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观点CURRENT AFFAIRS
观点 / 正文
建设“以银行为主,其他渠道为辅”的特色财富管理行业生态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居民财富实现了较快增长和积累。当前我国步入推动共同富裕的新发展阶段,需要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其中金融资产的保值增值具有重要意义。在推动建立有效的资本市场的同时,也需要建立多元的财富管理生态。借鉴成熟市场经验,结合中国行业发展现状,可以更有效地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财富管理行业生态,促进财富管理市场的有效运转。

  一、我国财富管理市场以银行为主要渠道

  从产品规模和人群覆盖面来看,我国财富管理市场主要由银行理财产品和公募基金组成。2020年末中国资管产品总规模101万亿元,其中银行理财26万亿元、公募基金20万亿元,为规模最大、门槛最低的两个资产类别。而银行理财产品和公募基金均以银行为主要销售渠道。

  根据《理财公司理财产品销售管理暂行办法》,现阶段银行理财公司理财产品只允许理财公司和吸收公众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销售机构。截至2021年6月末,6137万个人投资者合计持有22.9万亿元银行理财产品。在公募基金领域,银行也承担主要的销售渠道角色。根据基金业协会2021年三季度的数据,非货币公募基金保有量为14.5万亿元,前100家代销机构保有量合计占53%,为7.66万亿元,其中,银行/独立销售机构/券商保有量占比分别为54%/32%/13%,银行占比超过一半,仍是核心渠道。截至2021年6月末,约2亿个人投资者合计持有7.1万亿元非货币公募基金。

  二、海外成熟市场财富管理行业生态更多元化、多层次

  为了探寻中国财富管理市场的发展趋势,海外发达国家相对成熟的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经验提供了借鉴的范本。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基于其历史和本国特点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财富管理市场。以美国为例,其成熟的财富管理市场背后是多元和多层次的生态体系。美国财富管理市场有多类金融机构参与市场竞争,如银行、投行、投顾机构等,其中注册投顾公司数量超过3万家。

  公募基金是美国财富管理市场的核心产品,2020年末约45%美国家庭持有公募基金,占个人金融资产比重约21%。美国公募基金目前以税优养老账户渠道为主,其他渠道为辅,构建了多元化、多层次的财富管理生态。在90年代共同基金进入成熟阶段,401(K)和IRA计划两者共同组成税优养老账户,是投资者购买基金的主要渠道之一,为财富市场注入了长期稳定增长的资金。自90年代中期,基金公司直销与专业顾问渠道占比相对稳定,税优养老账户占比持续上升。2020年超过83%投资者通过税优养老账户投资公募基金,而通过专业顾问和直销渠道投资公募基金的投资者比例分别为47%和31%,部分投资者通过多渠道购买。

  除税优养老账户外,其他渠道呈现多元化的特点。2020年美国家庭主要通过以下4大税优养老账户之外的渠道购买共同基金,全牌照券商占26%、独立理财顾问占22%、折扣券商占21%、银行占17%。美国的经验表明,成熟的财富管理市场生态是多元和多层次的,客户在选择投资渠道时,会秉承着“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思想。

  三、多元化生态对提升财富管理服务水平发挥重要作用

  多元化财富管理生态下不同类型渠道激烈竞争,是美国财富管理行业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各渠道基于各自特有的商业模式、资源禀赋,持续改进对客户提供的财富管理服务。以下从时间维度,分析美国财富管理行业生态多元化发展背后的重要推动力。

  阶段一:1980-2000年,免佣基金逐步成为主流,“折扣券商”的兴起大幅降低了投资公募基金的渠道费用。

  1980年美国公募基金销售费率为149bps(申赎费用),高额的销售费率侵蚀了投资者实际获取的收益,销售渠道也出现引导客户频繁申赎的问题。1977年免佣基金的推出,使得渠道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虽然1980年12b-1收费模式(销售服务费,由基金按持有期和年化费率向渠道支付)诞生和普及,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前后端收费的下降,2000年公募基金整体销售费率仍降至46bps(其中22bps为12b-1收费)。渠道费率的下降和税延养老账户的兴起,共同推动持有美国公募基金家庭比例从1980年的5.7%快速提升至2000年的49.0%。

