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高端访谈CURRENT AFFAIRS
高端访谈 / 正文

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持续推进机制日渐完善

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

  2021年,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举措不断推出,多项制度改革持续推进,外资持续稳健流入,国际化进程稳步提升。展望未来,从市场互联互通到境外上市备案制度改革,更多促进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举措将继续落地,我国资本市场制度型开放正向新征程迈进。日前,《金融时报》记者专访了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就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金融时报》记者:2021年,A股市场北向资金连续12个月净流入,累计净流入约4322亿元,创年度净流入历史新高。您认为外资越来越青睐我国资本市场的主要原因有哪些?这一态势是否会持续?

  程实:北向资金持续流入,反映了外资坚定看好A股市场,是全球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具有相对优势的充分肯定。自2018年中国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以来,A股市场的国际地位进一步提升,逐渐引入了更多的海外资金投入。目前,中国经济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在全球经济“K型复苏”(科技型企业、大型企业复苏速度快于非科技企业、小型企业)效应进一步放大的背景下,中国经济的稳定性持续彰显。

  我们预测,2022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6%,经济提质增效、韧性凸显。受益于中国经济活动持续恢复,A股上市公司业绩稳中有进,且A股估值低于美股等境外主要市场估值水平,核心资产性价比优势明显,A股仍是全球最具吸引力的投资标的。同时,伴随着中国资本市场近几年来加速对外开放,中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吸引力与日俱增,成为全球资产配置的重要板块,2022年北向资金持续流入的态势仍将延续。

  《金融时报》记者:从近几年对外开放成果来看,您认为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给我国经济以及我国资本市场发展带来了哪些利好?

  程实: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进程中,“引进来”与“走出去”双向开放相辅相成,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助推器”。一方面,对外开放将境外资本“引进来”,有力地满足了我国企业快速发展过程中的融资需求,也给我国资本市场注入了新活力,促进市场活跃发展,进一步降低了企业融资成本。

  另一方面,大力支持国内企业与资本“走出去”,不仅有助于企业拓宽境外融资渠道,也有助于提高我国资本全球配置的能力。与此同时,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与国际接轨的过程中,不仅促进了境内机构提升业务运营效率、增强国际竞争能力,以满足国际专业投资者的需求,而且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境内投资者的价值投资理念,使他们以更理性的行为参与资本市场,从而有效地优化境内资本市场结构,有利于提高投融资匹配效率。更重要的是,以开放促改革的模式,不断推进了我国资本市场机制优化、体制改革与系统完善,使得吸引外资能力不断提升。

  《金融时报》记者:当前外资在A股的持股比例仍然偏低。您认为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进一步吸引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资本市场?

  程实:为进一步吸引海外资本,一是保持经济基本面持续向好。实体经济是金融发展的物质基础。2021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中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并明确了“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的经济工作总基调,继续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

  二是把握高速发展新赛道。在全球产业链尚未完全修复的情况下,我国产业链相对完备的优势凸显,制造业竞争力进一步发挥。Wind数据显示,2021年北向资金中有过半净买入都流向电气设备、化工、电子等制造业行业,海外资金对于我国制造业认可程度显著提升。后疫情时代,旧赛道压力重重,新赛道欣欣向荣,应增强硬核科技、碳达峰、碳中和、数字经济等新赛道的实力与话语权,巩固我国制造业优势,推动先进制造业与高端制造业发展,从而吸引海外资金参与,同时,北向资金大幅流入也将促进这些新兴产业进一步发展。

  三是持续完善市场机制。完备有效的市场运营与监管是规范上市公司、保护投资者的重要基础,也是吸引海外投资者的前提条件。要严格监管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准确性与及时性,提升市场效率,同时,也要引导投资者培养理性投资理念,从投融资两端出发,不断提高我国资本市场质量,增强对海外投资者的吸引力。

  《金融时报》记者: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您认为应如何平衡对外开放与防范风险的关系?

  程实:防范风险是对外开放的前提,也是实现高质量对外开放的必要条件,是实体经济健康高效运行的重要保障。当前,新冠肺炎新变种毒株频发,全球经济复苏分化扩大,物价水平高企,美联储政策收紧加快,宏观形势依旧严峻。因此,警惕外部金融形势突变,防范外部金融风险向内传导,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统筹开放与防范风险的重要任务。

  从宏观政策的角度来看,我国继续“以我为主”,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与灵活的货币政策相结合的措施,基于全球疫情恢复、中国经济基本面、通胀分化演化和美联储是否加息的不同情境,寻求防范风险与经济复苏间的平衡,提高对外开放条件下风险防控与应对能力。

  从金融监管的角度来看,应持续深化风险防控意识,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增强内地与香港监管机构在信息披露、数据安全等方面的信息共享,从而提升跨境监管效率,有效防范金融风险。实施严格监管并不是阻碍对外开放,而是以促进市场不断走向规范与透明的方式,更好地吸引外资、利用外资。

  《金融时报》记者:对于2022年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您有哪些期望?

  程实:2022年我国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未来可期。一是对外开放机制更加完善。加快境外上市备案制度改革,加强与境外监管机构在中概股监管、跨境审计监管等领域的协同合作,可以更有效地处理好安全与开放的关系。

  二是对外开放的投资标的继续拓宽。科创板股票正式纳入沪深港通、QFII新规、ETF纳入互联互通标的等措施落地,反映了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稳步推进。随着市场对外开放机制不断完善,将有越来越多的投资标的可以纳入沪深港通、沪伦通等互联互通机制,国际化金融产品供给也会不断增加。

  三是对外开放参与主体的结构会持续优化。持续健全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为合资格的境外机构参与中国资本市场、投资中国实体经济提供机会,同时,不断推进境外从业人员资质认证机制,可以为我国资本市场引入活力,促进良性竞争,并提升市场整体质量,从而为境内外投资者提供更加高效的专业金融服务。

  需要一提的是,沪深股通是外资投资A股最主要的渠道,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是对外开放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构建与香港的多元化互联互通方式,例如,完善沪深港通、债券通、跨境理财通、基金互认,积极探索内地地方政府在港发债以及研究建立区域碳交易中心等,有助于进一步畅通两地资本市场的资金交流,不仅能够扩大境内资金在香港的投资渠道,而且可以有效地引入国际资金参与内地资本市场,进一步推动我国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

责任编辑:云阳