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严守风险底线以创新谋求发展空间

访华鑫信托总经理朱勇

  在大资管的竞争格局下,信托行业结合自身优势寻求转型之路,各家信托公司都呈现不同的特点。就转型发展话题,《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华鑫信托总经理朱勇。

  《金融时报》记者:今年是资管新规正式实施之年,您如何看待当前信托行业的发展环境?

  朱勇:随着资管新规全面实施,信托业步入新的发展阶段。遵循资管新规这一基础性制度安排,信托业既面临一些机遇,也面临严峻挑战。

  当前,在经济结构调整期及金融去杠杆周期叠加的压力下,信托行业风险正在加速暴露。一方面,防范金融风险、稳定发展基础、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守住合法合规经营底线成为当前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另一方面,回归信托本源、优化业务结构、以创新谋求发展空间,成为信托业亟需解决的新问题。

  在大资管的竞争格局下,信托行业需立足自身发展优势,扬长避短,充分利用信托制度优势,找准自身的定位,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提升对资金资源的优化配置能力,打造专业化财富管理团队,推进信托产品的创新发展,共同推动信托行业的高质量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在转型过程中,您认为信托公司着力把握的方向或主要发力点何在?

  朱勇:首先,立足服务实体经济本源。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行业资源经验,灵活使用股权、债权等多样化金融工具,提供专业化金融整合服务,开展股权投资、投贷联动等多元化服务,引导社会资金投资,充分发挥行业在资金配置中的特有优势,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促进信托行业高质量发展。

  其次,优化资产配置能力。充分发挥信托投向灵活的优势,跨市场进行大类资产配置,依靠自身的主动管理和业务集成能力,贴近投资者需求,构建不同收益风险特征的产品,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财富管理方案。契合资管新规要求,大力开展标品业务,把握资本市场发展机遇,开发设计出更多符合客户资产配置需求的证券投资信托产品,提供丰富多元且专业化的资产配置服务。

  再次,开展服务信托和公益信托。探索以受托服务为核心的服务信托,逐步拓宽信托服务领域,在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企业年金信托、养老信托、消费信托等方面积极开展业务,在财富传承、福利保障、消费升级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深入社会民生场景,更好地满足客户多元化要求。此外,可以在公益信托方面加大宣传力度,通过与慈善组织等公益机构积极合作,深化公益信托的社会效果。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华鑫信托转型的主要抓手是什么?如何实施?

  朱勇:信托业转型可谓是“危机并存、危中有机”。华鑫信托不断调整业务结构,加大创新力度,在业务转型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一是巩固优化传统业务基石,大力推进标品业务。自开业以来,华鑫信托总计服务企业客户6000余家、个人客户3万余人,累计分配收益超1200亿元,拥有深厚的客户基础和全面有效的风险控制管理体系。近年来,公司不断优化调整传统业务,深度挖掘现有客户的多层次、多样化需求,实现一二级市场联动开展标品业务。同时,将公司在传统业务方面积累的市场认知、产品设计、投资管理、风险防控等综合能力与优势,逐步扩展到标品领域。2021年,公司标准化债券投资业务同比增长167%,资产证券化规模同比增长361%。

  二是积极拓展各类创新业务,不断丰富产品链条。华鑫信托较早布局资本市场,在定向增发、可交换债、可转债等方面积累了比较丰富的投资管理经验,培育了优秀的投研团队,也取得了可观的投资收益。2021年,公司标品固收业务规模同比增长214%,TOF(基金中的信托)产品、股权投资和QDII基金等均有代表性业务落地,并保持了良好发展势头。

  三是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聚焦产业金融定位。公司不断探索新产品、新模式,通过供应链金融、财产权信托、资产证券化等业务模式,全力打造服务实体经济的精准化、特色化和“一站式”服务。

  《金融时报》记者:信托行业目前分化态势明显,您认为信托公司提升竞争力的关键是什么?

  朱勇:在信托行业呈现分化发展态势的大背景下,资本实力、风控质量成为决定信托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因素。一方面,需要不断增强资本实力。以华鑫信托为例,公司成立以来先后完成了5次增资,目前的注册资本已增至73.95亿元,净资产超过130亿元。另一方面,需要不断提升风控质量。信托公司保持稳健发展,需要扎实有效的全面风险管理,保持健康的资产质量、信用水平和流动性水平,牢牢守住风险管理底线,这样才能在行业转型发展中“轻装上阵”。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标品信托业务发展还面临哪些挑战?

  朱勇:2018年以来,以资管新规为起点,监管层出台的多项政策对信托公司业务转型具有鲜明的导向作用,标品类信托业务迎来政策推动的发展红利期。信托公司提高标品类业务参与度、积极拓展标准化资产管理业务是大势所趋,也是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的重要支撑点,但目前面临着通道化、募资难、转型难等挑战。

  从财富资金端来看,投资者认可度不高。目前信托公司推出的“固收+”类、FOF/TOF类标品信托产品,还是在维护原有私募高净值客户的投资需求,投资者的投资偏好和认可度并没有发生实质性转变。想要投资者逐步接受标类产品、促使投资认可度发生边际变化、增加客户黏性和广度,信托公司在打造产品业绩、建立市场口碑等方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从标品资产端来看,产品设计和投研能力不足。信托公司长期深耕非标领域,在组织结构、业务流程、人员储备、系统建设方面的匹配度不够,标品投资经验不足,缺少投行业务与标品业务的协同联动。目前,信托公司开展标准化、净值化业务,更多是以TOF、FOF类业务与券商和基金合作,通道化、同质化特点明显,对资本市场的敏感度不够。

  从战略转型层面来看,尚未找到精准切入点。信托公司转换赛道、转型标品业务已是共识,但各家信托公司资源禀赋不同,转型的路径和步调也存在较大差异。有的信托公司大刀阔斧,基本切掉了原有融资类业务、大幅裁撤非标团队;有的信托公司循序渐进,将转型标品看做系统工程,注重处理好传统业务与创新业务、队伍稳定与结构优化的关系。但无论采取何种战略,都要守住风险底线,都要找准符合自身定位与资源优势的切入点。

  《金融时报》记者:您对行业发展前景有何展望?

  朱勇:信托行业当前面临着比较多的压力和挑战,但展望未来,主要有三方面优势:一是信托制度优势明显,行业的功能和价值,未来具备很大的发挥空间;二是信托业发展历程证明,行业适应变化的能力强、韧性高;三是信托法律制度在不断完善,信托文化建设日益深化,行业正在向更高合规水平发展。因此,对未来,我们还是满怀信心的。就华鑫信托而言,多年来,主要经营指标一直保持稳中求进、高质量发展的状态。在行业转型期,我们将在严控风险的基础上,大力发展标准化产品业务,探索特色服务信托,加大绿色信托、公益信托的发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服务社会发展。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