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行业关注CURRENT AFFAIRS
行业关注 / 正文
队伍不断扩充 保险金信托在发展

  保险金信托简单而言即“保险+信托”,融合二者优势,可实现财产隔离及资产保值增值的功能。在日前播出的电视剧《小敏家》中,主人公为女儿设立了保险金信托,其中谈到的几个问题可以说是对保险金信托作用进行了一次普及。主人公李萍担心为女儿设立的保险金信托会受到家中债务影响,向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询问,得到的答复是:“这个您放心,您当时设立保险金家族信托的时候,财务状况很好,资金来源也合法。”对女儿未来的保障她也很有信心:“我很早就给她设立了保险金信托,以后她的生活费、学费,不会比现在的少。”

  保险的险种不少,哪些可以设立保险金信托?保险金信托的优势有哪些?我国保险金信托发展现状如何?

  保险金信托的价值

  中国保险金信托业务已走过7年历程,目前可设立保险金信托的险种包括终身寿险、年金保险和两全险。据《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保险金信托又被称为人寿保险金信托或人寿保险信托。由此可见,人寿保险单是此类信托计划中的主要信托财产之一。

  中信信托家族信托业务部总经理王楠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保险金信托是将(人寿)保险合同的相关权利及对应的利益作为信托财产而设立的信托。”有研究者将保险金信托做如下定义,指以保险金或保单受益权作为信托财产,由委托人和信托机构签订信托合同,当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金赔偿或给付条件符合时,保险公司将保险金交付于受托人,由受托人依照信托合同进行管理和运用,并按约定方式与时间将信托财产及其收益交付于信托受益人的活动。

  相较于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具有自身的诸多特征,例如,受托财产是保险合同的权益。“相较于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服务的群体更多是普通中产家庭,只要有一张保单就有机会设立保险金信托,实现想要长久保护和照顾家人、风险隔离、家庭财产专业化管理等方面的需求。”王楠说。

  《中国保险金信托可持续发展之道(2021)——渠道深度洞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作为服务信托,客户对于功能的需求更为突出。从调研反馈的结果可以看出,保险金信托可以帮助客户防范财务风险、减少继承纠纷、隐私保护、年幼或无行为能力人照顾、财产独立、税务筹划、对子女的正向激励、保障个人及家人养老和进行慈善安排等。

  从机构角度,保险金信托也能带来价值提升。比如,“保险+信托”,为人身保险的保障、传承功能提供增值服务;提升高净值客户服务能力;为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

  信托公司在发力

  保险金信托的设立涉及信托公司、保险公司、保险投保人和受益人等多利益相关者。就信托公司而言,保险金信托服务是信托回归本源的典范之作,也是信托行业践行“普惠金融”的重要举措。在业内人士看来,其服务对象不仅是高净值及超高净值客户,更多的是普通中产家庭。

  据《金融时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已有30余家信托公司提供保险金信托服务。2021年,市场需求推动保险金信托迅速发展,机构捷报频传,多家机构落地首单保险金信托,机构队伍不断扩充。中信信托与中信银行、中信保诚人寿协同落地单笔保费过亿元的信托投保保险金信托——信托财产由“保单+现金”组成,是我国第一单亿元信托投保模式的保险金信托。2021年9月,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与中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合作的首单保险金信托在广州签约。2021年9月,利安人寿与江苏信托携手合作的首单保险金信托业务正式落地。2021年11月,广发银行协同中国人寿集团寿险公司、中信信托,三方联合推出的“汇聚和”保险金信托项目首单落地上海。

  受益人除了家族成员,还体现在“受托为民”方面。比如,中信信托推出行业首单保险金信托定向慈善捐赠服务,保障自闭症人群生活;中航信托首推保单“‘鲸’选+保险金信托+养老信托”,鲲瓴养老信托再升级;交银国际信托成功设立首单非遗文化传承类保险金信托。

  王楠表示,自2019年发布中信保险金信托服务标准以来,中信信托与合作机构通过借助金融科技赋能、共建人才队伍、丰富保险金信托应用场景等举措持续提升和完善服务能力。目前,保险金信托服务可管理运用的财产类型除了保险合同受益权之外,还包括现金、不动产、非上市股权、上市股票、债权,服务场景包括“信托+养老”“信托+助残”“信托+遗嘱”“信托+慈善捐赠”等。

  《报告》显示,国内客户对保险金信托的需求持续增强。但与旺盛的市场需求相比,有成功协助客户设立保险金信托经验的调研对象不足30%,各渠道推广保险金信托的潜力尚未充分开发。《报告》认为,当前信托与保险行业亟须在队伍建设、模式创新和制度保障三方面发力:建立权威的培训认证体系,赋予渠道知识、能力与资质;在营销模式、服务模式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积极创新;呼吁相关部门出台指导意见,明确保险金信托的服务边界,厘清市场参与机构和利益相关者的权责。

  专家谈保险金信托

  清华大学法学院金融与法律研究中心联席主任、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理事周小明表示,保险金信托是一项非常好的金融服务,它是信托回归本源业务的体现,弥补了保险本身很难周全保护受益人的不足,为家庭形成了更完整的保障链。但保险金信托业务发展面临几方面挑战,一是制度供给不足,目前该领域的法律及监管政策尚不清晰;二是商业模式有待优化,目前保险公司是该业务的商业利益主体,信托公司缺乏有效的盈利模式,建议信托公司积极探索从“保险+信托”到“信托+保险”的发展路径;三是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和商务能力亟待重构,当前整个财富管理行业都缺乏权威的职业认证体系,建议信托公司可以尝试建立保险金信托服务的培训认证体系并向全行业推广。

  中信保诚人寿高净值业务部总经理危九平表示,家庭资产由信托打理的方式,未来将成为主流。今后,人们在家庭财富增值和传承方面的需求将激增,需要通过信托制度安排,帮助家庭完善财产规划、风险隔离、子女教育、公益慈善等多方面的目标。保险金信托增值服务自2014年在国内创新推出以来,越来越受到高净值客群的重视与青睐,未来将迎来井喷式发展。

  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钧认为,保险金信托是保护保障型信托的典型代表,并且可以从信托资产端、受益功能端两个端口与现金信托、股权信托、特殊需要信托及慈善信托等类型的民事信托应用场景打通,信托资产复合型及受益功能复合型的保险金信托将是发展趋势。财富管理机构必须拥有打开家族信托全场景的能力,提供局部场景的信托解决方案或多场景下的整体解决方案,才能更为充分地满足财富人士、财富家庭及财富家族更为广泛的财富管理及价值管理诉求。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