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对话CURRENT AFFAIRS
对话 / 正文
大力发展中小银行 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
访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闫冰竹
  连任两届,履职近十年。在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闫冰竹的履职路上,中小企业和中小银行的生存与发展,一直是他心系的重点。
  今年两会上,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闫冰竹就如何大力发展中小银行、不断优化银行分类监管模式、进一步激发金融体系竞争活力以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等经济、金融领域的焦点问题再次建言献策。
  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中,闫冰竹表示:“构建多元化、市场化金融体系,更有助于降低金融企业客户集中度和风险隐患。要大力发展中小银行,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激发经济的创新创业活力,通过‘鲶鱼效应’,激发金融市场活力,这也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
  记者:您如何看待和分析未来的金融风险形势?商业银行应如何应对风险、守住风险底线?
  闫冰竹:近年来,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向纵深推进,一方面经济保持了平稳向好的态势,另一方面改革转型的难度也在加大。特别是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部分领域、产业和地区加快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清理“僵尸企业”,给银行业信贷资产质量带来一定压力。
  与此同时,随着金融业混业经营的不断深化,不同金融市场之间的联结加深,机构之间的业务关联性增强,金融风险跨行业、跨市场传染的可能性增大。特别是随着现代信息和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国互联网金融发展迅猛,新型机构不断涌现,在推动金融创新、拓宽融资渠道的同时,也带来一些新的风险隐患。
  对此,我认为严守风险底线要从几个方面入手。
  从整个金融体系而言,构建多元化、市场化金融体系,更有助于降低金融企业客户集中度和风险隐患。要大力发展中小银行,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激发经济的创新创业活力,通过“鲶鱼效应”,激发金融市场活力,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应有之义。
  从金融监管而言,要防范金融风险,高效能的金融监管无疑具有根本意义。为此,要坚持宏微观审慎并重原则。微观审慎监管关注的是单个金融机构,考查的是资本充足率、流动性、不良贷款率等微观指标,防范的是个体风险;宏观审慎监管关注的是整个金融体系及其与实体经济的关联度,考查的是资产价格、信贷总量及机构杠杆率等宏观指标,监管重心在于整个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体系,防范的是系统性风险。此外,要完善纵向和横向联动监管机制,进一步建立健全信息共享、交流沟通和监管协调联动机制,制定协同监管应急预案,提升风险监管能力。
  从金融机构而言,应进一步深化金融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坚持对资本监管、让市场选人,从制度层面完善公司治理机制,强化风险治理能力。通过“轻资本”、“轻资产”等战略,加快经营转型,消除周期性和结构性风险隐患;通过树立全面风险管理意识,完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积极引入或自主开发新型风险计量工具、模型和平台,多渠道化解处置存量不良资产,实现金融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记者:2017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入深化之年,在进一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工作中,您认为中小银行该如何作为?
  闫冰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解决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提质增效问题的关键所在,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着眼我国经济发展全局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战略部署,是实现由低水平供需平衡向高水平供需平衡跃升的必由之路,为金融业未来发展指明了前进方向、开辟了广阔空间。
  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之年。建议在金融体系层面,大力发展中小银行,这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战略创新层面,提升综合金融能力,这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效抓手;经营管理层面,重塑资产负债管理,这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课题;未来发展层面,重视金融品牌建设,这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新的形势下,中小银行更加需要坚持定位、深耕市场,将有限的资源专注在擅长的领域,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部位,要紧紧围绕“五位一体”和“四个全面”总体战略布局,贯穿“一条主线”:坚持稳中求进;围绕“两个核心”:加快经营转型,强化风险管理;把握“三个重点”:业务创新、资本管理、流程再造;强化“四大保障”:科技引领、人才建设、文化传承、加强党建,最终实现自身经营质效提高与地方经济转型升级良性互动的要求。
  记者:结合您在银行体系工作多年的经验,您对于中小银行未来转型发展有何期待与建议?
  闫冰竹:当前,全球经济金融治理结构正处于新一轮深度调整过程中,中国经济步入动能转换、结构转型、模式重建的新常态。同时,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为主要代表的技术“新突破”蕴含颠覆式变革的历史机遇。
  新时期,中小银行应坚持以创新驱动、行稳致远、轻型绿色、开放合作、普惠共享的发展理念,主动拥抱大趋势、积极融入新时代。
  顺应市场化潮流,打造创新驱动的未来银行。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提升全产业链服务能力,满足新经济提出的金融需求。深化子公司制、事业部制、专营部门制改革,持续释放改革“红利”。探索智能化模式。加强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前瞻研究和深层应用,探索全程响应、智慧交互的全景式智慧金融模式,搭建专业协同、跨界融合的金融生态圈,在颠覆式变革中抢占制高点、掌握主动权。
  把握可持续内涵,打造行稳致远的未来银行。牢记“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的原则,把握好规模速度与质量效率的平衡。一方面,加强全面风险管理体系建设,完善覆盖全流程、全业务、全产品的风险监测、计量和控制机制;另一方面,加强信用、市场、流动性、操作、信息科技、声誉等风险综合治理,让稳健发展成为首要经营理念和文化基因,为行稳致远保驾护航。
  加快高端化升级,打造轻型绿色的未来银行。适应资本约束常态化,尽快摈弃高消耗、低效率、单纯追求规模与数量扩张的外延式发展方式。通过从资产持有向资产管理转型;通过从“重资产”经营向“轻资产”经营转变降低资本消耗;通过客户、渠道、业务结构的持续优化,打造一张“低杠杆、轻资本、快周转、高回报”精致生动的资产负债表。
  融入全球化格局,打造开放共赢的未来银行。从国际格局来看,要围绕开放战略,拓展跨境服务网络,提供“本外币、境内外、离在岸、投商行”的一体化跨境金融服务。从行业视角来看,要加强与金融同业、科技企业等外部伙伴的合作,从生态体系和生命周期角度为客户提供一揽子、订制化、高附加值的综合金融服务,形成客户共享、渠道共建、产品互通的联动发展新格局。
  践行普惠型理念,打造百花齐放的未来银行。“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小银行是多层次金融体系的重要力量和活力源泉,然而我国金融供给还远远不足。建议从国家战略层面,把大力发展中小银行作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经济转型的战略举措,让普惠金融、小微金融、社区金融、消费金融、绿色金融百花齐放,进一步提升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渗透率和可获得性,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金融的力量。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