  伴随免佣基金的兴起,美国公募基金渠道出现了 “折扣券商”新模式,财富管理行业生态更加多元。以美国著名折扣经纪商嘉信理财为例,其于1992年依托互联网平台创建了第一个一站式基金销售平台—“OneSource”,集聚了市场主流的公募基金,逐步开始完全不收取前后端及交易费用。根据美国投资公司协会(ICI)的测算,到1999年末“折扣券商”平台上的基金资产规模,占当时全市场基金净值的比重迅速提升至超过6%。

  阶段二:2000年以来,销售费用率的大幅下降,迫使专业顾问渠道从“客户-渠道-产品”的“卖方销售”转变为“客户-投资顾问-产品”的“买方投顾”模式。

  相较于按客户交易行为收费的“卖方销售”模式,“买方投顾”模式下投顾的收入与管理资产规模挂钩,与产品的买卖交易脱钩,投资顾问和客户的利益绑定更牢固,解决了行业痛点,为美国财富管理市场蓬勃发展打下坚实基础。投顾在《投资顾问法》要求下,需要满足对委托人的信义责任(忠实义务和注意义务,duty of loyalty and duty of care),将客户的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其中忠实义务要求投顾对利益冲突进行有效管理。属于忠实义务的最佳交割义务要求投顾对客户做的每一笔交易在当时情境下对客户是最有利的。在这样的行业制度的引领下,美国财富管理行业出现了许多健康的变化。第一,投顾为了帮助客户降低财富管理成本,促进了被动产品的兴起和基金管理费率的持续下降。美国指数公募和指数ETF占非货基金比重从2000年的19%提升至2020年的40%。指数权益型公募基金2020年管理费率仅0.06%,不到主动管理类权益型公募基金管理费率0.71%的10%。第二,投顾为了帮助客户实现长期资产保值增值,“追涨杀跌”等频繁交易行为得以控制,这推动了美国公募基金换手率的下降。美国权益型公募基金换手率从1985年的接近80%,持续下降至2020年的30%左右。近年来,注册投资顾问渠道的市场份额在持续提升。

  回顾过去40年美国财富管理生态的发展,在传统经纪渠道为主的基础上,涌现了比拼渠道费率的折扣券商模式和比拼用户服务的投顾渠道模式。美国财富管理行业生态整体多元化、多层次的发展趋势背后是持续不断地为客户创造价值,多元生态下各参与方激烈的竞争推动了美国财富管理行业的蓬勃发展。

  四、“以银行为主,其他渠道为辅”的多元生态是我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美国丰富的财富管理行业生态经历了从单一到多元的过程,从以传统经纪商为主,逐步过渡到养老账户、传统经纪商、投顾、折扣券商共存。这对于中国市场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根据供需两端特点,参考成熟市场经验,我国应持续坚定地发展多元化、多层次的财富管理行业生态,这也是财富管理市场进一步蓬勃发展的重要基础。

  从需求端来看,我国居民理财需求差异较大,需要多层次的服务生态。不同理财客群的风险收益偏好、风险承受能力、资金使用周期等不尽相同,形成了不同层次的需求和细分市场,需要具有不同竞争优势的财富管理机构提供多层次的服务。目前,我国仍然有许多大众客群的财富管理需求未能得到满足,需要全市场多元化的机构共同协作提供服务。

  从供给端来看,我国已形成“以银行为主,其他渠道为辅”的多元财富生态。我国银行渠道整体综合实力最强,拥有最全的产品供给和线上线下全渠道优势,已通过多年的线下服务建立起较高的客户信任度。券商渠道依托研究部和数万名持牌投顾,已建立起较强的专业化服务能力,形成了差异化竞争优势。同时,借助股票首次公开发行,券商渠道天生拥有上市公司大股东证券账号作为财富管理的基本盘。而以互联网渠道为主的第三方渠道,凭借“客户第一”的用户体验,极大地提升了财富管理业务的普惠性。

  为更好地建设我国财富管理市场,笔者提出以下两点建议。第一,建设具有我国特色的财富管理行业生态,在以银行为主渠道的基础上,引导行业多元发展、良性竞争,尤其鼓励以客户价值创造、真正实现客户财富保值增值为目的的业务创新。第二,引导鼓励财富管理业务以投顾形式独立向客户收费,使财富管理机构与资管机构解绑,真正站在客户立场,实现客户财富的保值增值。

  (作者为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