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打造特色竞争力是转型题中应有之义
访昆仑信托董事长王增业

  作为中国石油集团旗下的金融公司,昆仑信托具有其独特的股东优势和产业优势。在近年来的转型过程中,昆仑信托有哪些相关实践,对信托行业未来发展有何展望?就转型等相关话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昆仑信托董事长王增业。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公司近年来都在谈转型,您认为什么才是成功的转型?转型难在哪儿?

  王增业:我进入信托行业的时间短,在行业内外有深度的学习交流有限,同时也赶上了一些公司出现风险事件。所以,只能在有限的思考范畴内应对转型、探索转型。转型,在整个行业已经提出了多年,真正进入转型发展周期也超过4年了,但是受各种因素影响,其间有些机构转型成功,有些机构则转型失败,更多的同行则是在传统路径依赖和转型路径选择上挣扎,不得要领。

  个人认为,信托业转型最大的阻碍,来自于全社会对信托制度、信托公司功能定位、信托业发展方向和配套监管体系等基础要素,始终没有形成共识。“信托”,就字面意思而言,可以理解为“因信而托”,实质上是一种权利转移的习惯性或制度性安排,它的本意比金融的内涵大得多。因此,要规范、健康地发展这一行业,仅有金融监管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全社会对信托制度提供更加全面完整的法律监管及保障,目前看,国内有关信托行业的法律法规资源保障还是较为滞后的。

  其他方面,包括对具有金融属性的某些信托业务监管趋严,叠加宏观经济等外部环境带来的压力,加大了转型发展挑战。

  成功的转型,需要监管者的睿智和从容,需要从业者观念的转变、专业和技能的提高,需要信托机构重新梳理功能定位和发展方向,认清自身优长和短板,从而在细分领域形成特色化、专业化竞争力,实现金融“红海”中的错位发展。这方面,我们正在负重前行。

  《金融时报》记者:就昆仑信托公司的转型而言,这些年做了什么,您感受较深的是什么?

  王增业:去年以来,我们积极主动回归信托本源,服务实体经济,投身到“双碳”目标背景下的新能源、新材料、新技术、新业态和绿色金融这一新的“赛道”中。公司“十四五”规划明确提出,要以产业金融为基本定位,以能源特色信托为发展方向,以“专精特新”为服务目标,围绕中国石油集团庞大的能源化工产业链、生态圈以及专业、技术和市场优势,寻找商机、拓展市场、提供服务,在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新业态上布局、深耕,实现“三新一绿”,即新能源、新材料、新业态、绿色金融战略转型和高质量发展,努力打造具有能源特色的一流信托公司。

  同时,针对行业传统业务中存在的为规避监管而设计的结构复杂、难以穿透监控、风险隐患多等问题,我们提出要做“阳光信托”,以“阳光心态”提高思想格局,提高境界站位,依托产业优势,拓展“阳光商业模式”,做“靠得住”“信得过”“想得通”“看得明”的业务。特别是,公司下一步要加快推进公司治理阳光化、企业文化阳光化、政治生态阳光化、改革转型阳光化等“四化工程”,来实现脱胎换骨的转型改造。

  昆仑信托作为中国石油集团旗下的金融公司,有独特的股东优势和产业优势,完全可以在产融结合领域拓出一片疆土。过去忽视了“产融”这一“根据地”,资源过多投向了社会化的非标债权领域。近两年我们配合监管政策主动大规模压降该领域投资,集中资源、聚焦于拥有特色优势的“产融”业务,取得了较好的社会影响力和经营效益。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打破刚性兑付?

  王增业:打破刚兑其实是对信托公司和行业的保护,是对风险责任的区分和划定,是“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本意。但在实际执行中,情况比较复杂,还需要更深入地分析研究与区别对待。比如,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由于缺少对信托公司推荐项目的专业判断,大都处于“盲从”状态,习惯了“跟风赚钱”,一旦项目出险,信托公司宣布延期支付,这类投资者往往心神不定,会联合各种力量施压,导致信托公司难以招架。

  所以,风险与责任的划分、投资者分类与选择、信托风险教育与合规管理以及向公开市场开发产品、产品净值化管理转型等,这些繁杂细致的工作,都给习惯于“奔跑”的信托公司提出了挑战。昆仑信托在行业内体量还小,这方面压力不大,今后会更加重视投资者匹配与投资者教育这两个问题。

  《金融时报》记者:对于行业未来发展怎么看?

  王增业:信托行业的转型,其实也是中国金融行业转型的一个缩影,它不可能像产业升级“腾笼换鸟”那样快速,不只是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而应该放到更长远的、支持服务实体产业转型升级这个国家战略目标中去思考、规划和设计。

  回归到以受托人为中心,忠实于受托人意愿和利益,我们仍然而且必须考虑到信托公司的金融机构属性和使命职责。所以,对信托公司而言,在委托端可以形形色色,可以设定最低门槛,但是在资产出口、在资金用途上,资本市场、证券市场只能是资产组合的一部分,而更多部分应该通过不同的结构设计,以最低成本、最高效率流向实体经济,流向国家和社会发展最需要的地方。我们也呼吁监管政策进一步抑制行业曾经的投机盛行、短期行为严重的不良行为,给予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机构更多创新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