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人物CURRENT AFFAIRS
人物 / 正文
陈云:书以载道的财经帅才

  回顾百年党史可以发现,当年中国共产党人不仅在战场上历练出一大批杰出的军事指挥员,在经济金融战线上也锤炼出很多帅才与高手,为在对敌斗争中取得军事和经济战的双线胜利提供条件。陈云就是其中代表性人物,他不仅是我们党杰出的经济工作领导人,还是一位书以载道、字如其人的书法家。

  红色金融家

  陈云(1905-1995年),江苏青浦(今属上海)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他长期主管党和国家的财政金融工作,是党内最早最全面深刻地认识到经济金融工作重要性的领导人,并在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提出了一系列科学的经济金融思想,为我国财经金融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作出了不朽贡献。

  作为党和国家财政金融战线的探路者、奠基人,陈云过人的智慧及高超的领导力,无论是在主持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的财经工作中,还是领导主持东北根据地经济的恢复与重建中,抑或是在上海“银元之战”中,都发挥得淋漓尽致。1943年,陕甘宁边区发生了严重金融波动,边币发行失控,大幅贬值,物价飞涨。为平抑物价,边区银行暂停了边币发行,虽一时扭转了被动局面,但边区生产深受影响,经济陷于停滞状态。为改变这一状况,1944年3月,毛泽东提议,任命陈云为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西北财经办事处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全面执掌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财政经济。

  面对这一全新领域,陈云坚持“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这十五字诀,通过深入调研,发现问题症结主要在于“把银行作为财政的出纳”,过于强调金融支持财政,以致边币超发。为此,他当机立断,整顿金融:一方面,将边币的发行权收归西北财经办,不再归边区财政厅,确保边币严格集中发行,同时确立银行企业性质,严格要求财政部门和军队后勤部门带头有借有还,从而使银行更加独立,不再是财政的“钱袋子”。另一方面,基于当时边区经济还无法自给自足、购买急需的棉花、布匹、药品等离不开法币这一事实,对法币采取“七分服从、三分独立”的原则,将两种货币与金价关联,法币贬值则增加黄金出口量,提高进入国统区产品的价格,大量购入法币;法币升值时,则反向操作,为边区银行准备充足的法币、黄金和物资等准备金。同时,陈云还提出一个妙招,即由盐业公司发一种流通券,使之在边区内流通,逐渐收回边币,达到预期比价时,再以边币收回盐业流通券。这样既使边币与法币比价逐步趋于平衡、驱逐法币,又有利于稳定金融。不到一年时间,边区通货膨胀、贸易入超、物资短缺、财政赤字等问题就得到了系统解决。

  解放战争中,陈云主持东北财经工作,东北经济迅速恢复,为解放战争提供了强大支持。1949年他出任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打退了投机资本数次进攻,赢得新中国财经战线“淮海战役”的全面胜利,并迅速实现了全国财政、金融和外汇统一,扭转了旧中国长期遗留下来的经济凋零、物价飞涨、财经混乱的艰难局面。

  一生倾情书法

  陈云卓越的领导能力和深邃的财经思想早已被人所熟知,但对其人文情怀及书法造诣知者却甚少。

  究其学书之路,可分为三个阶段:一是启蒙与兴趣阶段。陈云6岁那年,由舅舅送到私塾开蒙,除学《三字经》《百家姓》外,他对写字尤其是正大气象的颜楷特别感兴趣。上初等小学和高等小学后,他每日早起,在舅舅家的小饭馆里练字、晨读,打下了坚实的书法基础与文史功底。二是应用与实践阶段。在商务印书馆工作期间,他每天都比别人起得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去职工宿舍房顶的平台,在那里练上一阵书法。由于字写得好,他从学徒升为正式店员时被安排在发行部,主要工作就是在牛皮纸上填写收件人的姓名与地址。因投递量大,写时既要有一定速度,不能一笔一画地写,但也不能太随意潦草,否则投递者看不清容易误投。这就促使陈云在书写过程中十分注意字的美观大方,且有意识地追求笔速与流畅,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个人风格。直至1925年“五卅运动”他参加革命,戎马倥偬、政务繁忙,习书练字才暂告一个段落。三是钻研与专攻阶段。进入80岁后,陈云研习书法的热情再次高涨。如无特殊情况,则每日站立悬腕挥毫一个小时,雷打不动,一直坚持到90岁,书法无疑成为他晚年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期间,关于他与书法的轶事和佳话着实不少。

