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区域经济CURRENT AFFAIRS
区域经济 / 正文
为“三农”发展输入金融血液
 
  “都说我卖的价钱高,其实1万多棵橄榄菜也不过卖了2万元。”当河北滦南县农民老李一边发出多少带有炫耀意味的“牢骚”,一边计划着下一年多承包几亩地时;当某著名IT企业投资过亿元“跨界”养猪,并引发高新技术企业投资农业风潮时;当国家近年来连续加大“三农”投入力度,资金投入规模超过万亿元时——人们愈发相信“三农”是时下的宠儿。
  如果时光倒退10年,彼时的“三农”留给人们的印象却是苦涩的。这种“苦涩”让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不禁发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的痛苦感慨;这种“苦涩”也让农民通过“辛辛苦苦三百天,洒尽汗水责任田;亩产千斤收成好,年终结算亏本钱”的对联流露无奈和心酸。
  十年一轮回,“三农”在轮回中发生巨变。巨变的背后有诸如中央连续9年发布9份以“三农”为主题的“一号文件”等政策指引;也有“从2006年的3517.2亿元增加到2011年的10498亿元,6年累计投入40122亿元,年均增长24%”的资金投放,更有金融之手的大力推动。
  在推动的队伍中,既有像中国农业银行这样长期服务“三农”并在服务“三农”领域具有独特优势的全国性大银行的身影,也有像中国民生银行开同业之先河,尝试将服务的触角伸向“三农”领域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踪迹,更有诸如北京银行、北京农商行、包商银行等以“涉农”金融产品多元化、服务手段多样化为特征的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的加入。
  金融机构面向“三农”是国家从优化金融战略布局出发作出的重要部署。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我国农村金融体系仍很薄弱,机构网点少,产品和服务单一,支农功能不强,“三农”贷款难问题突出。要在解决“三农”金融服务不足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和进展,需要加快建立健全适应“三农”特点的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的农村金融体系,充分发挥商业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和其他金融组织的共同作用。
  国有控股商业银行:开创“三农”金融工作新局面
  又到一年秋收时。看着田野里即将成熟的玉米,山东潍坊农民卢玉训心里充满了喜悦。几年前到城里学习农业机械后,卢玉训就成了村里的种粮能手。在村里大力推广规模化种植之际,卢玉训便用农行的5万元小额贷款购买了大型播种机、收割机等农机具,承包了土地,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小额信贷——农行这一资本市场上的“大象”所开发的“小”金融产品,已经成为众多农户的致富好帮手。
  10年前,“三农”被认为是弱质产业、弱势群体、落后地区。面向“三农”是农业银行改革的基础导向,在农村市场中淘金,成为农行“三农”业务能否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考验。就连农行原董事长项俊波也坦言,大银行服务“三农”是一个世界性难题。2010年7月15日,农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翌日顺利登陆H股,标志着国有银行股份制改革完美收官。至此,“面向‘三农’”与“商业运作”结合,这一被视为农行股改中的最大困难已被克服。
  三农金融事业部制的探索,帮助农行完成了这一深刻的变革。△对三农金融事业部,农行不仅实行“六个单独”的专门机制安排,还实行倾斜的资源配置政策。据此,农行趟出了一条服务“三农”的新路子。经过几年探索,不但农行充当起了服务“三农”的骨干和支柱角色,其他几家大型商业银行也重新迈开了向县域布局的步伐,为“三农”发展输入源源不断的动力。比如说,交通银行大力在海南、湖南、安徽等省新开县域支行,不仅使该行县域支行总数增长到112家,而且在全国百强县的机构覆盖率提升至71%。
  10年过后,农村市场这片“蓝海”被发掘出来,当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把竞争战场从城市向农村转移时,或许很少有人再提及“三农”是弱质产业。随着县域经济发展以及农民收入水平提高,农村不断逐渐涌现出种养殖大户、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高端客户。
