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郭雳:用规范更好实现执法公正与效率的协调

  2022年伊始,证监会、财政部联合发布了《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金管理办法》,同日,证监会发布了《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度实施规定》。上述两份文件正是对此前国务院颁布的《证券期货行政执法当事人承诺制度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的贯彻落实,旨在提高执法效能,化解资本市场“查处难”与市场“查处快”需求之间的矛盾。

  “当事人承诺制度是进一步提高行政执法效能,整治资本市场违法行为的客观需要。”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郭雳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在他看来,《办法》的出台是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中,中国资本市场法治建设发生的诸多深刻变化中较为重要的一个。

  “随着新《证券法》及其系列配套制度的修订完善,我国已构建起以行政执法为重点,行政、民事、刑事手段有机结合的三维惩戒网络。但证监会仍面临着行政执法案件数量多、查处难度大等问题。”郭雳表示,当事人承诺机制正是破解上述难题的重要制度工具,部分案件能够由此更快获得处理,更多执法资源可被投入其他案件,有利于实现执法整体效果的最优化。

  同时,《办法》实施也有助于补齐投资者多元化救济体系,提高法律救济及时性。郭雳指出,相比过去,当前我国投资者保护制度体系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先行赔付、责令回购、中国版证券集体诉讼、证券期货仲裁等相继推出。不过,适用这些制度仍存在两方面问题。

  “一是上述制度适用均需以确认违法行为为前提,而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隐秘性、复杂性、专业性等特征有时使其难以认定;二是在一些案件中,即使能够认定并成功启动上述制度,投资者最终实际获得赔偿可能也要大耗时间精力。” 郭雳表示,当事人承诺制度可以克服此类投资者救济实践中的短板,从而在实质正义层面实现投资者保护效果的最大化。

责任编辑:余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