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产业政策CURRENT AFFAIRS
产业政策 / 正文
20万亿元行业迎转型 信托又站在关键路口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信托业受托管理的信托资产余额为20.44万亿元,同比下降2%,环比下降0.94%。

  20万亿元的信托规模是否已经调整到位,新业务的增长规模能否覆盖住旧业务的压降规模,这些都需要数据来进一步佐证。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金李提出,信托业务结构调整初见成效,但信托业务创新仍需找到新出路,转型的任务依然艰巨。

  站在20万亿元“十字路口”

  自1979年信托业恢复发展近43年来,行业历经数次调整,每一轮都在摸索新的合规方向。这期间,信托行业有过辉煌的“黄金10年”,也积累了较大的风险隐患。2008年,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元;2013年,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超10万亿元;2017年,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达26.25万亿元峰值;2018年,信托业资产规模步入下行通道,至2021年降至20余万亿元。

  在信托行业资深专家、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理事周小明看来,2018年是信托行业转型发展的历史元年。“随着资管新规和‘两压一降’监管政策的出台,信托业自2018年开始进入转型发展的艰难调整时期。”周小明说,调整是两方面的,即“压旧”和“增新”,一方面压降旧模式下的融资信托和通道信托业务;另一方面开拓新增符合信托功能的新业务。

  “在资管新规大背景下,监管持续对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金融通道类信托、融资类信托、事务类信托规模骤降。”金李认为,管理规模的下降需要新业务弥补,信托业优化资产结构、加强主动管理能力的任务依然艰巨。从资产端看,房地产行业调整,地方政府融资限制,加之金融机构整体去杠杆的要求,信托公司原有的主要投放领域难以维系,一些信托公司在非标业务规模下降、其他领域又难以突破的情况下,陷入了资金难以投放、缺乏新增领域弥补的空白期。

  对于20万亿元的信托规模,周小明认为,2021年,信托业新旧发展动能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对均衡的临界点,这个临界点既是信托业调整到位的一个佐证,也是信托业新发展阶段的一个起始点。

  深挖信托制度价值

  信托行业发展过程中,转型不是新鲜话题。就比如10年前,2013年信托业站上10万亿元台阶时,业内就意识到以银信合作为代表的通道业务不可持续,应该改变粗放式野蛮增长模式为深耕细作。《中国信托业发展研究报告(2013)》还提出私人财富管理、另类资产投资和新型私募投行业务这三个引领信托业发展的主要方向。但受困于传统的“舒适圈”,转型是缓慢的。如今,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都在发生变化,信托行业又赶上了风险暴露的窗口期,寻找新出路势在必行。

  “未来信托的私募投行功能将逐渐淡化,信托的资产管理功能、财富管理功能和社会服务功能将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信托业新发展格局下的主导功能,而这些功能无一不是内生于信托的制度价值之内。”周小明认为,社会对于信托制度的价值认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信托业作为践行信托制度、发挥信托价值的核心推手,在其“黄金10年”的高速发展阶段,立足于当时的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主要发掘了信托制度的私募投行功能,用以满足社会经济发展对于融资的需求。

  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登”)总裁张荣芳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或许行业变迁后,有的业务类型可能会成为历史。但无论怎样,信托法律关系及信托制度运用必定会有更加光明的前景。”

  事实上,近年来的两会上,代表、委员提出的相关建议提案,都在推广、挖掘信托制度优势方面下足了功夫。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多次提到大力推动涉众性社会资金管理服务信托。比如,2020年两会期间,赖秀福提交了一份关于运用信托机制管理涉众性社会资金的建议,得到了业界的反馈和呼应,一些信托公司开始研究,并有成功实践。2021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肖钢围绕尽快修订信托法、完善信托的基本法律制度提交了提案。2021年12月初,这件提案也得到了人民银行的详尽答复。

  行业转型的政策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契合信托业新发展阶段下的功能定位,信托业监管“新政”也日渐明朗。赖秀福表示:“下一步,我们要对信托业务的分类问题进行调整,在信托业务新的分类中要包含资产管理信托、资产服务信托等。”

  据赖秀福介绍,资产管理信托主要涉及以私募形式进行资金募集,形成包括固定收益类的信托计划、权益类的信托计划、商品及金融衍生品类的信托计划以及包括混合类的信托计划。这项分类与资管新规完全对接,其中,信托的融资功能也将少量存在。资产服务信托主要突出“受托服务”功能,包括行政管理、资产证券化、风险处置、财富管理及其他受托服务信托等。

  金李提出,要进一步为信托行业转型提供政策支持。建议在存量业务压缩的过程中分轻重缓急,逐步回归信托本源。管理、优化委托人资产,并帮助信托资金流向实体、助力慈善信托和家族信托的发展,对于投向符合国家大方向要求,且流向实体,监管合规的项目给予更大力度的政策支持,对于部分存量项目的延期要求可以一事一议,避免过快收缩带来新的风险。

  可以看到,一方面是原有的融资信托和通道信托日渐萎缩;另一方面,以资产证券化信托、家族信托、保险金信托为代表的服务信托快速发展,涉众资金管理信托、特殊需要信托等也显示出良好的发展前景。中国信登信托登记数据显示,标品信托已成为新增资金信托规模主要增长点之一。2月份,新增投向股票、债券、公募基金等标准化金融资产的标品信托业务规模484.22亿元,占当月新增资金信托规模比重的22.62%,较上月提高6.9个百分点。预计在信托公司传统业务规模持续收缩的情况下,信托业围绕受托服务功能、强化主动管理能力、通过TOF、FOF等业务布局标品信托的趋势将会持续。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