  创新,是国内银行业进步的灵魂。尤其是在支持“三农”的路上,大型商业银行演绎的正是伴随我国动产融资实践的节奏,不断创新探索、寻找有效载体的一出好戏。农行近年来在海域使用权抵押、绒毛动产质押等方面进行大胆探索,创新推出“金益农”、“三农”金融产品;工行专门开发了“棉贸通”商品融资业务;建行为农企和农户量身定做了一批真正符合其需要的服务和产品;中行“益农贷”产品包含“粮农贷”、“农机贷”、“水产贷”等多个细项……一项项契合“三农”发展实际的创新产品,突破了担保难、抵押难等农民获得贷款的瓶颈,大型商业银行据此找到了回归农村金融市场的切入点。
  几年前,村镇银行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设立,犹如一声春雷,打破了沉寂的农村金融市场。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的村镇银行,以其灵活、贴近“三农”的优势,不仅填补了农村金融的空白,还成为给农村市场带来竞争机制的“鲶鱼”。实力最为雄厚、管理规范的大型商业银行,纷纷把组建村镇银行作为进军农村市场的另一个突破口。
  截至2011年末,农业银行发起设立的4家村镇银行贷款余额达到3.5亿元,综合贷存比超过70%。工行在浙江省和重庆市分别开办了嘉兴平湖村镇银行和重庆璧山村镇银行。自2008年开始村镇银行试点工作以来,建行已正式开业村镇银行16家。2011年末,中行已设立村镇银行18家,共为近2万户农村及县域客户提供服务……
  时光如同一面明镜,能够映照出历史的变迁。十年间,我国农村经济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农民收入如芝麻开花节节高,生活多彩多姿,展现给世界的是中国农村面貌翻天覆地的变化。道路宽了、农民富了、农村漂亮了,是人们的直观感受,背后看不见的还有农村信用环境的改善以及农民金融意识的增强,以前拿着皱巴巴现钞交易的农户如今用上了方便快捷的银行卡,一笔笔信贷资金犹如汩汩清泉滋润“三农”肌体。
  股份制银行:大胆尝试支农新路
  虽然在农村金融市场中,股份制银行的份额并不大,但是伴随业务触角向县域延伸,许多股份制银行也把“三农”视作潜在市场,在探索支农新路上阔步前进。
  2011年,民生银行设立现代农业金融事业部,很多业内人士将其评价为:开同行业先河之“壮举”。与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前由于自身定位及外部政策的不同和限制,很多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并不是面向“三农”的实践者和当事人。
  实现农业发展、农村繁荣和农民增收的目标,离不开金融的大力支持,而在金融中占有相当比重的全国性股份制银行自然应担当起重要任务。
  没有服务“三农”的经验,实践“三农”金融服务的时间较晚,大部分网点机构依然在城市中……诸多不足未能成为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服务“三农”的障碍,他们对“三农”的帮扶更展现出“快跑”姿态。今年4月,民生银行与农业部签署全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以茶叶、渔业等产业为合作重点,及时总结合作经验,适时扩展到粮、棉、油、糖等大宗作物;探索对合作社购置大型农机具实行抵押贷款、对合作社开展农机租赁作业进行贷款支持的有效方式。
  对此,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表示,民生银行非常重视现代农业的发展,从战略上和业务层面积极支持农业企业的提升。希望通过双方合作,探索金融支持农业产业发展的有效途径,不断提升金融支持现代农业发展的前瞻性、科学性和全局性,丰富农业农村经济发展的金融服务。民生银行将在“十二五”期间和未来10年内提供一揽子金融服务方案,以支持农业的产业化、现代化。同时,记者还了解到,仅在2011年民生银行便成立了9家村镇银行,董文标表示,虽然民生银行没有直接在农村地区设立分支机构,但是通过设立村镇银行,民生银行已经参与到农村金融体系建设中来。
  除民生银行外,兴业银行也在通过村镇银行这一载体,将金融服务延伸到农村。据悉,兴业银行“银银平台”拥有超过15900个联网互通网点,通过代理接入支付系统和信息系统外包等重点合作产品,帮助国内广大村镇银行突破支付结算瓶颈、提升金融服务质量。针对涉农行业及企业的特点,兴业银行还充分利用贸易融资、“兴业芝麻开花”等产品,为涉农行业和企业提供全方位金融支持。
