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债券通”五周年:中国债券市场高质量开放走深走实

  正值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之际,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以下简称“债券通”)也迎来了“五周岁”生日。

  回望来路,作为连接内地和国际金融市场的重要渠道,2017年7月3日,“债券通”“北向通”正式启动,为全球投资者参与中国债券市场提供了更加便利的通道。债券通公司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5月,通过“债券通”入市的境外投资者达到751家(按法人账户口径统计),同比增长13.62%;2021年9月24日,“债券通”“南向通”上线运行,为内地机构投资者开启了投资香港及全球债券市场的新大门,实现了“债券通”“双向通车”的共同愿景。

  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债券通”整体运行保持平稳高效,并不断成长、发展,既是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发展的一个缩影与写照,也为内地深化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和能量。

  7月4日,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债券通”5周年论坛上宣布,启动香港和内地的“互换通”。这是在“债券通”的基础上,继续深化金融改革、推动内地金融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创新举措,有利于进一步加强香港与内地金融市场的深度合作。

  “中国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赓续开放,展望未来,在监管部门推动下,包括“债券通”在内的各项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机制将持续优化完善,更多新的改革开放措施也有望陆续研究推出,在不断提升对境外投资者的开放度和便利度的同时,进一步增强中国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从“北向通”到“南向通”到“互换通”  债市双向开放新格局不断深化

  7月4日,人民银行、香港证监会、香港金融管理局联合发布“互换通”,为境外机构投资者提供有效的利率风险对冲工具,成为深化银行间债券市场双向开放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在监管部门见证下,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暨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以下简称“交易中心”)、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集团旗下的香港场外结算有限公司正式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携手推进“互换通”项目。

  “‘互换通’从设计上背靠了银行间市场的高流动性,在便利境外机构开展人民币利率风险对冲的同时,也有助于拓宽境内利率衍生品市场的深度和广度,是促进境内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总经理马大军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先期境外投资者可通过“北向通”参与境内利率互换市场,为其持有的人民币债券等头寸增添有效“安全线”。

  “互换通”恰逢其时的推出,也反映出境外机构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日益青睐。经过5年的发展优化,“债券通”“北向通”已成为境外机构参与中国债券市场、增持中国资产的重要桥梁,获批入市的境外投资者数量扩展至751家,服务范围涉及全球36个国家和地区。

  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北向通”促进了投资人结构优化,债市中境外投资者比例的迅速提高,也进一步增强了市场流动性,进而推动中国债券市场更有效发展,成为开放的一块重要基石。

  2021年,境外投资者在银行间债券市场累计成交11.4万亿元,同比增长25.4%。其中,通过“债券通”模式达成的交易量已达6.4万亿元,占全部境外机构交易量的56.4%。持有量上,境外投资者持有的人民币债券从2017年末接近1万亿元,迅速攀升至2021年末的4万亿元,规模翻了两番,“债券通”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北向通”平稳高效运行以及各方面条件逐渐成熟的情况下,去年9月,“债券通”“南向通”正式上线。至此,两地金融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翻开了新的一页,两地股票、债券、理财产品等金融产品也达到全面互通。

  “‘南向通’进一步促进了中国债券市场的深度对外开放。港元债、离岸人民币债券、中资美元债等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加多元化的选择,进一步推动了内地机构投资者‘走出去’配置全球债券,与‘北向通’互补,形成良好的资金循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同时,在深度引导境内外资金融合的过程中,也会进一步促进中国债券市场与国际标准的对接,推动债券市场的完善。

  今年5月27日,人民银行与证监会、外汇局发布联合公告〔2022〕第4号(关于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有关事宜)(以下简称《公告》),统一了境外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相关政策要求;6月30日,《公告》正式施行。

  “统筹同步推进银行间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是更深层次地提升境内债券市场基础设施服务体系的重要举措,提升了债市的流动性,对通过‘债券通’或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直投模式(CIBM)这两大渠道入市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均是利好,使得外资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信心与日俱增。”汇丰中国副行长兼资本市场及证券服务部联席总监张劲秋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在田轩看来,“债券通”已经成为中国金融市场与国际联通的重要渠道,同时促进了我国债券市场相关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对我国深化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和完善资本市场制度改革有着重要的推动意义。

  创新便利服务举措“保驾护航”  助力外资积极拥抱“中国机会”

  “作为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一项重要机制和渠道,‘债券通’实现了一种‘管道式’开放,即在可管理、可控制的机制范围内,实现境内外资金在债券市场的双向流动,这是逐步有序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经验。”曾刚说。

  从最初上线到平稳运行、高速增长,再到成为中国债券市场联通全球的最重要通道之一,“债券通”这5年的迅速成长正是得益于日趋完善的各项制度建设。这离不开在人民银行指导下,相关基础设施机构不断改革创新,推出的一系列创新便利服务举措。

  2020年,交易中心所属债券通公司正式上线了“债券通”模式下的“新债易”(ePrime)境外发行系统,使得境内外投资者同步认购境内外发行债券成为可能。中信建投证券固定收益部外资业务负责人王澈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ePrime系统的推出,填补了人民币本币债券国际化一级市场发行的短板。

  与此同时,2018年起,彭博巴克莱、摩根大通和富时罗素三家全球主要债券指数供应机构已陆续将中国国债纳入其主要债券指数,且部分比例已经达到10%的国别占比上限。短短两年时间就集齐全球三大主流债券指数,这既是对中国债券市场巨大吸引力和政策举措的认可,也是我国金融业高水平对外开放成果的生动体现。

