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债券CURRENT AFFAIRS
债券 / 正文

前10个月发行超六万亿元

地方债“聚焦 ”稳投资保民生重点领域

  近日,宁波、北京等地的多期地方政府再融资专项债券、一般债券相继发行。有业内人士预计,本月将还有几千亿元借新还旧专项债发行。不过,在此前加快发行节奏的部署下,今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已经进入尾声。

  今年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四川、河南等省份拉开了地方债发行大幕。此后地方债发行不断提速,5月发行量更是一举突破万亿元关口,创出单月发行历史新高。今年前10个月,地方债发行量超过六万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促进经济回升的过程中,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抓手,对于我国经济抵御疫情冲击并快速恢复增长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前10个月发行超六万亿元

  2019年11月27日,财政部预算司发布消息,提前下达了2020年部分新增专项债务限额一万亿元。今年元旦伊始,多个省市即部署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发行,且发行速度显著加快。

  财政部1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今年累计发行地方债61218亿元,其中,新增债券44945亿元,再融资债券16273亿元。新增债券中,一般债券发行9479亿元,完成全年计划的100%;专项债券发行35466亿元,完成全年计划(37500亿元)的94.6%,完成已下达额度(35500亿元)的99.9%。

  上述数据意味着,除了2000亿元特定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增专项债尚未发行外,今年安排的新增地方债券发行基本结束。近日宁波、北京等地发行的专项债,均属于以新还旧类。

  从今年前10个月发行看,地方债发行节奏较往年有所变化。往年地方债发行主要集中在二季度,一季度和四季度占比较低。今年则在开年就迎来一波发行高峰,一季度的发行规模达到1.5万亿元,5月份更是创下单月历史高峰。此后6月、7月为配合抗疫特别国债发行,地方债发行一度减速,但进入8月后,发行再次提速,并于10月底完成相关目标。

  地方专项债发行规模的大幅放量,也再次对社会融资规模企稳提供了支撑。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专项债发行规模的大幅放量支撑社融数据持续恢复,一定程度上对社融起到了较好的补充作用。今年地方债发行6.12万亿元,同比增加35.80%,社融规模存量相较去年同比增加13.5%。

  产生于2009年的地方债,经历了财政部代发代还、代发自还、地方政府自发自还等阶段。近年来,地方债存量规模保持较快增长,从2015年年末的4.8万亿元,增至2020年9月末的25.4万亿元,占债券市场的比重也从10%升至22.3%,规模仅次于金融债券、公司信用类债券。

  国泰君安固收首席分析师覃汉表示,地方债余额快速增长,一方面是因为新增债额度不断扩容,从2016年的1.18万亿元增至2020年的4.73万亿元;另一方面是地方债到期后,基本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进行周转,导致规模不会缩减。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今年地方债发行进入尾声,各方也在期待来年的地方债发行规模是否将有新的变化。覃汉认为,考虑到政府债务率的约束,未来存量规模增速预计将有所放缓。从未来到期分布看,2021年至2026年每年到期的地方债规模均超过两万亿元,其中,2023年到期规模将达到3.55万亿元,考虑地方债借新还旧的比例很高,预计未来几年再融资债券将持续放量。

  资金投向集中于重点领域

  地方债在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已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着力点和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发挥了逆周期调节作用。特别是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冲击的背景下,增加地方债规模,为对冲疫情影响、推动复工复产发挥了重要作用。

  财政部国库司此前撰文表示,2015年至2020年5月,各地共发行地方政府债券25.97万亿元,其中,新增债券11.28万亿元,有力支持了脱贫攻坚、生态环保、保障性住房、教育、医疗等重点领域公益性项目建设以及“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重大发展战略。

  今年7月底,财政部强调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使用,优化新增专项债券资金投向,重点用于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的交通基础设施、能源项目、农林水利、生态环保项目、民生服务、冷链物流设施、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等七大领域。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今年已新增发行的约3.5万亿元专项债中,有2.5万亿元明确标明了投向,其中投向基建领域的占比近8成,较去年提升明显,突出稳投资、保民生两大重点。基建领域中,投向党中央、国务院确定七大领域的占56%,具体到单个基建领域看,投向交通基础设施、市政和产业园区基础设施的相对较多,投向新基建、旧改等新增领域的相对较少;非基建领域中,全年无土地储备专项债发行,用于棚改的资金仅占14.7%。

  明明认为,专项债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预计增量专项债规模将有效缓解地方财力缺口问题,对基建增速、民生领域和经济的拉动效果产生积极影响。

  受益于宏观政策协调配合,在地方债发行高峰期,央行往往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维护流动性合理充裕,保障了地方债等政府类债券顺利发行。因此,地方债发行利率总体平稳,且明显低于贷款基准利率,对地方政府而言是一种较好的融资工具。贵州省财政厅此前表示,今年贵州地方政府债券发行价格普遍偏低,大大节约了全省债务利息支出,降低了债务成本。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