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慈善信托2021:立足信托本源 践行公益初心

  岁末年初,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严峻之际,信托公司主动担当,发挥慈善信托优势,为疫情防控工作贡献源源不断的“信托力量”。据悉,陕国投信托日前完成了“陕国投·陕西慈善协会—迈科集团—众志成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慈善信托”向西安市雁塔区慈善协会的首批50万元资金捐赠。

  经过数年的积累与发展,慈善信托项目通过在乡村振兴、防灾减灾、医疗救助、济困扶老、关爱儿童、生态保护、文化发展、教育助学等多个领域社会价值和公益价值的发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可与关注。如何开辟慈善信托公益的新路径,走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慈善信托可持续发展之路,信托公司也在用实际行动探索并践行着。

  蓬勃发展 备案项目多点开花

  2021年,慈善信托呈现既“多”又“活”的特点,“多”指项目数量多,从慈善组织、公益机构到信托公司均增加了慈善信托项目落地的数量;“活”指模式灵活,根据不同的信托目的,采用灵活的项目模式。

  根据慈善中国信息平台的公开数据显示,从2020年9月1日到2021年8月31日,全国成功备案了178单慈善信托,对应慈善信托规模1.88亿元。其中2021年1月至9月已备案完成87单,合计备案财产规模1.31亿元。5年来,累计备案的慈善信托数量达到633单,财产规模为34.87亿元。

  可以看到,2021年,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围绕乡村振兴领域推进的慈善项目也有明显增加。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诚信托”)在《2021年度慈善信托研究报告》中分析指出,慈善信托作为一种新型慈善方式,具有目的全面、机制持续、管理专业等优势。信托公司发挥慈善信托优势,可以有效解决乡村振兴工作中的困难和需求。

  2021年以来,全国已备案多单以乡村振兴、美丽乡村等为主题的慈善信托,如“中诚信托2021诚善·信托保障基金·临洮乡村振兴慈善信托”“五矿信托—三江源乡村振兴”系列慈善信托、“金谷信托2021信达大爱(乡村振兴)”系列慈善信托、“长安慈内蒙古乌兰察布定点扶贫及乡村振兴慈善信托”等。

  精准突破 提升慈善信托品牌价值

  不仅是备案项目数量逐年上升,慈善信托也在向纵深化、品牌化方向发展并呈现出地域差异。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底,慈善信托备案地区已覆盖全国28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从各省累计备案慈善信托数量来看,甘肃、浙江两省居于前两位,分别达到130单和109单,远超其他省市。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6月,湖南省实现了慈善信托零的突破,经过湖南省民政厅成功备案,由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财信信托”)为受托人的 “财信信托—南峰助学慈善信托”顺利落地。根据备案信息显示,资金将定向用于资助湖南省宁乡市偕乐桥中学优秀学生。

  在慈善信托领域实现新突破的不仅有财信信托,还有中建投信托、长安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

  2021年6月,中建投信托设立了服务与慈善信托部,随后于8月成立首单集合慈善信托——“中建投信托·善泉1号(防汛抗灾)慈善信托”。同月,由长安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起了首单支持体育公益事业的“长安慈—青春、健康、活力,助力14运体育公益慈善信托”;交银国际信托9月落地了首单参与先心病儿童救助项目的“交银国信·德阳—华西儿童救助1号慈善信托”。

  同时,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注重打造差异化、特色化、品牌化的慈善信托项目,如山东信托的“大同”系列、上海国际信托的“上善”系列、中诚信托的“诚善”系列以及百瑞信托的“百瑞仁爱”系列等信托项目,展现出机构深耕慈善事业,提升信托品牌价值的决心与韧性。

  完善政策 打破发展“瓶颈”

  慈善信托依托专业受托机构的管理,有助于推进慈善财产运用和慈善项目开展的科学决策、高效执行和专业管理,其快速发展离不开政策的引导与支持。2021年5月,民政部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印发《“十四五”民政事业发展规划》中提出,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激励扶持政策落地实施,协调有关部门完善税收等优惠政策,探索建立慈善行为记录和激励机制,鼓励发展慈善组织和慈善信托。

  随着我国居民财富的日益增长,慈善信托作为第三次收入分配的重要方式,也成为了实现家族慈善的方式之一。信托公司也在积极探索家族信托与慈善信托的结合,通过永续型家族慈善信托、“家族+慈善”并行信托、共同受托型家族慈善信托等模式将信托财产合理运用于慈善活动中。

  不过,通过慈善信托开展慈善活动仍存在诸多不足之处。有从业人士直言,当前,慈善信托税收优惠政策尚未落实,委托人凭备案文件还无法享受税前扣除优惠。此外,慈善信托的非交易过户政策尚未完善,以股权、不动产等需要登记的非货币财产设立慈善信托存在一定障碍。

  “只有当慈善信托优惠政策落地之时,慈善信托才能迎来蓬勃发展的契机。”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金锦萍认为,需要充分认识到信托的特殊性,明确慈善信托在设立环节、受托人变更环节尽管涉及财产权的转移,但应在税收上予以特殊考量,避免重复征税问题。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