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开通五周年 “债券通”已成境外投资中国债市主渠道

  “2017年,在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之际,连接内地与香港债券市场互联互通的‘债券通’正式上线运行,成为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里程碑。”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7月4日举办的“债券通”五周年论坛暨“互换通”发布仪式上谈道,5年来,“债券通”运行平稳高效,为内地深化金融市场改革和开放、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和能量。

  香港金管局总裁余伟文在论坛上表示,过去5年来,“债券通”已经成为国际投资者配置内地债券的主要渠道。“北向通”的成功,证明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助力内地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可以发挥独特的桥梁作用。“北向通”让国际投资者按照熟悉的市场惯例,通过长期合作的金融中介机构,便利地投资内地债券市场。同时,“北向通”也协助内地市场在保持现有的制度和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序引进国际投资者,让内地市场有机会探索比如多级托管这一类的制度创新。

  据统计,5年来,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债券总量以年均约40%的速度增长。截至2022年5月末,境外机构在中国债券市场的托管余额为3.7万亿元人民币,占中国债券市场托管余额的比重为2.7%,较“债券通”开通前增加了2.81万亿元。

  随着债市开放程度的不断加深,中国债券先后被纳入彭博巴克莱、摩根大通和富时罗素等全球三大债券指数。潘功胜表示,这反映了中国债券市场不断提升的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也反映了全球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长期稳定发展、金融市场持续扩大开放的信心。

  境外投资者数量不断增长

  债券通“北向通”于2017年7月落地,采取多级托管等国际通行做法,通过两地基础设施系统连接,切实便利境外机构通过香港“一点接入”内地债券市场。债券通“南向通”于2021年9月开通,为内地机构投资者投资香港及全球债券市场提供便捷通道。

  在“债券通”推出以前,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渠道主要是通过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直投模式。“相较于前两种模式,‘债券通’为境外投资者提供了更加集中和系统化的境内市场投资方式,开户流程更加简化。”景顺董事总经理、亚太区固定收益主管黄嘉诚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

  “‘债券通’经过5年的发展,已经发展成为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债券市场的主流渠道。”彭博亚太区总裁李冰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近三年来,“债券通”每月交易量已经在多数时间超过了比其更早推出的结算代理模式。回顾过去一年(2021年6月到2022年5月)的数据,“债券通”的交易量达到7.2万亿元,高出结算代理模式三成。

  在此背景下,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的境外投资者数量不断增长。截至2022年5月末,共有1038家境外机构进入中国债券市场,约为2016年末的2.6倍。境外投资者类型也在逐步多元化。截至2022年5月末,有77家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债券市场,持债量为2.3万亿元人民币。全球前百大资产管理机构已有80余家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境外投资者交易活跃度不断提升。2021年境外机构交易量突破11万亿元人民币,约为2019年的2.2倍。

  “随着进入境内债券市场的便利化,境外投资者类型越来越广泛,从以零售基金为主,发展到境外央行、货币机构、主权财富基金、商业银行和养老基金等更多类型投资者。”黄嘉诚说。李冰则指出,彭博作为“债券通”主要合作境外电子交易平台之一,在与客户的沟通中发现,“债券通”投资者类型已经更加多样化,境外一些小型资产管理机构、欧洲的一些地区性银行陆续参与进来,对中国债券市场的兴趣与日俱增。

  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不断走深

  从投资标的来看,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是境外投资者持有的主要券种。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5月末,境外机构的主要托管券种是国债,托管量为2.38万亿元,占比64.9%;其次是政策性金融债,托管量为0.90万亿元,占比24.5%。

  黄嘉诚指出,过去几年境外投资者对债券市场的投资一直呈上升趋势。不过大部分境外投资者都集中投资于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券,约占外资总持有量的90%。外资对境内信用债券的持有比例仍然很低(低于1%)。主要原因是境外投资者对于境内的信用评级体系熟悉度较低。此外,与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不同,境内信用债券尚未被纳入全球指数。这些领域可能是未来中国债券市场深化对外开放的关键。李冰指出,虽然外资对信用债持有规模相对较小,但境外投资者也已经开始更加关注中国信用债市场。

  2022年5月底,人民银行、证监会、外汇局发布联合公告,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可投资范围扩展到交易所债券市场。业内认为,这将带动更多境外投资者参与交易所债券市场,并且考虑到信用债券在交易所市场的比重相对较高,此举可能会提高信用债券的外资参与度。

  “中国债券市场更为成熟的标志将是境外投资者可以使用衍生品来管理风险和捕捉投资机遇。根据我们与境外投资者的交流情况来看,境外投资者热切期待利率互换等衍生品被纳入投资范围。”李冰表示。

  7月4日,人民银行、香港证监会、香港金管局发布联合公告,开展香港与内地利率互换市场互联互通合作(以下简称“互换通”)。潘功胜表示,这是在“债券通”的基础上,境内外投资者通过香港与内地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连接,参与两地金融衍生品市场的一项机制性安排,有利于满足投资者的利率风险管理需求。

  在“债券通”迎来五周年的日子,国际金融市场并不太平。“美联储加息导致中美利差缩小甚至倒挂,确实对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境内债券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这也是我们看到从今年2月开始出现外资减持中国国债的原因之一。”不过,李冰认为,美联储加息的影响是有限的。当前,美联储加息主要是为了应对美国国内的通胀压力。因此,比较中美实际利率更有意义。以10年期国债为例,目前中美利差在2%左右,中国债券还是保有相对的吸引力。从收益率角度来看,今年全球债券指数表现乏善可陈,截至6月15日,彭博全球综合指数今年以来的投资收益为-14.98%,而彭博中国综合指数的收益为1.79%,在主要经济体中一枝独秀。

  “人民币债券是全球投资者多元化投资的良好工具。目前中国债券市场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债券市场,历史违约率大大低于全球同类债券,而且有着经济基本面的强劲支撑。”黄嘉诚还指出,近年来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扩大了境外投资者的投资渠道,再加上中国债券被纳入全球指数,中国债券市场应会持续迎来可观的资金流入。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