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稳定预期 激发有效信贷需求

  从近期金融数据和实际调研情况看,我国企业和居民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等问题值得关注。这是复杂多变的内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应高度重视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等问题,采取切实的措施,提振市场主体信心,稳定预期,激发需求,促进经济社会大局稳定。

  2022年一季度,我国金融数据总体表现较好。数据显示,3月人民币贷款增加3.13万亿元,其中企业贷款新增2.48万亿元,同比多增8800亿元。不过,从结构看仍然存在问题。在企业贷款增量中,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分别新增8089亿元和3187亿元,同比分别多增4341亿元和4712亿元。也就是说,企业贷款同比多增主要来自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的冲量。相比之下,反映企业预期和信心的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13448亿元,同比仅多增148亿元,基本与去年持平。与此同时,3月居民短期贷款、中长期贷款分别增加3848亿元、3735亿元,同比分别少增1394亿元和2504亿元,贷款需求弱于去年同期。

  4月30日,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数据显示,4月我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7.4%,相比3月下降2.1个百分点,制造业总体景气水平回落。制造业PMI连续两个月处于荣枯线以下,显示出目前实体经济相对疲弱。

  企业和居民有效信贷需求不足问题开始显现,原因是多方面的。

  从外部环境看,主要是国际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因素产生的影响。在政治方面,乌克兰危机愈演愈烈,地缘政治冲突加剧,石油、铜、铝等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一季度,我国原油、成品油、天然气进口均价分别较去年同期上涨56.1%、37.4%和78%。受此影响,相关行业原材料价格出现了一轮明显上涨,加重中下游企业生产经营成本。由于国际局势紧张,国际市场需求减少,叠加海运成本维持高位运行,导致部分行业及其上下游企业出口减少、订单下滑。

  在经济方面,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开启加息周期,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加剧,可能给我国金融市场带来一定影响——美国持续加息缩小中美两国利差,可能导致我国资本外流;美联储加息和缩表或加大美股调整幅度,进而影响我国资本市场波动;美国如果加速紧缩进程将加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可能进一步影响我国金融市场。

  从内部环境看,主要是受疫情反复影响。今年年初以来,疫情呈现多点散发状态,上海等经济中心城市受到影响。在此背景下,市场主体对增加投资和扩大生产持更加谨慎的态度,居民消费意愿和消费能力不足。

  与此同时,部分行业和企业有效信贷需求仍未释放。如房地产开发企业,虽然今年以来房地产行业融资政策有所调整,但市场需求短期内难以恢复。此外,受经济结构调整和相关政策影响,对部分产能过剩和“三高”行业的融资需求,金融机构难以有效满足。

  从客观情况看,非金融企业过去一段时间内扩张较快,部分企业杠杆率已经处于高位,继续增加负债的空间不大。在疫情防控形势复杂和经济下行压力之下,金融机构风险偏好有所下降,对扩大信贷投放态度谨慎,导致出现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和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并存的现象。

  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并不是一个小问题,如果不能及时有效缓解,将可能影响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和社会稳定大局。下一步,应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尽快扭转这一趋势。

  第一,统筹平衡好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尽量降低疫情防控给经济和民生带来的影响。要按照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要求,根据病毒变异和传播的新特点,在有效防控疫情的前提下,灵活适当地调整防控政策措施,坚持依法防控、科学防控,杜绝擅自关闭公路入口、违法设置市场准入、不顾民生“一刀切”等不合理措施,最大限度减少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

  第二,宏观政策充足发力,走在市场曲线之前,助力市场主体纾困解难和实体经济稳步恢复,应及时果断采取更坚决有力的措施,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从货币政策看,应更加积极有为,主动发力,加大跨周期和逆周期调节力度,更好地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把稳增长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第三,保持政策稳定性,减少政策不确定性,加强市场沟通,引导市场预期,提振信心,激发需求。“信心比黄金更重要”,要通过宏观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房地产政策持续调整优化,产生叠加效应,恢复和增强市场主体对未来的预期和信心,激发市场投资需求,提振居民消费需求。新政策出台或原政策调整之前,应进行充分沟通;释放政策信号应有充分的政策措施与之配套。

  金融机构应进一步增强社会责任,在坚持商业可持续和风险总体可控的情况下,适当优化金融资源配置,适度调整信贷制度与流程,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特别是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的需求,加大对市场主体尤其是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减费让利、纾困解难力度。

  (作者系秦农银行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

责任编辑:杨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