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货币市场CURRENT AFFAIRS
货币市场 / 正文
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运行机制再优化

  日前,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在广泛听取市场成员意见的基础上,修订了《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规则》(以下简称《业务规则》)及配套的《信用违约互换业务指引》《信用联结票据业务指引》等自律规则,经交易商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并经中国人民银行备案同意后正式发布实施。

  这是我国信用风险缓释工具(CRM)诞生十多年来的又一次制度优化。业内人士表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发展对我国信用债市场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深远的意义。本次相关制度的修订完善,有助于激发市场活力,进一步完善信用风险分散分担机制,促进信用衍生产品市场健康发展,提升金融衍生品服务实体经济效能。

  信用风险分散的重要工具

  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是交易商协会2010年以来借鉴国际金融危机深刻教训,结合国内市场发展实际推出的信用衍生品。

  2010年10月29日,交易商协会公布的《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试点业务指引》创设了一种信用衍生品,即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业内人士表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是指信用风险缓释合约(CRMA)、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W)及其他用于管理信用风险的简单的基础性信用衍生产品。这类似于信用违约互换,标志着我国信用风险管理工具的诞生。此后的2016年,交易商协会在原有两类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基础上推出了信用违约互换合约(CDS)和信用联结票据(CLN)两类新的信用风险缓释工具。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表示,从2010年正式问世以来,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2010年正式问世,当年创设完成9只CRMW,但随后创设量大幅下降。2016年协会通过新设产品、降低市场门槛、简化流程以及调整监管框架对整个信用风险管理工具业务体系进行了重新梳理。但是2018年之前受到诸多因素制约,市场规模十分有限。2018年民企违约频发并影响到整个民企板块再融资,在此背景下当年下半年陆续出台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的新政策,并且重启信用风险衍生工具发行,此后以CRMW为代表的信用风险衍生工具规模迅速扩大。

  自推出以来,特别是2018年创新通过CRMW支持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发行后,CRM有了较快发展,较好发挥了促进信用风险分散、支持实体经济融资的作用。

  联合资信债券市场研究部表示,我国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创设以银行间市场标准化程度较高的CRMW产品为主。银行间市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研究发展起步较早、基础设施建设相对完善,根据交易商协会网站披露的数据,截至2020年末,已有52家CRMW创设机构、48家CLN创设机构、60家CRM核心交易商以及98家CRM一般交易商完成备案;已有100家金融机构、148款非法人产品签署备案了《中国银行间市场金融衍生品交易主协议(凭证特别版)》。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是我国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市场的主要参与主体,六大国有商业银行均已完成CRMW、CLN创设机构以及核心交易商备案,已有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和资管公司通过资管计划等非法人产品完成一般交易商备案。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认为,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发展对境内信用债市场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极其深远的意义。首先,能够有效加强信用风险定价机制的有效性和准确性。其次,能够为对冲和分散信用风险提供更多工具。再次,有利于提升信用债券市场的流动性水平。

  市场活力需要不断提高

  尽管我国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在促进债券市场发展、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客观上看,目前CRM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流动性不足,风险对冲功能发挥尚不充分。

  从2020年看,我国债券市场信用风险持续暴露。统计显示,当年债券市场新增30家违约发行人,共涉及到期违约债券97期,到期违约金额合计约1002.55亿元,新增违约发行人家数、涉及到期违约债券期数同比虽有所下降,但到期违约金额同比有所上升。

  我国债券市场违约现象时有发生,信用风险管理已成为投资者风险管理体系的重要部分。2020年,共有19家机构创设了66单CRMW产品,创设规模为110.40亿元,对应参照债券62期。与2019年相比,2020年CRMW创设单数、参照实体家数、参照债券期数、创设规模、债券发行规模等指标有明显变化,其中,CRMW创设单数、参照实体和参照债券期数同比分别减少27.47%、33.87%和31.87%;参照债券发行规模为310.49亿元,同比减少23.14%;创设规模为110.40亿元,同比增长9.77%。

  为进一步促进信用衍生产品市场健康发展,交易商协会组织市场成员逐步优化CRM交易结算机制,并修订形成了《业务规则》及配套产品指引。

  业内人士表示,《业务规则》修订总体是在坚持风险可控原则的前提下,优化CRM自律规则及管理体系,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促进金融衍生品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此次修订,一是进一步简化了入市流程,明确资管产品管理人作为一般交易商参与业务,并提出对核心交易商定价估值能力的原则性要求;二是弱化凭证创设前管理,通过强化信息披露等市场化方式提高凭证创设效率,并拓展了双边清算方式;三是取消此前信用违约互换、信用联结票据只能挂钩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的限制,为市场提供更多选择空间。

责任编辑: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