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专家观点CURRENT AFFAIRS
专家观点 / 正文
王信:积极探索金融助力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

  9月16日,在清华大学联合主办“清华五道口‘碳中和经济’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围绕金融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进行了主旨发言。

  他从四个方面进行了介绍:一是金融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机理,二是国内外金融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实践经验,三是金融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约因素,四是政策建议。

  “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和碳中和有非常密切的关系。今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这是中央层面的顶层设计。具体来看,在实现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方面,金融支持非常重要。”王信表示。

  目前,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路径主要包括两大类,一类是政府主导型,一类是市场主导型。其中,政府主导型包括生态保护补偿和政府购买。生态保护补偿是指采取财政转移支付等方式,适当补偿生态保护支出成本。而市场主导型在发达经济体中应用较多,具体包括,生态产业化经营和权属交易。前者是指运用生态产品发展生态经济,比如生态农业、生态旅游等,后者包括碳排放权、碳汇权益、排污权等生态产权交易体系。

  王信强调了金融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重要性,“通过银行贷款,债券、股票等金融工具来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能推动更多的市场主体从事生态产品的发掘、利用、交易等。”

  在发言中,王信介绍了地方层面的绿色金融探索实践。

  “除了六省九地的绿色金改试验区外,浙江丽水和江西抚州,也在开展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探索。当地经过确权、核算等环节后,把生态产品采购收益权等作为抵押物来申请贷款,实现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资金。”王信介绍。

  此外,两山理论的发源地浙江安吉探索了“两山银行”模式,即把碎片化的生态资源进行规模化的收储、专业化的整合、市场化的运作,把生态资源转化为优质的资产包,从而实现“两山”正规优质高效的转化。广州则开展了碳市场和普惠金融工作相结合的碳普惠减排项目。

  在谈及金融支持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制约因素时,王信总结,一是顶层设计有待加强,缺乏全国统一的法律法规;二是产权机制不够完善,谁来处理谁来收益不明确;三是价值评估机制不完善;四是市场交易机制不完善,例如我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中,还缺乏相关的金融衍生产品;五是风险缓释机制和激励机制有待完善;六是市场主体培育机制不够完善,不管是从供给方还是从需求方,目前都相对缺失。

  针对上述因素,王信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是推进法律法规建设。“当前全社会越来越重视绿色低碳发展。”他表示,要完善全国性的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制度,生态补偿、转移支付和政府采购制度等。

  二是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产权的机制。王信认为这是市场交易的基础。

  三是加快市场交易建设。除了碳排放权的交易市场以外,包括排污权、用能权等都可以推动建设相关市场。

  四是健全风险分担机制。“更好的分担风险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更多的市场主体来参与到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这项重要的工作中来。”王信强调。

  五是完善市场主体的培育的机制。供给方面,在控制合理控制风险的前提下,可引导工商资本、社会资本来投资生态项目,广泛吸引社会资金来助推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具体可包括长期的机构投资者,例如商业保险公司、养老保险基金等。需求主体方面,要加大对消费者对生态支持的宣传教育力度。

  六是加大金融产品创新力度。“只要有一个好的市场环境,好的碳价格,好的生态产品的价格,那么金融市场自然就会发挥它的主观能动性、积极性,推出各种各样的金融产品,包括贷款、股票、期货产品、保险产品等,来适应市场发展的需要。”王信强调。

责任编辑:杨致远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