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贾康:打通“双循环”堵点 构建新发展格局

  自2020年5月,中央首次提出“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以下简称“双循环”)以来,受到了国内外各界关注。

  近两年时间里,“双循环”热度不减。如何更好理解“双循环”?在提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背景下,如何突破双循环过程中的“堵点”?数字经济趋势下,“双循环”又有哪些发力点?围绕这些问题,《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财政部原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自“双循环”的概念提出以来,贾康一直关注并研究相关问题。2021年,他与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政府预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薇合著出版了《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一书,近期该书在中宣部指导下的中国图书评论学会与央视合办的中国好书评选中,获评“2021中国好书”。

  “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是推动我国在改革开放中向更高层次实现高质量升级发展的重大战略部署,是重塑我国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是发挥我国超大规模经济体优势的内在要求。”贾康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金融时报》记者:“双循环”是在什么背景下提出的?如何理解双循环之间的关系?

  贾康:“双循环”是一个完整的方针,也是政策组合的大框架。实际上,“双循环”并不是一个全然新鲜的提法。任何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经济运行必然采用双循环模式,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发展格局已经是双循环格局,但现在的新意,主要是体现在强调“内循环为主体”上,是在原有的国际经济大循环发展过程中做加法,而非否定原本已有长足进展的国际经济大循环。

  之所以倚重“内循环”,是有客观因素的。现阶段我国面对阶段转换、疫情冲击等短期挑战和三重压力等中长期问题,经济面临新的下行压力,此外国际方面种种不确定性大大增加,我们必须在宏观调控的“相机抉择”中,更加注重扩大内需的指导方针,“做好自己的事情”,把握相对明显的一些确定性因素和强化自身可控的主动权因素。在这一背景下对“内循环”的倚重,旨在以扩张内需推动经济升温,并以优化结构促进高质量发展。

  这种双循环相互结合、相互促进,且内循环充当主体角色的新格局具有长期性。中国当下面临的地缘政治等多重压力,可能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因此我们必须形成长期的战略耐心和思想准备,以应对百年未有之变局和可能难以预料的惊涛骇浪,把握好内循环与双循环中内生潜力的释放,做好对外部不确定性和不利因素的防御。

  但与此同时,构建“内循环为主体”的新格局,必须结合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外循环。总的来说,我们必须依靠内循环来控制和收敛不确定性、实现稳增长,同时也要拥抱全球化,形成国内国际供需循环升级版式的相得益彰、相互促进。

  《金融时报》记者:近期中央提出“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如何理解这一提法与“双循环”中“内循环”的关系?目前“双循环”落地还有哪些方面有待突破?

  贾康:全国统一大市场有利于构建“内循环为主体”和“内外畅通”的新发展格局。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我国经济长期侧重依靠畅通外循环拉动经济增长,带动国内原始积累过程和市场的培育与发展,在新时期新形势下,经济内循环活力有待提高,也具备了相关的基础条件。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可以加速畅通国内经济大循环,消除过去条块分割、不当垄断、行政过度干预等弊端所扭曲和阻滞的市场发展格局,将有效提升我国庞大市场的竞争效率,并通过国内外市场更有效的衔接打通市场梗阻,从而加速实现内循环为主体、双循环驱动的新发展格局。

  具体来看,有几个方面需要不断突破。

  一是要加强产权保护。市场的统一需要特别强调“全面依法治国”取向下规则的统一、制度环境方面的统一,其中产权保护(包括知识产权的保护)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只有加强产权保护,企业才能不短视,才能有长期行为,才能打开潜力活力持续释放的空间。当前,我们已经形成了竞争中性的概念,多种所有制的企业、市场主体,他们的合法产权应该一视同仁地在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中得到充分保护。

  二是要加强与要素流动相关的制度建设。对所有的生产要素,要允许它们尽可能无壁垒地流动,在因环保和特定行业等原因需要设置的具体准入条件上,应充分地合理化降低准入门槛。

  三是要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使企业在市场竞争中“法无禁止即可为”,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相应于此,政府管理则实行正面清单,“法无授权不可为”,而且跟上“责任清单”, “有权必有责、必问责”,从而以高标准法治化营商环境极大地促进全面改革开放,并在进一步的高水平开放中,与世界上通行的商业文明规则体系对接,更好地拥抱全球化。

  四是要以全面配套改革,改造城乡分治制度安排,弥合传统的二元经济,实现城乡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统一大市场。未来须更为积极地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对国民加快形成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有效供给,真正实现统一市场。

  《金融时报》记者:在推动新发展格局中,您提出要以“新基建”直接支持数字化平台企业的创新发展,这也是当前中国经济培育新动能的重要着力点。具体您有哪些建议?

  贾康:以数字化发展引领中国高质量发展和创新发展,既是当务之急,又是长远支撑。从现阶段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急务来看,在从抗疫常态化直到最终战胜疫情过程中,扩大内需、促进形成以内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关键事项之一在于新基建。疫情突发后,数字经济对维持经济社会的基本运转功不可没,在以“持久战”思维持续应对疫情的努力之中,更亟须以新基建支撑数字经济创新,使其在高质量升级发展轨道上不断地、更好地发挥“科技第一生产力”的作用。

  其实,“新基建”建设本身也会拉动传统基建。例如,发展数字经济时我们要建设新的数字中心,那么与之配套的架桥修路等公共交通体系,供热、供电、上下水等所有的公用设施,住宅、商业网点和医疗教育等机构,以及绿化带等都必不可少。这些方面同时发力,实际上也是内循环为主体格局下我国需求潜力的进一步释放。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