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信托计划CURRENT AFFAIRS
信托计划 / 正文
保险金信托孕育信托业务创新“蓝海”

  自2014年中信信托与中信保诚人寿携手落地国内首单保险金信托业务以来,保险金信托在我国得到了快速发展。在11月21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保险金信托论坛上,中信信托与中信保诚人寿等机构发布的《中国保险金信托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保险金信托的客户数量从2014年10位,至2017年已超过1000位,涉及信托资产超过50亿元。在保险金信托实践如火如荼之时,此《报告》的发布,也意味着中信信托在该业务的理论研究层面取得了积极进展。

  保险金信托快速成长

  保险金信托的基本原理并不复杂,大多数信托从业人员都能勾画出其逻辑简图。简单而言,是指投保人在签订保险合同后,以其在保险合同项下的权益设立信托,发生保险理赔或保险合同利益给付时,信托公司将按照投保人事先对这部分利益的处分和分配意愿,长期且有效地管理这笔资金,实现对投保人意志的延续和忠实履行。

  中信信托副总经理刘小军表示,保险金信托能帮助客户实现学业激励、提升自我、事业发展、婚育祝福、消费引导、养老保障、约束惩罚、支取自由等多项功能。它不仅仅是简单实现了财富的增值,更重要的是保证了委托人对受益人获取财产的管理意志。

  基于这些优势,保险金信托在近几年内快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上半年,能够提供保险金信托服务的保险公司仅5家,而到了2017年底,能够与信托机构合作,为客户提供保险金信托服务的保险公司已经超过了10家。从设立保险金信托的客户数量看,近几年增长态势也十分强劲:2014年10位,2015年近百位,2016年500位,至2017年已有超过1000位客户建立了保险金信托计划,涉及信托资产超过50 亿元,约占家族信托资产规模的10%。尤其是进入2018年以来,保险金信托相关业务动态更为密集。

  《报告》分析认为,相较于保险产品,保险金信托体现出了信托的制度优势——受益人更广泛,给付更为灵活,理赔金更加独立,财产更保值增值等。因此,保险金信托也成为近两年国内信托业务创新拓展的“蓝海”。

  助家族信托普惠发展

  相较于英美、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保险金信托在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从其实践角度来看,保险金信托作为家族信托的一个分支,是以财富保护和传承为信托目的,以保险合同权益为信托财产,将保险与信托相结合的一种跨领域、高知识附加的服务信托。其优于一般家族信托之处,即设立门槛比较低,受众面更广。

  “家族信托起点较高,而保险金信托保费与保额之间往往存在杠杆,因此只要保额达到家族信托的门槛就可以定制,降低了家族信托准入门槛,更为普惠,不用动辄上千万资金,服务对象适用于国内中产及中产以上家庭。既满足了市场需求,又促进了保单销售。”刘小军说,保险金信托属于事务管理类的服务信托与资产管理类信托的完美结合,是真正回归本源的信托业务。

  据了解,中信信托在保险金信托业务方面已经突破并树立了多项行业首例:推出国内第一单身故保险金信托、国内第一单生存保险金信托;国内首家推出适合我国法律和国情的永续传承模式的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受益人流转机制;2017年5月, “中信信托·传家宝”移动应用上线,标志着保险金信托“触网”时代来临,目前已有数百位客户完成线上业务办理,实名注册用户超过500人。

  需要注意的是,作为新兴的财富传承业务,保险金信托横跨多个金融子行业和金融工具,以批量化零售的方式进行业务推动,面向的又是金融机构最珍贵的高净值客户,整个业务模式涉及客户、保险业务员、保险公司、信托公司、委托人等多方面。建立这样一套行之有效、相互紧密嵌合的作业模式需要长期的摸索和磨合,同时其盈利水平还有待时间检验。刘小军坦言,虽然短期内保险金信托业务并不能给信托公司带来丰厚的收入和利润,甚至前期需要亏本经营,但中信信托至少以5-10年的时间维度来评估这项业务的可持续性。作为该业务的创始机构,中信信托将在法律法规、监管政策允许的条件下,持之以恒地探索和发展保险金信托业务,不追求短期利益,以世代长远的业务布局,真正帮助更多的中产及中产以上的家庭守护财富,实现从“创富”“守富”到“传富”的目标。

  发展前景长期看好

  根据瑞士信贷《2017年全球财富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中国的百万富翁人数约占全球总数的5%,坐拥9.8万亿美元,其中超高净值人数(资产超过1亿美元)为1.8万人,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报告》指出,随着中国富裕家庭增多和财富传承需求继续增加,以及市场主体的参与热情不断高涨,预计未来几年保险金信托业务将迎来一波发展高峰。为了更好地支持保险金信托业务的发展,我国保险金信托模式应该从明确立法、合力监管、优化经营和强化投资者教育和保护等几方面予以完善和优化。

  南开大学法学院教授韩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发达国家和地区除了作为创新基础的信托法非常发达外,具体在保险金信托领域,其适用的法律规范也非常清晰。而我国《信托法》不仅没有不可撤销信托的规定,也没有建立信托税收法律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

  如今,中国诸多企业已经发展到了稳健经营与交接班并行的发展周期,中国中高净值人士也进入了财富增长与财富传承并行的历史阶段,民营企业家纷纷面临接班问题。“用好信托制度服务家族财富管理需求,既是新时代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切实需要,也是推动信托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方向。”刘小军说。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