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把握“债券通”下的发展机遇
访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全球利率业务执行负责人孙琳

  2017年7月3日,“债券通”“北向通”顺利落地,平稳运行、高速增长,至今已历时5年;去年9月24日,“债券通”“南向通”上线,进一步深化香港和内地债市的互联互通,开创了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新局面。5年间,“债券通”已成为中国债券市场联通全球的重要通道,见证并促成了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取得的一系列成果。

  在这一过程中,作为“债券通”首批参与机构之一的中金公司,经历了“债券通”业务从起步到成熟的变化,也感受到了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稳健的步伐正越迈越快。在“债券通”运行5周年之际,《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全球利率业务执行负责人孙琳,请她分享过去5年间参与“债券通”业务的种种感受,以及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我国金融机构又将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

  《金融时报》记者:在您看来,过去5年间,“债券通”整体运行情况如何?对我国债券市场乃至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产生了哪些积极作用?

  孙琳:2017年,内地与香港市场互联互通的“债券通”北向开通顺利落地,以此为重要契机,中国债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打开了新的局面,可以说是成绩斐然。

  这5年来,海外投资者持续通过“债券通”渠道配置人民币债券资产,“债券通”投资者数量从零起步,一路增长到今年5月底的3513家入市投资者账户(包含非法人账户)。随着“债券通”业务交易方式与结算的便利、高效程度不断提升,市场交投活跃度持续向好,日均交易量从2018年的不到50亿元,增长到2022年前5个月的337亿元。

  国际投资者通过“债券通”流入我国债券市场,极大地丰富了国内债券市场投资者结构,降低了我国融资成本,同时,有助于我国金融领域以开放促改革,进一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和提高人民币国际地位,为推动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注入活力。

  《金融时报》记者:自“债券通”开通以来,5年间市场都产生了哪些变化?在实际参与“债券通”业务过程中您有哪些感受可以分享?

  孙琳:中金香港作为“债券通”首批海外参与机构,连续获得债券通公司颁发的债券通投资银行类优秀投资者奖项,也经历了“债券通”业务从起步到成熟,我们的一线交易人员切实感受到了以下几方面变化。

  一是做市商从早期的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头部券商为主,发展到现在规模和业务类型更为丰富的各类金融机构,做市商的生态系统更为丰富,对于境外投资者而言,多元的做市商体系能提供差异化、更有竞争力的报价服务。

  二是“债券通”做市商从早期坐等客户上门询价,到现在越来越多的做市商以更加积极主动的方式主动联系服务境外客户,不论是询价反馈的活跃度,还是研究服务的深度和广度,都比5年前有了极大的改善。

  三是境外投资者对于中国债券市场的认知和接受程度都较5年前有了很大的提高。早期的“债券通”投资标的多集中在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和大额存单,现在,资产支持类债券和信用债也越来越成为境外投资者的投资标的。此外,境外投资者对于境内利率和信用衍生品的需求也日益迫切。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和中国债券市场开放进程的进一步深化,我们相信,境外投资者将会迎来一个体量更为庞大、产品更为丰富、流动性更强、机构活跃度更高,并与国际市场接轨的投资市场。中国债券市场必将在国际投资人的组合中占据更有分量的地位,而国际资金的长期稳定参与,也会为中国债券市场带来更强的韧性。

  《金融时报》记者:“债券通”的5年发展,也是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发展的一个缩影。在这一过程中,内地金融机构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未来随着开放持续深入推进,内地金融机构又该如何更好参与到各项国际业务中?

  孙琳:在过去5年间,内地金融机构借助“债券通”平台,为境外投资者推广优质的人民币资产,同时作为“引进来”与“走出去”双向互联互通的桥头堡,扮演着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一线推动者的角色。债券通公司官网显示,截至2022年5月,“债券通”境外注册投资者已覆盖36个国家和地区,境内做市商从最初的24家发展到56家,日均交易量从最初20亿元左右增长到337亿元,并保持着环比增长12%的趋势。

  在“债券通”快速发展的5年间,内地金融机构通过“债券通”等平台发挥了境外投资者与中国债券市场间重要的桥梁作用。一方面,内地金融机构积极引流对接境外投资者,以优质的服务促进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地方债以及信用债等人民币债券的交易和配置需求,推动人民币资产在境外投资人资产配置中的比重;另一方面,为潜在境外投资者宣传推广中国债券市场信息以及入市流程,挖掘开拓全球各地区投资者的人民币投资配置需求,让更多投资者听到中国声音,了解认识中国债券资产,从而以广度和深度两个维度更好地助力中国债券市场双向开放。

  此外,内地金融机构也成为境内监管机构和发行人了解境外市场的重要窗口。在债券发行中引入国际投资者,有助于优化发行结构,提高二级市场流动性并优化价格发现机制。特别是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还推出了绿色发展、扶贫、乡村振兴、“双创”、疫情防控等多种创新性的专项债券,境内金融机构充分发挥“债券通”做市商以及信息传递者的作用,引导境外投资者参与创新一级发行投标,为完善收益率曲线及创新资产定价基准提供了更加多元化的有效信息,在绿色转型、疫情防控、普惠金融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内地金融机构在国际市场中探索并积累的宝贵经验也反向促进中国债券市场的改革创新与各项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断完善,从而形成一套对标国际通行标准,兼顾我国实践的债券市场制度体系和监管模式,并有效地推动金融高水平对外开放。

  随着中国债券市场不断对外开放,内地金融机构为了更好地服务境外投资者,也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的国际化发展水平。例如,为更好走近并服务全球各地区投资者,就固定收益业务,中金公司已陆续在香港、东京、伦敦、新加坡和纽约设立办公室,推进国际化布局,通过各地办公室与总部各业务线的协同联动,在更好了解境外投资者交易需求的同时,也将更加直接深入地为境外投资者宣传、推广和普及中国优质资产,助力在国际舞台上讲好“中国故事”。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