  农业丰则基础强,农民富则国家盛。党和国家历来重视“三农”问题,明确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重中之重的地位赋予了“三农”广阔的发展空间,也给予了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开辟新领域、获得新发展的机遇。
  城商行、农商行:服务“三农”百花争妍
  十年前,当一批批城市信用社紧锣密鼓地改组成为决策更有效率、公司治理更为完善的城商行时,就已经透露出未来将会到农村这片“蓝海”淘金的端倪。如今,随着银行在城市中竞争趋于充分,高端客户议价能力增强,城商行经营重心下移,在县域大幅布局,已经成为一个潮流,成为服务“三农”的一股重要力量。
  “将发展重心向‘三农’建设领域倾斜,是北京银行推动业务转型,塑造业务特色,实现差异化竞争的重要战略。”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说。2009年,北京银行在首都银行业中率先设立郊区管理部,变革管理模式,全面升级对首都新农村建设的金融支持力度。“农村金融”的品牌随之打响。
  今年8月,北京银行又携手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和中国人保财险,创新推出“镇域经济”金融服务模式。这一模式下,以镇域经济为切入点,北京银行进一步整合多方资源,改善农村金融环境,推动新农村改造进程,为镇域经济总体规划的落实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创新推出“荐信贷”、“厂房贷”、“农乐贷”等专属融资产品与“步步高”等专属理财产品,支持涉农小微企业和特色产业集群,促进农业产业化和城乡发展一体化建设。
  作为一种新型金融组织,村镇银行服务领域涵盖养殖业、种植业及生态农业等,能够和当地农户与小微企业打成一片,融入了“三农”这片沃土。在设立村镇银行这一服务“三农”新途径上,城商行也从未落后。2008年,北京银行就发起设立首都第一家村镇银行——北京延庆村镇银行。此后,北京银行又发起设立浙江文成北银村镇银行和农安北银村镇银行。包商银行近年来大力支持新农村新牧区建设,也先后发起设立了27家村镇银行和1家贷款公司,并依托包商银行在小微企业金融领域所积累的丰富经验,将小微企业信贷技术和模式成功移植到农村牧区金融服务领域,进一步拓展了新农村新牧区建设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填补了市场空白。
  据悉,为实现服务下沉,与“三农”进一步对接,许多城商行还在营销战略上推陈出新,在农村金融市场上大放异彩。比如,泰隆银行推出“村居化”营销措施,下乡入村,通过建立驻村客户经理方式,确保每个农村至少有一名业务联系人,实现点对点的服务。台州银行也推出了“金融服务进村居”活动,不断探索城市商业银行服务“三农”的新模式、新路子。
  在近十年来的农村金融体系构造中,脱胎于农信社的农商行扮演着愈来愈重要的角色。自2003年国务院确定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后,整体亏损十年的农信社迎来了一股改制春风。通过产权制度的重塑,产权更为清晰、管理更为规范、内控更为严密的农村商业银行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也为农村大地带来勃勃生机。
  “截至2012年6月末,全行涉农贷款余额468.4亿元,占北京市总量的六成以上。”据北京农商银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在支持首都城乡一体化发展上,该行创新出“新农村建设贷款”和“重点村改造贷款”产品,推出便利农贷、创业农贷、暖心农贷三大系列“新农家”农户贷款服务方案,以满足农民有效融资需求。
  临近国庆,北京农商银行丰台支行营业部迎来了一批集中汇款的农民工。来自湖北荆门的小张说,国庆正是家里人急着用钱的时候,所以很想赶快把钱汇回老家。北京农商银行专为来京务工人员设计的“亲情速汇通”产品,不但减少了他们的汇款成本,还能提供存取款、代缴费等多方面贴心服务。不但一笔笔宝贵的资金投入使得农民的生产生活水平提高,畅通的结算渠道也让农村资金汇划插上了翅膀。积极改善农村地区支付环境,成为农商行支持“三农”的重要一环。以北京农商银行为例,为弥补无银行营业网点覆盖自然村的日常金融服务需求,该行推出了新的农村金融服务模式——“乡村便利店”、“乡村自助店”,使偏远地区的农民在当地就可以办理存取款、转账、自助缴费等业务。截至目前,已建成乡村便利店23家,乡村自助店6家。
  十年间,金融“血液”的注入让农村大地焕发出了生机和活力,寻常百姓家庭也能享受到便利的现代化金融服务。在我国农村面貌日新月异的变化过程中,商业银行所发挥的金融支持和促进作用已载入史册。
责任编辑:杨喜亭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