  他的书法以行书为主,兼作行楷,整体给人以大气、奔放、潇洒之感,极具个性与辨识度。从笔法看,藏露结合,中锋为主,八面出锋。起笔果断、相对较重,行笔稳健、十分干脆,收笔顿、挑兼施,略有率意之感,却具潇洒之意。写到得意处,他会自得其乐地说:“现在的字有飘逸感了。”从结体看,以纵向取势为主,纵横交错,且无论横、竖都会取一定的斜势,或左倾,或右倒,善于“造险”,随之又通过反向施笔化险为夷,给观者以“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紧张感与陌生感。从墨色看,已绝非简单地写毛笔字,字里行间浓、淡、枯、湿,轻、重、虚、实,彼此观照,相互映衬,非常到位。尤其是那些飞白效果的使用,出其不意,对比强烈,视觉冲击力十分震撼,在无意与有意之间达到了艺术创作的高度与境界。从章法看,似信手拈来,不加经营,随字而安,因字赋形,然行气贯通、虚实得当。不少作品甚至独出机杼、别具匠心,颇有以书会意之妙。其中,“宰相合肥天下瘦,司农常熟世间荒”是他最爱书写的内容之一。但每次写时,他都会故意将“宰相”与“司农”这几个字写得大些,而将“天下”与“世间”四字则写得小些,用他的话说就是“在字形上取诗意”。这样的夸张手法在他的作品中时有出现,但却无丝毫的违和感,反而给欣赏者一种亲和力与新奇感并存的味道,起到了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

  书如其人载大道

  与一般的书法家不同,陈云的书法绝非纯粹的艺术创作或为展览而写,更多是用书法这一艺术形式,或宣传马克思主义真理,或抒发对党、国家和人民及家乡的热爱,或寄托对革命先烈的哀思,或表达对青年一代的希冀,或托诗言志、借对(联)咏怀……

  其作品大致可分这么几类:其一,为书刊和报纸题名。如《革命烈士传》《向警予文集》《毛泽东题词墨迹选》《辽沈决战》《党建研究》《中国工商报》《劳动报》等。这类作品虽大多不署名不落款,但一看便知出自其手。其二,为革命先烈和名人故居(或纪念馆)题名题词。如“五卅运动纪念碑”“红军渡江纪念碑”和“周恩来祖居”“张闻天故居”以及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上海鲁迅纪念馆及张秉贵塑像等。这些笔力千钧、大气磅礴的墨迹,与人物、场景等达到了高度统一,令人敬仰。其三,为机关、学校和企业等单位题词。除为中央警卫团、国防科工委、国家环保局、商务印书馆、新华书店、中华书局、北京四中和北京八中等专门题词外,陈云还题写了“上海财经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苏州评弹学校”等校名。每一幅题词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其四,书赠身边的战友、工作人员和亲朋好友。书写内容既有古诗、名联,也有警句格言,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个人名利淡如水,党的利益重如山”“有关家国书常读,无益身心事莫为”等,尤其是他自撰的“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多做就是少做,少做就是多做”“既扫自己门前雪,又管他家瓦上霜”等作品,写的都是他自己一生体悟出来的工作方法与人生哲理,已不仅仅限于书法的艺术价值了,更多是对后人的期望和启迪。

  倡导“从小要练好毛笔字”

  陈云不仅自己喜欢书法,还从传承中华优秀文化、增强学生书写能力、审美能力和文化品位的高度,提出要重视小学书法教育问题。

  1983年,他在接见全国少先队夏令营的小朋友们之前,为全国少年儿童题词,勉励孩子们要练好毛笔字。1984年9月,他又建议教育部门:“小学要重视毛笔字的训练,要把大字课作为小学的基础课,严格要求。在今后很长时间里,汉字仍会是我们的主要书写文字,因此,让孩子们从小把字写好很重要。” 随后,教育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教育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对小学生的写字训练,提高写字课的教学质量,逐步改变小学普遍不重视写字训练的现象。不久,《中国少儿报》还专门去函请他题词。于是,他挥毫写下了“从小要练好毛笔字”这八个字。事后,该报将他的这一题词和一幅其指导孙女写大字的照片(由时任陈云秘书朱佳木拍摄)一并刊发,对全社会重视少年儿童学习书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在陈云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身上,不仅有一种“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雄气概,还有一份“寄情笔墨赋心声”的文人情怀,更有一个“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博大胸怀。因此,他们的书法在点画间都折射出其深邃的思想和独特的经历,故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个性鲜明、书以载道、可资鉴赏、难以模仿。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金融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原健凇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