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强化公司治理:中小银行艰难转型发展

  2021年,中小银行改革稳步前进,兼并重组趋势愈发显现,资本补充持续推进,公司治理逐步完善。业内专家表示,这些趋势将在今年得到进一步巩固。与此同时,专家建议,中小银行未来应该聚焦本源,拓展差异化的发展空间,进一步提高精细化管理能力,在管理效率等方面寻找新的增长点。

  通过合并提升竞争力

  兼并重组是银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也成为中小银行提高风险抵御能力、解决发展短板问题的重要抓手。近两年来,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和改革重组有序推进,辽沈银行、山西银行、秦农银行和中原银行4家银行去年先后完成了新设合并,中小银行“抱团取暖”渐成行业趋势。

  从重组形式上来看,既有发展较好的中小银行通过入股或者控股方式带动发展较弱的银行,也有多家中小银行通过合并提升经营规模,增强风险抵御能力的情况。

  “在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和数字经济崛起的大背景下,不少中小银行既面临存量业务萎缩和不良攀升的冲击,又无力追赶科技化、数字化的浪潮。”苏宁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薛洪言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近几年来,中小银行的发展受到两头挤压,日子并不好过。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小银行做出合并重组的选择,是有效应对行业加速转型和市场竞争的重要决定。“中小银行通过合并重组,一方面,可以化解存量风险,增强资本实力;另一方面,在合并重组之后,中小银行可以达到一定程度的规模效应,市场竞争能力得以提升,后续的发展空间也会更大。”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可以预见,未来会有更多的中小银行合并情况出现。”薛洪言表示。多位业内专家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预测,未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引战注资的趋势会更加明显。

  但是,合并重组不是简单地“一并了之”。业内专家认为,中小银行应充分发挥智慧,积极寻求解决办法。“未来,中小银行应该进一步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建立更加良好的公司治理体制,这样才能保证合并重组能够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形成更加可持续的发展能力。”曾刚提到。

  “补血”工具不断创新

  银行的资本实力直接影响信贷投放,关乎银行支持实体经济、风险抵御的能力。相比大中型银行,中小银行拥有更为迫切的融资需求。在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利差收窄的大背景下,中小银行盈利情况不容乐观,直接影响了银行补充资本的能力。同时,资管新规实施后,不少银行出现了表外资产大量回表、不良资产暴露侵蚀资本、净息差收窄等压力,这又进一步加速了银行的资本消耗。

  近两年来,中小银行上市节奏明显加快。去年,重庆银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和沪农商行等4家中小银行上市,共募集资金160.27亿元。但相关专家也提到,能够通过上市融资的中小银行只是少数,更多中小银行将目光聚焦到了其他的资本补充渠道。

  回顾2021年,中小银行掀起了“补血”热潮,我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方式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特点。“在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近年来,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工具日益丰富,如转股型永续债、地方专项债等产品,均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压力。”薛洪言认为。

  尽管我国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势头良好,在接受采访时薛洪言也对《金融时报》记者坦言,“回归本源去看,工具创新解决的只是渠道和路径问题,无论是股权性融资还是债权性融资,资金提供方看中的始终是中小银行自身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和业绩增长空间。”可见,中小银行的改革和资本补充仍然需要持续深入推进。

  “要想从根本上改善中小银行的资本困境,还需从提高中小银行资本管理效率以及优化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市场环境入手,奠定中小银行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曾刚认为,中小银行应转变经营理念,从“规模”至上转向“质量”优先。中小银行还应处理好资本充足性和成本的平衡,强化内源性资本积累,优化银行业务结构和收入结构,利用区域优势走差异化发展道路。

  展望2022年,多位专家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中小银行在资本补充方面仍然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中小银行应从战略上重视资本补充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采取积极措施补充资本,同时,积极夯实内功,同时要做好只能依靠利润留存增厚资本的心理准备。”薛洪言表示。

  公司治理建设任重道远

  经过较长时间的改革,我国中小银行已经逐步建立起了现代商业银行的经营和风险管理制度,在支持地方经济和中小微企业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在体制机制建设等方面,中小银行仍然存在着一些缺陷,并导致了一些风险事件。

  “中小银行普遍没有上市,在信息审计和信息披露等方面存在短板,信息的不透明导致内外部监督受阻,易引发一系列潜在问题,从近几年看,关联交易领域的问题尤为突出。”薛洪言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受访专家及银行人士大多表示,当前许多中小银行面临着资产质量承压、不良率迅速攀升等问题,其根源都在于公司治理机制欠缺或不足。推动公司治理改革,是中小银行未来有效化解潜在风险、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中之重。

  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年度商业银行稳健发展能力“陀螺”评价体系评价结果,全国性商业银行的公司治理得分平均最高(84.47),城商行、城区农商行及县域农商行得分偏低。

  为此,监管部门不断强化“三会一层”履职监督和问责,严格把关股东资质,规范股东行为,并开展了“农村中小银行股东股权三年排查整治行动”。

  “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加强中小银行公司治理建设仍任重道远。”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曾公开表示。截至目前,中小银行基本都建立起了“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架构,但曾刚认为:“‘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架构存在较为突出的‘形似而神不似’问题,改革还没有产生应有的效果。”

  “从改进措施上看,应将推动中小银行信息披露的透明化、规范化放在重要位置。如果缺乏基于信息披露的内外部监督,再完善的制度都可能因不被执行而失去意义。”薛洪言表示。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