  交易中心抓住这一难得的历史契机,通过延长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时间、优化境外投资者信息数据服务、完善“债券通”国际付费模式、推出直投模式下直接交易服务(CIBM Direct)、推出收盘价交易与“T+N”结算、增加与境外主流电子交易平台合作等多种方式,确保三大指数平稳落地,持续为境内外投资者打造一个可以参与并分享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开放与发展成果的便利渠道,彰显了“中国效率”。

  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邹迎光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考虑到外资机构分布在全球不同时区,交易中心交易时间延长到晚上八点,北美、欧洲大部分机构进行询价和交易执行更加从容;此外,“债券通”也支持“T+2”及以上结算的功能,直接解决了境外机构的前后台结算周期问题,顺利完成境外机构的银行间结算。

  此外,为了进一步提升银行间市场对外开放水平,交易中心通过完善外汇市场汇兑机制安排等多种方式,同步配合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例如,提供即期、远期、掉期、货币掉期、期权、外币拆借和回购等丰富的资金兑换、外币流动性管理和外汇衍生品对冲工具;支持通过直接入市、主经纪模式、代理模式、交易分账等多渠道进入银行间外汇市场,提高其汇率风险管理的主动性和便利性。

  目前,境外投资者经向交易中心备案后,可在多方比价的情况下办理资金汇兑和外汇风险对冲业务,切实降低汇兑成本;境外银行集团可指定本集团内一家分支机构集中办理人民币购售业务,便利日常投融资;香港结算行还可通过“债券通”外汇风险管理信息服务,进行外汇交易的真实性管理等;交易时间已覆盖亚洲、欧洲全部时段和北美洲、大洋洲部分时段,还将进一步延长交易时间,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便利的市场环境。

  据统计,境外机构在银行间外汇市场平盘交易中90%以上直接和境内债券购买相关,一系列外汇市场措施有效便利了境外投资者参与人民币相关产品交易。田轩表示,得益于“债券通”交易及相关配套机制的不断优化,“债券通”“北向通”运行平稳高效,目前日均交易量已超过300亿元,全球前100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参与率在80%。

  在中国债券市场加速对外开放的过程中,通过扩大境外投资者范围,简化入市流程,取消投资额度限制,完善宏观审慎监管等多种方式,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深度与广度不断提高,切实满足了境外投资者交易需求,吸引了一大批国际高水平合格机构投资者,为我国债券市场发展持续注入新的活力。

  坚定不移走高水平开放之路  期待跨境投融资渠道再升级

  踏浪前行风正劲。不断完善的体制机制有效激发了我国债券市场的活力,双向开放逐渐步入发展“快车道”,并向着更高水平的方向驶去。业内专家普遍认为,随着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稳步推进,特别是“债券通”相关政策的出台,会吸引更多海外机构投资者进入,这也会促进国内债市加快改革创新,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健全相关体制机制,让双向开放的跨境投融资渠道更趋高效。

  作为推动内地与香港金融市场协同发展的重要金融基础设施之一,对交易中心而言,车道在变换,行稳致远的初心却始终没有改变。在“债券通”刚刚掀开第六年发展篇章的同时,交易中心“建成全球人民币及相关产品交易主平台和定价中心”的目标也已确立。

  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继续提升“立足国内、服务全球”的基础设施能级和服务水平,把握全球金融科技加快创新发展的历史机遇,不断深化银行间市场双向高水平对外开放,推进高质量发展。债券通公司也表示,将持续跟随中国债券市场双向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脚步,为境外投资者跨境投资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为进一步便利境外资金“引进来”与境内资金“走出去”,具体而言,还有哪些存量措施亟待优化、哪些增量举措值得推出,市场各方充满期待并纷纷建言。

  “渣打银行作为‘南向通’首批做市商以及首日交易参与者,一年来见证了在日趋完善的基础设施支持下,做市机构与市场参与者之间的业务开展越来越顺畅。”渣打银行大中华区及北亚宏观交易董事总经理冯思果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展望未来,“南向通”业务在产品、投资方式及对冲途径等方面可以更多元化发展,参与者的类型也能更广泛,进一步发挥出“债券通”作为境内外投资者参与不同市场的重要桥梁作用。

  张劲秋表示,伴随着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措施的加速推出,继国债、政金债之后,我国信用债也开始进入全球投资者的视野,信用评级将成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市场的重要决策参考工具。逐步开放信用评级市场,引入境外机构参与债市评级,一方面,可以促进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熊猫债,同时推动境外投资者参与信用债交易,也有助于推动国内信用债被纳入国际债券指数;另一方面,可以进一步促进国内评级体系进行信用分层,提升风险定价能力。

  在田轩看来,未来进一步便利境外资金“引进来”与境内资金“走出去”,还需要在制度层面持续改进,为市场提供更加健康有序的交易环境。例如,对于债券的发行、评级、交易过程中的风险揭示要更加透明,风险处理机制更加健全,对于违约造成的损失要建立完善的维权与追偿机制等,以保障市场长期稳定运行,稳步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

  曾刚也表示,未来,“债券通”“北向通”与“南向通”市场规模将不断扩大,参与者更趋多元化,监管部门应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与制度,巩固和扩大双向跨境投融资渠道,同时高度重视金融市场风险管理,加强跨境金融监管体系,守住风险底线。

  “此外,‘北向通’下的一级市场服务有效推动了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债券市场,建议‘南向通’下一步也可以考虑逐步开放一级市场,让内地发行人除投资外,也可以在一级市场参与债券发行或直接发行,激发机构在香港市场进行债券承销发行的热情,同时拓宽内地发行主体的融资渠道。”曾刚说。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