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期货CURRENT AFFAIRS
期货 / 正文

产品体系扩容 对外开放加速

期货市场运行质量与效率不断提升

  编者按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国期货业正处在增量发展的过程中,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在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功能有望不断突出,在助力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过程中,将发挥更加重要和积极的作用。

  期货市场是我国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三五”期间,我国期货市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市场规模稳步增长,品种创新有序推进,对外开放进程明显加快,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进一步增强。中国期货业协会党委书记、会长洪磊表示,我国期货市场整体运行质量和效率不断提高,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的基础功能得到发挥,在优化资源配置,促进产业升级,助力脱贫攻坚和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期货品种体系日渐丰富完善

  今年是我国期货市场成立30周年。30年来,我国期货市场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乱到治的过程,目前发展已经渐入佳境。特别是在“十三五”期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期货市场创新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市场运行质量显著提升。

  首先体现在期货市场的规模稳步增长。中国期货业协会统计显示,以单边计算,今年前11个月,全国期货市场累计成交量为53.8亿手,累计成交额为382.4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0.45%和45.57%。另有统计显示,截至2020年10月末,全市场资金总量突破8200亿元,较2015年末翻了一番;有效客户数181.8万个,较2015年末增长69%。

  随着新衍生品种在“十三五”时期接连上市,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有了越来越多的路径与抓手,目前已经上市87个期货、期权品种,基本覆盖了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统计显示,2016年年初至2020年11月末,我国期货市场共上市期货期权品种35个,约占现有上市品种数量的40%。在套期保值功能发挥方面,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总经理杨光今年11月公开表示,目前期货市场套期保值效率在90%以上的期货品种超过55%,同时上市公司积极利用期货衍生品进行风险管理的意识显著增强。

  这一系列数据的背后反映出,利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已经成为企业风险管理的重要手段。特别是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加剧等因素影响,实体企业避险需求大幅提升。在此背景下,我国期货衍生品行业急企业之所急、想市场之所想,通过春节后及时开市、降低交易成本、有序增加场内场外产品供给等系列“组合拳”,有力地支持产业企业对冲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我国期货业正处在增量发展的过程中,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在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功能有望不断突出,在助力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过程中,将发挥更加重要和积极的作用。

  市场对外开放进程明显加快

  国际化是“十三五”期间期货市场取得显著突破的又一方面。2018年3月上市的原油期货是我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的第一个品种。此后,期货市场以特定品种方式开放的范围稳步扩大,截至11月末,已有原油、铁矿石、PTA、20号胶、低硫燃料油、国际铜期货6个国际化品种,而棕榈油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也渐行渐近,正式引入时间为2020年12月22日。

  作为我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上市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走出了一条中国期货品种亮相国际舞台的道路。上市两年来,原油期货经受住了市场考验,运行平稳,功能发挥效应凸显,对亚洲地区原油基准价格的形成以及金融市场的国际化产生了积极推动作用。而其他品种的开放同样意义积极: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是我国首次已上市期货品种的对外开放,PTA期货引入境外交易者是我国期货市场第一个对外开放的化工品种,国际铜期货则成为我国首个以“双合约”模式运行的国际化期货合约。

  南华期货认为,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长期以国内市场为主,而近几年随着原油期货等品种引入境外交易者,越来越多的海外投资者进入到中国市场,这对我国大宗商品全球定价能力的发挥起到了重要作用。

  除了品种开放,近年来境内期货交易所也在不断探索国际化发展路径。目前,境内四家期货交易所均被纳入欧洲证券及市场管理局(ESMA)的第三国交易场所交易后透明度评估正面清单。这不仅是境内期货交易所积极探索国际化路径的结果,更是期货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重要标志,为未来欧盟投资者参与境内期货品种奠定良好的基础。

  不仅如此,随着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的逐步落地,“十三五”时期,首家外资期货公司诞生。今年6月,经证监会依法核准,摩根大通期货成了我国首家外资全资控股期货公司。摩根大通期货首席执行官魏红斌今年7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两年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步伐推进,中国的期货市场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具有吸引力。

  期货经营机构发展提质增效

  若要有效发挥期货市场功能,离不开一大批有实力的中介机构支撑。“十三五”时期,我国期货经营机构成功实现了A股市场上市,打开了期货公司利用资本市场融资的通道。2019年8月,南华期货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2019年9月,瑞达期货在深交所上市。而今年以来,已有4家期货公司接受上市辅导,拟开启A股IPO之路。

  权威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10月末,我国期货公司总资产为6260亿元,净资产为1169亿元,较2018年年底分别增长了16%和9.3%。业内人士表示,期货公司上市有利于促使公司股东结构走向多元,优化企业治理结构,不断增强资本实力。期货公司资本实力的增强将有力支持期现业务、做市业务、场外衍生品业务、资管业务等创新业务的发展。

  事实上,期货公司迈向高质量发展也是服务实体经济的需要。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国实体企业跨境业务越来越多,它们的生产经营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深度融合,这迫切需要我国期货公司服务能力跟上企业需求。期货业必须加快适应高水平开放需要,做好本土深耕和国际拓展的结合,为实体企业提供更全链条、更高质量、更多元化的风险管理服务。

  对于今后期货公司发展,洪磊认为,期货公司不应局限于通道业务,要重点通过基差贸易、仓单服务、场外衍生品等风险管理业务,打造衍生品综合服务商,形成国内定价权,引导实体企业和机构投资者利用“中国价格”,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和财富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我国期货行业诞生而出现的期货居间人将迎来重要监管规范。12月1日,中国期货业协会就《期货公司居间人管理办法(试行)》公开征求意见。管理办法对于期货公司与居间人、居间人与投资者之间的责任和义务提出明确规定。

  经过近30年的发展,期货居间人目前是期货市场重要的参与群体,也是部分期货公司重要的外部营销力量。目前,有北京、上海、深圳、江苏、浙江等13个辖区的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或地方期货行业协会出台了本辖区的居间人管理办法或自律规则,但管理标准和尺度不一致。市场人士认为,管理办法创新点颇多,体现出监管层对期货行业发展的良苦用心,这将对行业居间人业务起到很好的规范促进作用,进而促进整个期货行业健康长远发展。

责任编辑: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