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潜在风险压力持续缓解

银行业防风险取得重大成效

  “银行业保险业风险抵御能力保持在较高水平。”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11月6日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

  今年以来,作为我国金融系统的重要支柱,银行业金融机构为更好地应对潜在风险,前瞻性地加大不良处置和拨备计提力度,有效增厚风险抵御“安全垫”。与此同时,我国影子银行治理已取得积极成效,资金空转问题明显改善,今年以来,银行业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增加有效资金供给,优化信贷投向结构,更多资金流入实体经济领域,交出了一份银行业防风险的亮丽答卷。

  处置不良贷款节奏加快

  “农行继续加大处置力度,拓宽不良资产处置的渠道,充分运用拨备资源,消化不良资产综合使用核销清收、批量转让、债转股等手段,做到应核尽核,应处尽处。”农行行长张青松在该行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

  前瞻性地评估潜在风险、加码处置不良贷款,是今年银行业扎实推进防风险的一项工作重点。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前三季度,银行业处置不良贷款1.7万亿元,同比多处置3414亿元。

  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为下一阶段银行化解风险储备了动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84万亿元,不良贷款率1.96%。值得关注的是,银行关注类贷款连续两个季度占比下降,较年初下降25BP至2.66%,下行幅度大于不良率的上升幅度。分析人士预计,随着处置加快,银行资产质量端已进入底部改善通道。

  “三季度资产质量边际修复,不良率上行幅度收敛。结合先行指标看,关注类贷款延续双降趋势,反映监管引导做实资产质量下不良加快迁徙,潜在不良压力持续缓解。” 华西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刘志平表示。

  中金公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帅帅预计,基于银行年内稳健的拨备前利润增长、同比显著加大的拨备计提和核销处置以及宏观经济复苏趋势向好,2020年是本轮银行净不良生成率和信用成本高点,资产质量端已经进入改善通道。

  业务回归本源聚焦实体

  央行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1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43万亿元,同比多增456亿元。同时,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1042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减1316亿元。

  对于这“一升一降”,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反映了资金空转问题明显改善,更多资金已流入实体经济领域,是近年来我国影子银行治理发挥积极成效的重要体现。

  近几年来,银行按照监管部门要求,整治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理财产品期限错配程度和杠杆率整体下降,来源于同业的资金规模和比例持续下降,刚性兑付、以钱炒钱、资金空转现象明显减少,风险得到有效控制并逐步缓释。

  数据显示,自2017年集中整治以来,影子银行规模较历史峰值压降约20万亿元,今年上半年,同业理财较历史峰值减少90%,银行保本理财余额、嵌套投资的理财产品规模较资管新规发布时分别减少62%和31%。

  经济稳则金融稳,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重中之重还在于服务实体经济。今年以来,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增加有效资金供给,优化信贷投向结构,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加大让利和服务实体经济力度。根据银保监会披露,前三季度,21家全国性银行服务收费减费让利1873亿元,预计银行业今年全年可实现减费让利3600亿元左右。同时,目前金融机构已对超过3.7万亿元企业贷款本息实施延期,加大对民营、小微企业等薄弱领域的支持力度,21家全国性银行落实小微“两禁两限”政策减免212亿元,支持企业复工复产和个人抗疫减免233亿元,主动减免市场调节价服务费用316亿元。

  持续推动公司治理现代化

  “真正实现浴火重生,站上高质量发展的新起点。” 在日前召开的银保监会例行发布会上,恒丰银行行长王锡峰这样形容该行近年来的变化。恒丰银行积极推进改革重组,目前已完成前两步,前期积累的风险基本得到化解。

  良好的公司治理是金融机构稳健发展的“压舱石”。以恒丰银行为例,经历股权重组后,通过老股东缩股、地方政府注资、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等措施,注入了1000亿元的股本资金。

  “在现有股东中,既有中央汇金公司、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这样的国家级、省级的专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也包括大华银行这样具有国际视野的战略投资者。这种股权结构既能保证决策的专业性和统一性,也能发挥较好的制衡作用,有效约束控股股东行为,防止控股股东不当干预机构经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

  其他一些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改善股权结构和规范股东行为方面也进行了探索。杭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陈震山此前在银行业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杭州银行成立以来,先后通过引进境外投资者、发行上市、定向增发等方式,初步构建了包括国有资本、境外资本、民营资本、专业机构投资者以及社会公众资本在内的多元股权结构,股权结构呈现“小集中、大分散”的特点。

  完善公司治理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加强中小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仍任重道远。从现实情况看,部分中小金融机构仍存在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公司治理机制失效,资产负债基础原本就较为脆弱,叠加疫情对于资产质量的影响,风险可能持续积累。

  以公司治理为抓手,完善现代金融企业制度,仍是下一阶段深化金融领域关键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日前,银保监会印发《健全银行业保险业公司治理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总体目标是力争通过3年时间的努力,初步构建起中国特色银行业保险业公司治理机制。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