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高端访谈CURRENT AFFAIRS
高端访谈 / 正文

美国经济复苏步伐或放缓 多重风险难容忽视

访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特约研究员边卫红

  对于美国经济来说,2022年或将是一个备受考验的年份。除了新冠疫情反复前景不明、美国通胀数据持续高企之外,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对于美股等金融市场祸兮福兮也尚存疑问。2022年的美国经济将走向何方?今年左右美国经济表现的因素有哪些?该如何看待美国经济存在的深层矛盾和“顽瘤”?美联储今年的货币政策转向会否加快?这对于美股等金融市场又将带来哪些影响?针对上述问题,《金融时报》记者对中国银行研究院主管、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特约研究员边卫红进行了专访。

  《金融时报》记者:您如何看待2022年的美国经济复苏前景?

  边卫红:美国经济复苏步伐或将在2022年进一步放缓。首先,从支撑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的个人消费来看,2022年美国消费者支出总体上将保持稳定,积极因素就是美国失业率下滑,但新冠疫情导致美国消费者需求出现结构性变化,这也是一个长期趋势,人们对于酒店、餐饮类的消费需求下降,对于商品的需求大幅增长。其次,制造业在全美范围内虽然进一步扩张,但增长的速度在不同的领域和地区有所差异,其中,交通运输部门持续回暖,农业部门收入也在增加。

  再次,劳动力市场的紧张状况尚未得到彻底缓解,美国全国范围内的工资增长依然非常强劲,不同行业的薪资远远要高于历史平均水平。不少劳动者受疫情的影响不愿意重返就业岗位,这进一步加剧了劳动力短缺的状况,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生产和服务业消费的扩张。预计到2022年年底,美国的失业率将进一步回落至3.5%,如果疫情在2022年下半年能够趋稳的话,美国劳动参与率将有所回升,但是仍低于疫情发生前的水平。

  美国生产端的恢复仍将不及预期。在2022年的上半年,原材料价格上涨、投资不足等关系供应链的问题将依然存在,尤其是叠加全球运输成本依然处于高位,将进一步影响整个供应链的恢复。自疫情发生以来,集装箱费率最大的涨幅集中在去年的前三个季度,可以说,运输成本的增加进一步延长了交货时间,这种情况短时间内难以得到彻底改变。更高的运输成本和货物短缺,将进一步推高商品价格。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影响2022年美国经济的因素有哪些?对于当前的美国通胀数据,您有何看法?

  边卫红:信贷繁荣以及结构性错配所带来的风险可能会进一步影响美国经济增长。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通胀压力加大。2021年12月份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涨幅已经高达7%,是1982年以来的最快涨幅,这将给美国经济增长带来巨大挑战。未来美国通胀涨幅会逐渐回落,但依然会维持在高位,而且持续的时间相对来说会比较长。

  第二,美国贫富差距加大。截至2021年二季度,美国收入最高的1%的家庭总净资产,首次超过总数60%的中等收入家庭的总净资产,这体现出美国贫富悬殊进一步加大。另外,这个数据还显示,美国中产阶级空洞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中等收入阶层所拥有的财富处于下降趋势,财富向高收入群体集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收入两极分化问题令人担忧,持续的美国股市上涨进一步增加了富人的收入,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效益。这可能会阻碍美国消费的良性发展,因为富人更倾向于储蓄而不是消费。尤其是在美国高通胀的背景下,这可能会导致低收入群体的生存状况进一步恶化。

  第三,美国金融市场风险存在不确定性。全球流动性的拐点已经来临,随着美联储逐渐退出刺激措施,全球信贷繁荣逐渐退潮,早先长期存在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情况下的金融投资行为可能也会随着发生变化;甚至流动性枯竭可能引发金融市场连锁反应,这些都值得关注。

  《金融时报》记者:美联储在去年已经放弃了“通胀暂时论”,并且自此以后一直表现“鹰”派,目前不少市场人士猜测,美联储或将提前加息,甚至可能会在今年采取3次甚至4次以上的多次加息。对此,您有何看法?

  边卫红:美联储已经在去年年底开启了缩减资产购买计划的步伐,如果美国通胀持续高企的话,美联储很可能会在今年一季度就启动加息。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将给国际金融市场带来巨大影响,从而带来全球市场投资偏好和节奏开始新的周期。

  《金融时报》记者:您认为美国经济在2022年还存在哪些值得关注的风险?

  边卫红:在美国还没有走出新冠疫情阴影之下,美国加快能源绿色转型可能会对其经济增长带来一定影响。2022年的美国经济复苏存在较多风险。不管是实施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收缩过快过紧都可能会打压经济复苏,并带来经济下行压力;但如果收缩收紧的速度过慢,却会导致通胀进一步飙升,影响到美国经济平稳复苏。另外,美国政府债务规模已经十分庞大,长期来看这也是美国经济复苏关键所在。

责任编辑:云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