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上海金融报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报 / 正文
备付金“红利”消失 “断直连”提速
第三方支付生态迎变局

  1月14日,第三方支付机构迎来备付金100%交存的最后期限。与此同时,“断直连”工作也进一步提速。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备付金“利润蛋糕”消失,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分化将进一步加剧,整个支付生态将迎变局。

  合规工作进一步推进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对此,支付宝方面向《上海金融报》记者回应称,支付宝积极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和断直连等相关要求,截至1月14日,已完成了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备付金账户销户。

  微信支付相关人士也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财付通已按照央行要求的进度,完成账户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央行的工作。与此同时,财付通是第一家接入网联的支付机构,目前已100%实现支付请求通过网联、银联清算机构完成。

  除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大巨头外,拉卡拉、合利宝、百付宝等机构此前亦表示提前完成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工作;拉卡拉、汇付天下、百付宝、平安付等支付机构还公告称已完成“断直连”工作。

  支付机构与银行再博弈

  “没有了备付金作支撑,支付机构的利润来源无疑会减少。”易观高级分析师王蓬博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根据券商研究数据,第三方支付机构备付金利息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9.52%。其中比例最高的是预付卡发行与受理机构,备付金利息收入占比为22.24%;其次是网络支付机构,占比为11.26%;银行卡收单机构的备付金利息收入占比1.81%。

  与此同时,备付金集中交存后银行也没有动力在支付手续费上做出让步,支付机构与银行议价权明显减弱。“银行借记卡通道费率是3.8‰,信用卡通道费是6‰。在支付行业链条中,这些费用的分成比例是,发卡行占70%、收单机构20%、清结算机构20%。”某支付机构负责人向《上海金融报》记者透露。

  事实上,在“断直连”背景下,近期不少银行提高了银行借记卡向第三方支付账户转账手续费,倒逼第三方支付机构提高资金转出到银行卡的收费标准。如自2018年12月18日起,微信提现至民生银行卡,服务费在0.1%基础上增加0.05个百分点。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张叶霞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支付机构构建了相对独立、与银行功能类似的跨行结算账户体系,对银行的支付结算、银行卡代理收付形成了挤出效应。而客户备付金的集中存管,使得这种挤出效应被弱化。同时,之前部分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被非法挪用,对商业银行的存款构成分流和竞争,这一现象也将随着备付金账户取消而有所转变。可以预见,备付金集中交存与“断直连”后,支付市场将现重新博弈的过程。

  中小型机构压力巨大

  总体来看,随着备付金红利的逐渐消失,第三方支付机构面临巨大转型压力。《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的多位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表示,未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只做通道业务远远不够,需要结合更多场景做增值服务。

  在张叶霞看来,备付金实现100%集中交存,支付机构形成的沉淀资金不复存在;而“断直连”后,资金划转将通过银联或网联平台办理,支付机构更难以继续获取用户的支付情况,用户数据的积累及其他衍生服务将大打折扣。“虽然大型支付机构短期内也会损失不少备付金利息收益,但由于其市场份额高、收益来源更多元、研发创新能力较强,因此影响有限。而主要依靠备付金利息生存的中小支付机构,则将受到较大冲击。”张叶霞表示。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金融分析师李万赋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支付市场的集中度较高,支付巨头们对场景的开发不遗余力,“如果没有自己的内生场景和前期沉淀客户,中小型支付机构的场景开发将更加艰难”。

  “目前来看,支付机构主要向新的支付场景,如跨境支付、新的保险场景等进行深度挖掘;在B端也要进一步和行业机构进行整合,回归服务本质。”王蓬博表示。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