的交易成本,提高金融供给的效率和质量,增强金融供给满足金融需求的能力。

  《中国金融家》:您刚才提到我国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发力点,就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您认为这个问题表现在哪些方面?

  谭先国:突出表现在渠道窄、成本高、门槛严、审批慢等四个方面:

  一是渠道窄。根据国际金融公司(IFC)调查结果,我国小微企业外源融资平均水平仅为9%。而且在外源融资中,根据民建中央调研情况,只有10%左右的小微企业能够从银行获得贷款。

  二是成本高。相对于大中型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风险相对较高,由于包含风险溢价等因素,融资成本相应较高。另外,如果融资过程中采用了外部增信渠道,还要支付增信机构相关费用。

  三是门槛严。小微企业一般难以获得信用贷款,大多需要提供抵质押物,但很多小微企业缺乏土地、房产等传统抵质押物,知识产权等新型抵质押物又难以获得金融机构和担保公司认可。

  四是审批慢。部分银行金融产品和业务流程针对性不足,贷款审批条件严、环节多、流程长,不能很好地满足小微企业“短、小、频、急”的金融服务需求。

  《中国金融家》: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这是一个焦点问题,也是一个老问题,长期以来未能得到有效解决。您认为这个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谭先国: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深层次原因在于信用不对称,在于信用难、信用贵,在信用积累、信用发现、信用供给、信用约束诸环节存在问题:

  一是信用积累方面的原因。大多数小微企业的成立时间较短,信用记录不足。部分小微企业财务管理不规范,信息不透明。信用信息分散,获取难度大、成本高。

  二是信用发现方面的原因。信用评级市场不规范,评级技术不完善,评级结果不够公正权威。知识产权等新型抵质押物缺乏流转处置平台,加剧“担保瓶颈”约束。

  三是信用供给方面的原因。部分银行信贷理念偏传统,过度依赖抵质押物,信用类产品开发不足。外部增信渠道不足、收费偏高、运作不规范,未充分发挥作用。

  四是信用约束方面的原因。部分小微企业缺乏诚信意识,有时甚至通过资产转移等方式逃废债务。法律环境不完善,存在“执行难”等情况,失信惩戒力度不足。

  《中国金融家》:针对以上问题,您有哪些具体建议?

  谭先国: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金融信用体系是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加强金融信用体系建设、助推银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有以下六点建议:

  一是增强企业信用意识。增强企业信用意识,是加强信用体系建设的根本支撑。针对小微企业信息不透明问题,建议由相关部门出台统一的小微企业财务制度,鼓励小微企业通过规范财务和信息公开,完善信用记录,加快信用积累,增进银企互信。通过政府补贴等形式,鼓励银行对于长期保持良好信用的小微企业,在贷款方面给予优惠。

  二是加强信用信息整合。完善小微企业征信法律体系,将民间借贷等各类债权债务关系均纳入征信范围,明确规定只有纳入征信范围的债权债务关系才受法律保护,提高征信强制力和约束力。依托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导入工商、税务、工信、商务等各类信息,建立以信用监管为核心的跨部门协作机制。依托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加快征信系统与网络资源对接,逐步建立征信云数据体系。

  三是完善外部增信措施。加快信用担保行业发展,加强政策扶持,规范担保行为,简化担保手续,降低担保成本,扩大担保覆盖,创新担保方式,引导信用担保行业回归担保增信的本源。针对知识产权、应收账款等无形资产、流动资产,加快建立相应的流转处置平台,规范其评估、登记、管理、变现等程序,扩大小微企业的抵质押资源。

  四是加大金融产品创新。引导银行加大产品创新,针对小微企业经营活动与融资需求特点,开发专业化金融产品。加强对小微企业经营数据分析,准确评估小微企业第一还款来源,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适度降低抵质押要求,提高信用贷款占比。结合小微企业的发展阶段,科学调整信贷准入门槛,加强对小微企业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

  五是提高失信惩戒力度。改进执法环境,提高司法效率,加大执法力度,着力解决“诉讼难”和“执行难”,加强对失信行为的法律制裁。推广失信“黑名单”制度,健全“黑名单”共享机制,对列入“黑名单”的失信者严厉制裁,遏制失信行为。完善失信行为“联合惩戒制度”,由相关部门对失信行为进行联合惩戒,让失信者“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六是营造诚信社会环境。在全社会范围内加大诚信宣传力度,提高各类主体对信用重要性的认识。对失信者“联合惩戒”的同时,对守信者“联合激励”,让信用变成“真金白银”。将金融信用置于社会信用的大框架之内,统筹推进金融信用、工业信用、商业信用、农业信用、执法信用、政府信用等各类信用体系建设,不断提高社会信用水平。

责任编辑:韩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