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让“改革”与“法治”并驾齐驱

访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

  “改革与法治犹如鸟之两翼,车之两轮,缺一不可。”对于金融业而言,无论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创新,促进金融资源更多流向实体经济,还是加强金融风险防控,维护国家经济安全,都离不开法治建设保驾护航。

  任何金融改革都要于法有据,更要与时俱进。阳春三月,从改革开放的前沿广州北上的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广州分行长王景武,带来了6份沉甸甸的建议和议案。这6份建议和提案中,有4份涉及金融法治建设,如积极推进支付结算法、加快修订票据法、出台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等,均与百姓的金融生活密切相关。他告诉本刊记者,这些建议的形成收纳了许多调研意见,都是大家非常关注的民生问题。阅读了这些建议,记者感受到了一位资深金融人的专业水平与人大代表的尽职尽责。

  积极推进“支付结算法”制定出台

  一份安全、高效、快捷的支付结算服务与老百姓的利益息息相关。

  “现行部分支付结算监管规定立法层次低、法律依据不足等问题日益突出,亟待改革。”王景武建议,应积极推进“支付结算法”的制定出台,推动支付结算业务健康发展,切实保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一是建立的支付结算监管体系应统一明晰。王景武建议,在制定支付结算法时,明确支付结算管理职责的划分,明确人民银行作为支付结算业务监督管理主体,构建一个统一明晰的支付结算监管体系。同时,整合管理资源,理顺各相关部门的关系,建立支付体系监管协调机制,实现对支付结算业务的科学有效监管。

  二是适用的行为及主体应据实重新界定。他建议在制定支付结算法时,根据目前支付结算业务实际,重新界定支付结算行为和参与主体,在完善传统支付业务管理的基础上,将网上银行、移动支付、自助银行、电子票据、非银行支付等新兴结算方式和结算主体纳入管理范畴。

  三是相关法律法规应协调一致。王景武建议,在制定支付结算法的同时,根据票据业务管理的实际需求,对票据法、刑法、民法通则以及相关机构的司法解释、办法、通知等进行全面梳理与同步修订,实现关联各方规范体系的协调一致,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确保票据及其他日常支付结算功能的正常应用。

  四是突出强调金融消费权益与个人信息保护的内容。王景武说,支付结算法应强调并建立健全客户权益保护机制。通过立法明确规定并保护客户在金融消费时的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等基本权益及资金安全和信息安全。同时,规定并监督金融机构健全客户投诉举报、差错争议处理和客户损失赔付机制,切实保护客户合法权益。

  五是立足国内实际与充分借鉴国际经验相结合,特别是在平衡政府监管和市场效率关系方面,在有效控制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鼓励业务创新。同时充分考虑我国支付体系发展现状、发展趋势和现有法律基础环境等因素,制定符合国情、具有前瞻性的支付结算法。

  多措并举加快修订票据法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票据实务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日益突出,特别是电子商务时代的到来,票据业务日趋电子化,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日益显现出不适应性,亟须再次修订。”王景武表示,票据法修订总体上应该坚持市场化的发展方向,符合国际通行惯例,充分考虑未来发展,为业务创新留出空间。

  一是坚持市场化的发展方向,打破票据业务发展的瓶颈制约。他建议将票据法的立法宗旨修订为:“为了规范票据行为,保护票据关系双方的合法权益,促进票据流通,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他认为,应坚持市场化发展方向,改变现行票据法中的行政管理思维,消除银行所扮演的“准行政”角色,将票据相关当事人作为平等主体对待,还原票据法物权保护的本来面目;放开对票据种类及签发主体的人为限制,充分发挥票据在市场经济活动中的重要作用,打破票据业务发展的瓶颈制约。

  二是开放票据的融资功能,促进票据市场发展。受市场内在驱动力影响,我国票据市场的融资性票据需求十分强劲。为顺应这一趋势,王景武建议根据金融国际化和票据市场发展要求,取消票据真实贸易背景限制,赋予融资性票据合法地位,发挥票据融资的积极作用,更好地促进票据市场发展。

  三是顺应信息技术发展潮流,利用现代科技促进票据流通。王景武认为,应将电子票据纳入票据法规范和调整的范畴,一方面对票据法中的票据概念进行扩充,将以电子形式表示并经数字签章认证的数据电文也作为票据的一种形式,为纸质票据和电子票据交易行为提供统一的规则;另一方面,在电子票据签章中,增加电子签名的有关内容,包括电子签名的原件形式要求,可靠性要求和生效时间、地点等。

  四是兼容国际和国内票据实践,服务经贸往来。他建议,在修订票据法时,应充分吸取国际立法的经验。特别是吸纳国际传统立法上具有的制度,如赋予纸票一定的信用职能,确认远期支票的法律效力,厘清票据基础合同关系。

  人民银行法修订具有现实意义

  “随着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不断深化,人民银行的职责也随之发生了很大变化,现行人民银行法已经不能完全适应上述变化和实际工作的需要。”王景武如是说。

  王景武建议,加快推进人民银行法修法进程,争取于2017年年底前完成修订工作。一是明确人民银行作为宏观审慎管理者、系统性金融风险监管者的地位。规定人民银行对金融体系负总责,赋予人民银行维护金融稳定所对应的管理权力。以法律的形式将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固定下来,确立人民银行在金融监管协调架构中的牵头地位。二是明确新型支付手段的法律地位。确立人民银行在数字货币发行中的主体地位,赋予人民银行设计、发行、流通管理和回收数字货币的职责。赋予数字货币法偿性,规定其可与实体货币等值流通,并细化数字货币防止伪造、变造以及发行公告等问题。三是完善货币信贷政策的决策和执行机制。明确人民银行“制定和实施信贷政策”的法定职责,增加信贷政策工具,如评估措施、差别化调节和监督管理措施等。赋予人民银行制定和执行货币政策相应的监督检查和处罚权,完善货币政策、信贷政策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金融监管的协调机制。四是完善与人民银行履职相关的监管手段。按照职责、手段和法律责任相对应的原则,扩充“直接检查权”的适用范围,简化“全面检查权”的使用程序,并完善行政调查权和行政处罚权的条文。五是明确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的职责。将国务院和人民银行“三定”方案赋予人民银行的权力以法律形式加以固定。进一步明确分支机构根据总行授权所承担的相应职责,对人民银行法第十三条进行扩充。

责任编辑:韩胜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