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期货CURRENT AFFAIRS
期货 / 正文
商品期权市场运行满五年
策略不断丰富 功能逐步发挥

  到今年3月31日,我国首个商品期权——豆粕期权上市已满5年。豆粕期权的上市,填补了国内商品期权的空白,改变了国内商品期货市场20多年来只有期货工具的历史。

  自2017年豆粕期权上市以来,我国已上市了20个商品期货期权,覆盖农产品、能化、黑色、有色、贵金属等板块。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商品期权累计成交量2.15亿手,累计成交额2627.79亿元,日均持仓量227.3万手,同比分别增长97.3%、134.3%、27.1%。

  《金融时报》记者从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了解到,作为推出我国首个商品期权的交易所,大商所期权市场也在5年中快速成长,2021年期权成交量、成交额和日均持仓量分别占全国商品期权市场的47.63%、41.53%和55.74%。下一步,大商所还将继续根据期权市场发展,积极开展期权工具创新,不断丰富期权品种,加快豆一、豆二、豆油期权研发上市,推进期权工具在活跃期货品种上全覆盖。

  期权市场实现快速发展

  在豆粕期权上市之前,我国大宗商品的衍生品工具中,长期以来只有期货,没有期权。

  期权是指期权合约的买方在向卖方支付一定数量的权利金后,拥有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以事先约定好的价格从卖方买入或卖出一定数量特定标的物的权利,与期货买方和卖方都承担义务不同,期权买方只享有权利,可避免追加保证金的繁琐和可能面临的资金不足风险,套保者还可以通过在众多行权价中选择合适价格,明确未来最高买价或最低卖价,也可以实施期权、期货、现货的多样化组合套保策略,进一步降低市场风险。期权合约的这些特点使其在海外市场成功普及。

  从2002年开始,大商所即开始进行期权交易的准备工作,并于2017年3月31日成功上市我国首个商品期权——豆粕期权。这标志着我国期货市场进入了期货、期权多元衍生工具的时代。

  5年来我国期权市场得到了快速发展。以大商所为例,5年来,大商所已上市豆粕、玉米、棕榈油、铁矿石、液化石油气(LPG)、聚丙烯、线型低密度聚乙烯和聚氯乙烯共8个期权品种,累计挂牌合约20766个,2021年期权累计成交量1.02亿手,累计成交额1091.42亿元。

  同时,期权市场流动性供需稳定,占标的期货比重不断提升。如豆粕期权期货成交比从2017年的3.2%提高到2021年的10.7%,期权期货持仓比从2017年的8.7%提高到2021年的23.0%。

  记者了解到,为确保我国首个商品期权“稳起步”,在豆粕期权上市初期,大商所对期权的持仓限额、投资者适当性制度等设置了较为严格的要求。随着期权市场平稳运行、投资者参与数量及市场规模的稳步增长,新的市场需求不断出现,大商所适时调整有关监管措施,优化相关制度设计,并积极探索交易机制创新,为期权市场稳健发展创造条件。

  缓解期货市场价格波动压力

  5年来,我国期权市场功能逐步发挥,通过与期货市场有效联动,促进了期货市场价格发现,缓解期货市场价格波动压力。

  以棕榈油期权为例,2022年3月初,随着地缘局势紧张,叠加主产地马来西亚和印尼劳工紧缺等因素影响,棕榈油期货价格持续上行,突破12000元/吨。棕榈油期权成交量随之放大,并在3月2日和3月4日分别达到27.1万手和33.5万手,屡创新高。尤其是棕榈油期权主力系列P2205行权价格为10000元、9000元、8000元和7000元的看跌期权成交活跃,且增仓明显,3月4日期权期货成交比19.8%,期权期货持仓比63.9%,均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与此同时,随着棕榈油价格3月4日回落,P2201主力系列期权隐含波动率从今年初的30%攀升至55%,同期标的历史波动率仅上升6个百分点至36%。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在市场风险急剧增加的情况下,棕榈油期权为标的期货提供了波动性风险管理渠道,缓释风险管理压力,有效分担了标的市场风险。

  丰富价格风险管理手段

  期权作为非线性的衍生工具,能为产业企业提供更加丰富的价格风险管理手段。自我国首个商品期权上市以来,场内期权为场外市场提供了对冲工具和定价参考,并与场外期权市场相互促进、协同发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全面的服务。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场内期权陆续丰富,相关产业套保思路开始转变,从原来使用单一期货工具,到构建期货、期权组合开展风险管理,特别是风险承受能力较低的主体利用期权“保险”功能,避免了行情不利时追加保证金的压力。此外,与期货只能根据当前市场行情成交建仓不同,期权可以根据自身对成本和收益目标的需要,灵活选择未来买入或卖出商品的价格,这也为相关主体开展精细化管理风险提供了重要途径。

  而场内期权的推出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传统的基差贸易。据了解,目前大型油厂、风险管理子公司等都开始积极为下游客户提供附加价格保护的基差合同。“我们往往会在基差合同中做个封顶的价格,或者为客户提供二次点价的机会,这相当于客户向我们购买了一个看涨期权,这是最简单的含权合同。”某大型油厂负责人表示。

  南华资本相关负责人认为,事实上,含权贸易有助于企业更精确地开展风险管理。对于一口价合同来说,只有签订合同后,价格上涨才能获利。不过,对于含权合同而言,在价格上涨、价格不涨、价格下跌、价格不跌、价格窄幅振荡、价格宽幅振荡等不同情景下,客户都有可能获利。企业可以依据自身对行情的看法,选择不同的策略辅助日常贸易。

责任编辑:赵乘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